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嚣张重生妃:王爷,我要休了你 第452章? ?宿命


  “王上,凤儿来看你了。”姚白凤飘然而至,她轻盈的走到小远的身侧,她的眼角挂满了晶莹的泪水。

  “凤姑娘,这麽晚了怎不休息,传出去对二哥的影响不好,你还是回去吧!”小远把剑回鞘,又重新拿起了书案上的那册书。

  姚白凤并不言语,轻轻的俯下了身子,抱住了小远,“凤儿思念你!”她啜泣了起来,期期艾艾让人肝肠寸断。

  “凤儿很苦!”姚白凤早已泣不成声,她压抑着哭了起来,小远看到她因伤心压抑抖动的双肩不仅怜惜了起来。

  “宫里的有三千佳丽她们都等着孤去垂青,可你的白安岳只有你一个妻子,嫁给阿岳是你的幸福。”小远低语,他把下巴紧紧的贴在了姚白凤的额头。

  “这世间我宁愿和你相守一时也不愿意和你咫尺天涯,我爱的是你不是白安岳。”

  姚白凤的话像针般刺着小远,也许当初为了某种目的他不该把凤儿嫁给白安岳,可他们又有几人能理解了自己,白安岳是他最好的一颗棋子,他要拴住他,不单单是为了某个女人。

  窗外一个黑影向内张望,灯影婆娑中小远马上发现了有人偷窥,“什么人?”

  小远当即熄灭了灯火,提剑快步追了出去,那人一闪身竟然不见了,这样好的身手绝不是等闲之人。

  行宫早已被姚戎派了重兵保守,这样一个明目张胆来偷窥的,也许就是自己内部的人?难道内部出了奸细,还是秋棠子到了?

  难道会是那个偏殿的钟灵?小远明白今夜他是查不出个究竟来,本想明日一早回宫,但眼下他已经改变了注意,他要等着揪出那个偷窥的奸细来。

  小远抹黑走入了书房,从怀中拿出了火折子打了起来,灯火重燃同样照亮了姚白凤那张妩媚的脸,姚白凤关切的走到小远身边。

  “没事吧?凤儿害怕。”她说完搂住了小远的身子,小远推开她,把剑哐当一声仍在了书桌之上。

  “凤儿,你去偏殿看一下那钟灵是否还在?”

  姚白凤诧异,但还是依言而做,也许小远料想的对,这天下无奇不有,说不定那钟灵还是那帮贼人安排在小远身边的探子呢?

  偏殿里一只夜烛燃着,为黑暗的偏殿带来了一丝光亮,钟灵均匀的呼吸声诉说着她的疲劳,她的嘴角正在睡梦中翕动中,脸上的表情或喜或忧。

  姚白凤看着钟灵那因为熟睡而垂下的长长睫毛,感叹造物主竟然塑造一个不同于她和苏遥的一个美人。

  她盯了钟灵半天,钟灵一直在熟睡,最后姚白凤索性喊了几声,钟灵还是未曾醒来,看来真的是睡熟了。

  姚白凤再次缓步去了小远的书房,小远依然稳如泰山的在看那本书,“王上,王上。”姚白凤一连喊了数声,小远才缓缓的放下了书本。

  “她一直睡着,不是她。”

  “知道了,你去休息吧!”小远早已料到了结果。

  姚白凤不离开,站在那里不动,小远又低头看书,见她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当即只好放下了书本。

  “为什么不走?”

  “凤儿要你陪着。”

  小远这次笑了,当初他虽然不甚喜爱姚白凤,他对她只是报白安岳夺了苏遥之恨,摸着良心说他并不厌烦她了。

  目光最后落在她的小腹之上,她和苏遥一样身怀了六甲,他不能如此的对待她。

  姚白凤感觉到了小远的异样,“难道凤儿不配吗?”

  “不,你有了身子不该这样。”小远捡起了地上的衣衫为姚白凤披上了身。

  “我姚白凤的身子不似那个女人那样的孱弱,我要和你在一起”

  苏遥睡熟了,烛光摇曳下她的小脸由于奔波而略显苍白,她此刻不知道她的夫君正和凤姑娘在颠鸾倒凤,即使知道了她只能替白安岳惋惜,归根结底一切都是一场错缘罢了。

  窗子人悄悄地打了开来,苏遥被惊醒了,她抬起头,手下意识的捂住腹部,“什么人?”

  那人不说话,在苏遥惊愕的目光中一下就跳窗而入,苏遥刚想喊叫,被那人一下就捂住了嘴巴。

  那双熟悉而明亮的眸子看上了苏遥,苏遥的心里一颤,“阿岳。”难道真的是阿岳回来了?

  他扯下了蒙着的面,她日思夜想的那张英俊而熟悉的脸儿顿时暴露在了她的面前,真的是阿岳,他深情的把她拥入了怀中,“苏遥,你受苦了!”

  “我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了………”她啜泣,她压抑的啜泣。

  “别哭,为了我们的孩儿你不要哭。”他为她拭去脸上的泪痕,把她垂落在脸颊上的碎发拢到了她的耳后。

  “阿岳,你到底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凤姑娘也在这里。”

  “我去了柔氏国,他们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白安岳冷笑,继而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阿岳柔氏国的国君一直在通缉你,你为何回去,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对得起我们的孩子?”

  “不会的,不会的。”

  在这场交易中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小远以为自己聪明,可小远万万料不到自己同样也是在暗度陈仓,白安岳在心里无数次的祈祷,苏遥一定要给自己生一个儿子,随着他暗访柔氏国的这些日子,这样的信念越来越强,原本属于自己的繁华不在了,他一定要让自己的儿子坐上这天下的王。

  “苏遥,好好照顾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我要走了,有一天我会从他手里夺回你的。”他深情的了一下她的额头,他给予她的只有这个了。

  “阿岳,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我好担心你会有什么事。”

  “放心,我心里有数,再过几日我们还会见面,你保重。”

  小远说完跳窗而出,转眼消失的无影无踪。

  苏遥现在搞不懂了,她的直觉告诉自己白安岳似乎在做着什么交易,而这一切似乎和小远有关,还有方才阿岳说已经知晓了凤姑娘和小远的事,想到这里苏遥的心都乱了。

  她不想阿岳出现什么意外,即使是自己今生不和他相守,她也希望他好好的,好好的,可这一切似乎随着她被百毒门和玉堂山庄掠夺而变得让人捉摸不定了。

  五更时分小远唤醒了臂弯中的姚白凤,“凤儿,趁着宫人还不曾起榻,你赶快回到偏殿去。”

  “不,我就是要和你在一起,我不管,你是这天下的王,你想要谁就要谁,你既然当初能把我送给白郎,你就有权再要回凤儿。”姚白凤什么都不顾及,她想要的她一定要得到,即使鱼死网破她都在所不惜。

  东方越来越明亮,姚白凤得意的沿着回廊向前走去,她途径苏遥的宫门前静静地伫立在她的门前。

  苏遥后半夜不曾睡着,当她走出宫门正看到姚白凤远去的背影,苏遥心里明白姚白凤是从小远那里出来。

  她什么都不曾说,径直朝着小远的书房走去,姚戎早已站立在书房门口把守着,他见到苏遥走了过来,急忙跪下行礼。

  “锦妃娘娘安好!”

  “姚将军起来吧,本宫要面见王上。”

  姚戎期期艾艾,“怎么了?难道本宫探望自己的夫君都不行吗?”

  “不,不,不是,昨夜王上读书读到很晚,刚刚睡下,午后王上醒来后,微臣亲自禀报娘娘如何?”

  “不行,本宫一定要见王上。”

  小远刚刚得躺下要睡个回笼觉,突然闻到门外吵杂的的声音,他皱着眉头喊了起来,“谁在外面吵吵闹闹的?”

  姚戎只好进来禀报,“王上,锦妃娘娘求见!”

  小远打了一个哈欠,“让她进来吧!”

  姚戎退出,苏遥转身走了进来,初升的第一缕阳光照在苏遥的身上,她圣洁的就如跌落凡尘的仙子,她款款走向了她的夫君小远。

  “臣妾参见王上!”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随着小远一声平身,苏遥坦然的站了起来。

  她迎上他的目光,她慢慢的走到他的身前,“王上,昨夜凤姑娘在你的房里?”

  空气一下就凝住了,小远看向苏遥,苏遥斜睨着小远。

  小远淡淡一笑,轻松释然,“你都知道了?本来孤就不想瞒你。”

  “王上,凤姑娘可是白安岳的妻子,如今她又有身孕,如果这件事传出去,会是天下的第一大丑闻!”

  小远轻轻的抚上苏遥的香肩,“你在嫉妒?”,小远的心里却很开心,这个女人终于肯为自己的夫君打算了。

  苏遥笑了,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洒在她凸起的身上,她宛若圣母一般,给人的永远是一种圣洁的美,

  “王上您是这怀国的王,您有权享用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苏遥没有权利去干涉王上,但苏遥却要提醒王上,您是这天下的王。”苏遥把那个王字咬的真真切切。

  “那爱妃要孤如何去处理此事?”小远睨向苏遥。

  “把凤姑娘送出去,保护起来,等到白安岳回来后,我们完璧归赵。”

  一字一顿,不容小远反驳。

  听了苏遥的话,小远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好,一切都依锦妃。”

  苏遥叹了一口气,他终于答应了,如若让凤姑娘跟着一同回宫,那又会扯出许多的乱子,闹不好也许会撕破小远和白安岳那原本就薄如蝉翼的面子,那么受伤的永远都会是弱者,她不想让自己深爱的阿岳受到一丝的伤害。

  小远拉起了苏遥的手,“苏遥,我们去用早膳!”,他们一起步出书房,她随着他消失在回廊。

  早膳安排在水月厅。

  小远亲热的让宫人频繁往苏遥的盘子里夹菜,苏遥低眉细细的吃着,小远无所顾忌大口的吃着,今日他的胃口很好。

  苏遥对面的姚白凤用筷子使劲的戳着盘子,众人一起把目光投向了姚白凤。

  “白夫人,饭菜不合口吗?”小远放下筷子,向姚白凤看去。

  姚白凤撅着嘴,气鼓鼓的说道,“我没有胃口,先出去了。”

  小远向姚戎使了颜色,姚戎当即喊着,“妹妹,妹妹!”,飞快的追了出去。

  钟灵坐在苏遥的旁边,默默地吃着饭菜。

  “灵儿,昨夜休息的好吗?”苏遥问道。

  “姐姐,灵儿很好,谢谢姐姐关心!”钟灵低声回答。

  “钟灵姑娘即是锦妃的结义妹妹了,那就不要客气,缺什么直接吩咐下人就是了。”

  “谢陛下!”钟灵虽然恨小远,可她并不想激怒小远,她看的出来,小远与那个白夫人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小远用帕子擦拭着自己的嘴角,接着拿起了左首的汤匙,喝起了汤。

  “苏遥,这汤不错。”

  苏遥在小远的授意下也喝起了汤。

  “王上,姐姐,灵儿吃饱了,灵儿先行告退。”

  钟灵转身走出了水月厅,她沿着曲曲折折的回廊向后边走去,她看到正在凉亭抽泣的姚白凤,当即躲在了一旁。

  姚白凤的身后,姚戎在奋力的劝慰着。

  “妹妹,你怎么了?”姚戎轻轻的抚住了妹妹的双肩,当年王上要自己与姚白凤结为兄妹,说实在的从心里他还是非常的疼爱这个妹妹,明明知道妹妹喜欢的是王上,但还是帮王上劝慰妹妹跟了白安岳。

  “哥,我很苦,也许凤儿不该嫁给白郎。”

  “人得姻缘都是上天注定的,既然你和白安岳已经成了夫妇,你就该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何况你还有了他的骨肉。”

  姚白凤的眼睛里噙着泪,她无所适从,她是个生性大胆而又直率的人,她想要的她从不去隐瞒。

  “但是我不爱白安岳,我爱的是王上!”

  姚戎马上捂住了姚白凤的嘴,“凤儿,你不想活了吗?这件事情要是闹出去可不是好玩的,你要让王上的颜面何在?”

  “哥,你走吧!我想静一会。”姚白凤背转过身,姚戎叹了一口气返了回来,躲在隐蔽处的钟灵当即跑回了偏殿。

  早上醒来的时候却不见了床榻上的凤姑娘,原来她是和那个暴君偷情去了,钟灵禁不住耻笑了起来,苟

  且的一对,都不是好东西。

  “灵儿?灵儿?”门外传来苏遥的声音。

  “姐姐来了,怎么不去休息?”

  “刚吃过早饭,姐姐想让你陪我去散散步!”

  二人相携再次走出了偏殿,沿着回廊不知不觉又折回到了凉亭,那姚白凤还不曾离去,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凉亭的石凳之上,风吹起了她的衣衫,雨后的花儿在风的外力下,一片一片的离开了花枝,随风飘舞,让人徜徉而不知所措,但最终却摆脱不了碾成尘土的宿命。

  “凤儿?你也在这里。”苏遥喊了一声姚白凤,她见早上姚白凤并没有吃早饭,而是赌气跑了出来,不成想她却在这里发起了呆。

  姚白凤抬起头见是苏遥,一扫方才的呆相,快步的走到了苏遥的跟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凤儿,你这是为何?”

  苏遥吃惊,骄傲的姚白凤为何突然要跪自己,一旁的钟灵心里笑了起来,她什么都明白。

  “请钟灵姑娘回避一下,凤儿有事要和锦妃谈?”


重要声明:小说“嚣张重生妃:王爷,我要休了你”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