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男神撩妻:魔眼小神医 第三二章 唯一的财路


  还没见着老三生的小赔钱货,王举心里早就将人当作了自己手心里的蚂蚱,将小赔钱货的钱当做是自己存银行的存款,既然很快就有大把大把的钞票,他也没心疼手里的小钱,带着家口下馆子搓了一顿。

  考虑到在火车上有好几小时,王举唯恐委屈了大孙子,饭后又先去商场给孙子买一大堆吃的当夜宵。

  因为距乘坐的火车发车时间还早,祖孙四人在市里去晃荡一圈,到六点多钟吃了晚饭再去火车站取车票,等得不久即检票进站。

  广市有很多火车去e省,高铁动车都是去e省首府,离拾市挺远,王举买的是从广市到拾市站的火车车票,火车于晚上七点多钟途经广市,将于第二天凌晨四点多钟到达e省的拾市站。

  在坐车方面,他也没有委屈自己,买的是最贵的卧铺票。

  他手头其实很紧张,清明老三回家仅孝敬两千多块,那点钱被他孙子半个月就耗光了,所幸他和老伴还存着一点点棺材本,让他们支撑到6月份。

  这次出行,将最后一点棺材本也全提取出来,统共也就二千多块,好在车费不贵,经得起挥霍。

  最重要的是王举有自信,他觉得手里的钱能够让自己到达小赔钱货家就行了,找到了小赔钱货,凭他的本事哪里还怕缺钱呀。

  王举已经看到了大笔的钱在向自己招手,花钱也自然不心疼,哪怕坐夜车也没觉累,喜滋滋的琢磨着自己见到小赔钱时流露出什么表情更合适。

  王金枝王金宝心心念念的念着自己的名车品牌衣服,对于坐火车也没觉厌烦,反而神采亦亦,躺在自己的卧铺床上刷手机。

  王举携家带口的前往e省,却不知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视线之下,当他坐火车出发,有关于他行动的报告也送达首都某个基地。

  在基地留守的蓝三与队友们收到线人们传递来的消息,都是一脸鄙夷,王举那老货忘记他们当年怎么对乐家父子的了吗?

  王举与家人做了那么多无情无义的事,竟然还有脸跑去找小萝莉,真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众狼汉们在心里将王举一家人画作靶子丢了无数飞刀,讲真,如果不是队长说那一家子是留着当诱饵的,他们早就忍不住手,暗中送渣渣们去见阎王老爷子了。

  王渣渣们还得留着,青年狼王默默的唾啐了一番,讨论工作,都想去e北,争来争去,差点要以剪刀锤头布论胜负,结果最终不了了之,去e北的仍然是蓝三和黑九。

  原因么,那俩人早就在梅村人前露脸,自然由他们出面,而且,蓝三本来就是队长出任务前预留在基地负责e北乐家的一员。

  去e北的第一号人员没啥争议的,青年汉子们想争另一个名额,嘻嘻哈哈的争了一场谁都没得到机会,嘤嘤嘤的假哭,嚷着等小萝莉回来一定要她请吃饭,以安慰他们不能光明正大去梅村的损失。

  蓝三与黑九对队友们那干嚎声一笑置之,大家按正常作息该休息时就休息,该去轮值就上工。

  凌点过后,蓝三黑九悄悄起床,带着简易行李登直升机,夜飞e北。

  蓝三黑九驾着小飞机夜航了一晚,于早上七点前飞至梅子井村,降落在村办楼前的地坪上。

  乐小萝莉是农历四月二十六的生日,本该是新历年5月18日,因为当年闰年,闰四月,所以她有两个生日,6月17日是闰四月二十六。

  值月已是夏季,九稻是山区地区,山青水秀,气候宜人。

  没有入炎夏,农人们也还没有进入每天早晚出工的时节,当蓝三黑九两帅哥到来时,梅村的人家有些正在吃早饭,有些还没吃,吃过早饭准备去下田下地的人家很少很少。

  看到小巧的直升机又来了,村办楼附近的人家都跑周扒皮家门前看,有些村人还端着饭碗,农村人家就是那么的朴实淳厚。

  蓝三黑九停妥飞机,出了驾驶室看到的就是周扒皮夫妻和十几个村人或端着饭吃东西,或在张望,觉得老乡们特别亲切,关好门,边走向乡亲们边打招呼。

  村人们看到两穿迷彩服的青年从直升机上出来,没见其他人,便知乐家姑娘还没回来,也操着有本土特色的普通话跟青年们打招呼。

  当两位青年过来,众人有点懵,两帅哥背着大背包,还带着黑乎乎的大家伙,差一点就可以说是全副武装。

  打量了两帅哥几眼,周扒皮惊疑不定的问“蓝帅哥,是不是又有什么情况?”

  “老爷子反应真快,”蓝三笑盈盈的竖了个拇指赞美周扒皮的反应,很随意的说明真相“今天是乐家姑娘闰月的生日,小同学的生母的父亲要来了,我们过来看着点,免得那些不要脸的小人影响了乐家的正常生活。”

  啥?十几号村人最初没反应过来,过了几秒才理清头绪,乐家姑娘的生母的……父亲,那不就是乐清前女朋友的爸爸,也就是乐家姑娘原本该叫“外公”的家伙?

  有人问“那个什么的,不是说乐鸿以前去那边找人时,那家人把乐鸿打了,他现在来干什么?”

  “肯定不是道歉。”

  “不会是像某个狐狸精一样听说小乐乐出息了,也想来……认亲?”

  “听说那家人贪得无厌,说是认亲不如说是想捞钱……”

  村人七嘴八舌的在议论,黑九默默的暗笑,甭说,梅村人的反应真的很快,他们还没说那些人的目的,村人就揣测出了眉目。

  蓝三也很可爱,一脸崇拜脸“叔,婶子,你们太聪明了,别人说举一反三,你们都是举一反四反五,某女人的亲爸就靠三个女儿卖身养活他和儿子孙子们,他俩女儿进了局子,第三个女儿就是乐同学的生母,前几年跑来闹事被抓进去戒毒。

  那女人去年被放出来了,赚不来钱,那女人的弟弟也在前两年出车祸死了,那女人和她家里人最近穷疯了,这不又把主意打这边来了,某个女人自己不敢再来梅村,让她家里的娘老子出头。”

  村人们听说某狐狸精的父母竟然要靠女儿卖身养家,都惊呆了,那人还要脸吗?

  人争一口气,人都是要脸的,哪个做父母的不盼自己姑娘走正道?那谁竟然让女儿卖身养自己和儿子,他们就不臊得慌?

  村人被蓝帅哥所说给惊了一把,也在瞬间被刷新了三观,讲真,不说他们家,就是他们村有谁家姑娘吃卖身那碗饭,他们在其他村人面前都觉丢人,怕被人戳脊梁骨。

  十几号人立即又说开了,说什么等会一定要来看看那谁脸皮有多厚,要看那谁有多不要脸。

  “叔,婶子们,那不要脸的老家伙携妻带孙子孙女一共四人,应该从县城方向来,包车也要十点多钟后,坐巴士车起码得十一点左右,你们想瞅瞅那人长啥鸟样,先忙了活计再回来也不迟的。”

  蓝三笑咪咪的透露了某人渣大约几时抵达的行踪,和黑九前往乐家。

  两帅哥一走,村人们打电话的打电话,回家的回家,反正他们先干嘛就干嘛,然后赶早回来守在村办楼前等就是了。

  周扒皮先给乐清打电话说乐乐的保镖们又来了,再给满哥打电话。

  周村长听说某个不要脸的女人的亲爸带人跑找碴,那叫个火大啊,也决定不去村委会那边逛,就在家里等着找碴的家伙。

  乐爸周秋凤等人原本刚吃完早饭,听到了直升机在空中飞行时弄出的声响,全跑门口看,看到飞机正在下降,特别开心,乐爸周秋凤觉得可能是乐乐回来了,赶紧的收拾家里。

  小乐善最兴奋,冲回房间找衣服,换身衣服,带着大狼狗就往村办楼跑。

  外孙撒开脚丫子跑了,周奶奶好笑的摇头,帮着收拾堂屋。

  蚁老华老啥都不说,跟着小奶娃跑,充当最佳保镖。

  两老和狼狗陪着小娃子刚走到半路,就见两个穿迷彩的青年昂首挺胸走来,大狼狗只冲着那两人摇尾巴,却没往前跑。

  乐善也看到了走来的两个帅叔叔,认得其中的一个,脸上的兴奋喜悦一下子黯然失色,一手搂着大狗狗,失望地垂着头,有一下没一下的踢地面。

  蚁老又心疼又心酸,他小徒儿这个姐控超想念他姐姐,可怎么办哟。

  蓝三黑九看到走向村办楼方向的小乐善和两位老者先是惊愕,转而也明悟过来,也没说破,快走几步,与两老打了招呼,蹲下身逗小乐善。

  乐善想姐姐想得狠了,见到军人叔叔也开心不起来,笑得很勉强,被抱着不嫌弃也没兴奋。

  蓝三抱着乐家小娃娃走,大狼狗跟两位人类队友打个招呼,又雄纠纠的往乐家小跑。

  蓝三黑九与两老人带着小乐善到乐家,向周奶奶问了好,再到乐家主妇面前刷脸,一口一个“乐叔乐婶”,叫得特别甜。

  没见小棉袄的影子,乐爸周秋凤心里失落也没表现来,给两帅哥鸡蛋煮面做早餐。

  黑九蓝三先自己将背包放楼上,下再楼洗手吃面,吃了一顿面,只觉浑身有劲儿。

  待俩小青年吃饱了,蚁老才问“燕小子没来,派了你们过来,有啥情况?是不是燕的事儿?”

  “哎哟,蚁老您老真神啊,一猜就中,那几个不要脸的东西已经在来乐家的路上,坐的是昨天半夜到拾市的火车,应该中午就能到达。”

  蓝三冲蚁老挤眉弄眼,笑得特别的谄媚“原本有您老和岩老坐镇,根本不用我们担心,不过嘛,我们好歹是代表官方的,所以有必要露个脸,那个老家伙超不要脸,必要的时候肯定还得您老这样德高望重的人出手。”

  华岩忍着不笑,燕家过某些人有可能会来给人添堵,他知道的就是那拨人,得还挺像回事,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需要讲道理,实则,小青年的意思对会某些不要脸的人,需要蚁老用以老卖老,以牙还牙的手段对付。

  “从你里嘴里听到德高望重几个字,我都觉碜得慌,你还是闭嘴吧。”蚁老没好声气的白了小青年一眼,,竟怂恿他做没脸没皮的事儿,也不怕教坏他的小徒儿。

  乐爸周秋凤周奶奶一头雾水,完全不懂两帅哥和蚁老在说什么,过了一下,乐爸才隐约想到点啥“是不是又有人想来我家找麻烦?”

  “对,是有这么回事,”蓝三坦然的明说“乐叔,这次要来的人你也熟悉,就是乐小同学生母的父亲王举,王举携家带口的带着家少找来了,应该是想趁着今天是小乐同学生日,来打亲情牌……”

  周秋凤周奶奶疑问脸,乐爸先是震惊,转而一脸痛恨,最后脸都纠成了包子“蓝帅哥黑帅哥,我问个问题,可以不?”

  “乐叔您问。”蓝三黑九做洗耳恭听状。

  “那一家子当年骗了我很多钱,他们住的房子有大半是我出的,那老东西的儿子娶媳妇也是问我拿钱给的彩礼,那一家子还打了我爸一顿,我……想狠狠将老东西和他儿子打一顿出口气,我就是问问,万一我因打人进派出所吃几天免费粮,会不会影响我姑娘的前程?会不会导致我孩子哪天什么审过不了关?”

  乐爸很纠结,某个女人的亲爸亲弟不出现那就算了,那些杀千刀的竟然跑来了,他就想暴打那些不要脸的货一顿,哪怕打了人要去关几天也心甘情愿。

  “……”众人震惊脸。

  瞅着乐家主人几秒,蓝三一本正经脸“小打小闹什么的,只要没有留下案底,对小乐善将来没有什么影响,对乐同学么,那就更没影响了。

  王翠凤的弟弟王龙生和王龙生的老婆早就因车祸死亡,时间是在王翠凤来这里不久,王龙生大概从网上看到了王翠凤来梅村闹事的视频,想来这里讹钱,自己开车太快,在他们自己的乡镇街上撞上一辆包车,当场车毁人亡。”

  “啥,死了?”乐爸有点反应不过来,王某人那个祸害竟然死了?死了好啊,早死一天就少祸害一个人。

  “死了,死得不能再死,还是火化的,想找根骨头打鼓都找不着。”

  “死了好啊,死得好。”

  “祸害嘛,是死得好,那只祸害有一女一子,也是两个五毒俱全的小祸害,尤其是他儿子,少少年纪就祸害了两个女孩子,他的女儿也是不要脸的,乐叔若见着了远着点免得人说你耍流氓,还是交给乐姨对付吧。

  当然,其实也不用紧张,那一家子都是吃软怕硬,只要压住了他们的气焰,他们便翻不出什么花样,无非就是撒泼耍赖,装疯卖傻,装穷装可怜以博同情以骗钱。”

  蓝三又着重介绍了人渣现有人口的特点,最重要的是先说明王老渣渣孙子还没成年,若想教训人得把握好度,不能先动手。

  乐爸周秋凤心里有数,也没因此悲观,先牵牛去吃草,下田地做活,忙到十点半左右赶紧的收工回家。


重要声明:小说“男神撩妻:魔眼小神医”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