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抗日之我为战神 第二百七十二章 因为我们都是军人


  ?小虎子去的很快,没多长时间就带回了几样菜。 一边将菜布置好,一边笑道:“司令员,今儿还真是时候。下午食堂的司务长后山上下了几个套子,本想套只狍子给几位长补充一点营养。”

  “可惜,狍子没有弄到,只套到了两只兔子,这不都给您烧上了。另外,一旅王旅长咱们攻占佳木斯的时候,搞到了一点花生米和上好的粉条,下午刚刚派人送过来的。今儿这些菜可都是咱们那位司务长听说几位长要聚餐,亲自下的厨。”

  所谓的加菜,除了一大碗今晚的伙食菜猪肉炒大萝卜,一碗用缴获的日军牛肉罐头炖土豆、南瓜之外只是多了四个菜。一碗红烧兔肉,一盘子炒鸡蛋,一盘炸花生米,外加一盘东北的特色菜炒粉条。除了这几样之外,就只有一大海碗的小米粥和一盘子大饼子作为主食。

  菜色普通的很不说,还有两样是食堂的伙食菜。只不过那碗土豆炖南瓜里面多加了一个牛肉罐头而已。而就这个牛肉罐头,还需要杨震自费的。

  管菜色只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东西,但见到桌子上的菜色,李延平却是搓了搓手,对小虎子笑道:“我说虎子,你这个管家当的可是不合格啊。你的长手这积攒了多少家底,这可是大出血了?”

  杨震无所谓的摇头道:“吃穿都是部队给的,我又是光棍一个,不像你老李拖家带口的,还抽烟,留着也没有什么用,都花了就都花了。倒是你,咱们常委班子加上老张,五个人就你老李家庭负担重,自己还吸烟。”

  说到这里,杨震有些半埋怨的道:“这打起仗来,一根接着一根的抽。部队按照规定每个月的那四条烟根本就不够你用的,口挪肚攒剩下的那点钱,都花到了吸烟上了。”

  “你也是,就不会和老张说说,每个月再给你加点?老郭和老高都不吸烟,我偶尔吸点。全总部就你一个吸烟的,你又是政委,这点照顾还是该给的。也要省下点钱,改善一下家庭生活。你家的那几个孩子可都长身体的时候。再说,你这个堂堂大军的政委,家里连块豆腐都吃不起,这那像话?”

  对于杨震的关心,李延平却是摇了摇头道:“我不能开这个头,这不是一两条烟的事情。规定是规定,必须严格执行。如果我们这些制定规定的人,都不能带头执行,反倒是违规,这还有谁能遵守规定?我每个月四条烟,已经是特殊照顾了。再多,就是搞特殊化了。”

  “我家庭是人口多,孩子也多。不过你嫂子虽然军区被服厂不薪金,但军区不是还给三块钱的补助吗,每个孩子又都有一块的补助。我又享受供给制,吃穿也都是部队的,实际上每个月的津和伙食尾子都能省下的。用来吸烟是够了。”

  “再说,我的津每个月十块,都是按月放的,比下边战士多了七块钱,每个月还多少能分到一些伙食尾子。下边的战士,由于资金紧张,两块钱的生活津很少有按时放的时候。我们这些做长的,能按月领到,已经是搞特殊化了。不能再多拿了。”

  作为政治委员,李延平诸事很注意起模范带头作用的。根据地稳固后,杨震便派人秘密南下将李延平的家属从延吉老家接出来。李延平家属抵达根据地后,却没有让妻子坐享其成的家里当一个官太太,而是将做的一手好缝纫活的妻子送进了军区被服厂,几个孩子则交由母亲看管。

  他的妻子虽然军区被服厂工作,但按照规定除了看病可以到卫生处免费之外,即不享受薪金,也不享受供给制待遇。孩子多,两个儿子又都处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的岁数,一张嘴比李延平还能吃,还有老母亲要供养。

  虽然部队每个月给三块钱的家属津,每个孩子一月一块的生活补助,但刨除去购买粮食和生活用品之外,已经所剩无几,日子依旧过的紧巴巴的。除了不用每天东躲**,提心吊胆。没有作战的时候,每个月能享受到几天一家团聚的生活之外,还不如老家种地生活的好一些。

  由于资金紧张,有限的资金既要维持不断扩编的部队日常所需,还要大笔的投资军工上。尤其军工,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甚至有的时候为了维持军工生产,部队的生活费都是东拼西凑的,很多的时候只能拨付一些基本的生活费。

  所以根据地建立后,杨震便明确规定部队家属凡是丈夫津七块钱以上的,军区被服厂工作的一律不享受一般工人每个月十块的薪金,只是由军区每个月给三块钱的生活津,有孩子的一个月一个孩子加一块生活费。就是承担的是技术工种,也不享受。

  不光是被服厂工作的军属不津,就是兵工厂这个整个吉东军区除了被服厂之外,唯一放薪金,也是薪金高的地方工作的,就算你是兵工专家也一分钱也没有。同样也只领取三块的家属津。

  好部队现的干部之,光棍占了绝大部分。少数有家属的不是远关内,就是早就不知道流落到了何方。少数的抗联出身的干部有家属,也是多数都大字不识一个。不是建设兵团种地,就是薪金比较低的被服厂工作。基本没有兵工厂工作的。

  否则看着自己同兵工厂从事一样工作的同事低每个月十七块,高的技术工人甚至达到三十块的薪金,这不少干部家里恐怕要闹革命了。

  不仅对于家属地方工作的有这个规定,就算双方都部队,也是一样。如果两个人都是军人,那么结婚后,妻子的津一律取消,每个月同样给三块生活津。多只是所享受的供给制待遇不变。

  张婷如果没有牺牲的话,她与杨震结婚后,别看她后勤部副部长,但每个月按照级别的

  八块津照样得取消,同其他家属一样领取每个月三块生活津。除了生孩子的时候,与其他所有家属一样给五块的营养补助外,没有任何特殊的待遇。

  这不是杨震想要从家属的嘴里面节省资金。是眼下部队的财务管理还不健全,收入来源极少,大部只能依赖缴获的情况之下,不得已采取的财政紧缩政策。

  根据地内,为了不杀鸡取卵,保证农民的积极性,稳定住民心,征收的农业税,一律只征收实收的三成,而且全部用粮食抵账。多余则全部按照市价,使用现金收购。不仅粮食征收无法维持收支平衡,甚至作为主战场的汤原今年大部分地区秋收绝产已经成了定局的前提之下,还要拿出相当大的一笔粮赈济。

  加上原来占领的都是小县城,没有多少工商业,能收到的商业税也实不多。甚至为了鼓励根据地内商业流通,除了还没有取缔的妓院和为了减小粮食消耗,而有意对酿酒业收取重税之外,其余的还不时要免税。

  现部队的主要支出几乎都是依赖收缴的日伪资产。收入来源少的可怜,支出又大,那点缴获的资金无论这么节省,这些钱却是依旧不够花的。而几个金矿的收入又基本上都投入到了兵工建设上。

  资金有限,花销又大,部队又缺乏理财人员,弄的目前资金使用捉襟见肘。无奈之下,杨震就只能从自身上下工夫,能节省一点是一点。除了保证部队吃穿等必要的支出之外,其余的能省则省。

  李延平的话,让杨震很感动。那么一大家子人,除了他自己按照供给制,享受一定的待遇之外,其余的人吃穿还要到市面上去购买,他那点还不如伪满的一个饭店跑堂收入高的津也就勉强维持生活。

  他一个堂堂的军区政委、统帅数万大军的政治主官,家里平常连点油花都看不到。生活水平甚至连当地偶尔可以吃点肉改善一下生活的老姓都不如。家里的口人都挤已经迁移至萝北县城的被服厂提供的那间巴掌大的集体宿舍里面。

  杨震曾经不止一次的看到过他将额外补的鸡蛋省下,回去给孩子们吃。偶尔总部食堂用来替代因为没有资金放伙食尾子,的缴获的罐头也舍不得吃,带回家给老母亲和几个正长身体的孩子。

  想起后世那些动不动一顿饭就花上几万公款,非一条动辄上万的天价烟不抽,非一瓶几万甚至是十几万的进口高档洋酒,国产酒除了顶级茅台之外不喝,,满桌子的鱼翅、海参、鲍鱼等高等海鲜犹感无处下筷的官员们。

  看看眼前一直都是以身作则,别说现还不如一只鸡值钱的哈德门一类的高档烟。就连每个月增加两条现廉价的协和牌香烟,都怕给部队造成不好影响的李延平。杨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叹不已,这就是我们那些为国为民征战了大半生,甚至血染疆场的老前辈啊。

  看着杨震陷入沉思,不知道想着什么,郭邴勋轻轻敲了敲碗笑了笑道:“我说司令员,政委刚刚了半天的愣,让大伙陪着他挨了半天的饿。这会菜上来了,你怎么也起呆来了。你的酒,虎子都给你倒上了。是不是咱们该碰一下杯啊?”

  酒量甚浅的郭邴勋轻易是不喝白酒的,所以他面前摆的是一茶缸啤酒。而除了他之外,包括杨震内,倒的都是白酒。看着眼前满满一茶缸白酒,被郭邴勋唤过神来的杨震不由苦笑道:“我说你们几个这是要纯心的把我灌倒啊。这么多的白酒,我那能喝的了?这可是五十多的高酒。这一茶缸子下去,我可就晕了,还怎么值班?”

  李延平闻言笑道:“司令员,刚刚老郭说了,一会他去值班。至于你吗,就留这里喝酒。这顿酒是咱们这次打了大胜仗的庆功酒,你这个大功臣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这些话本来只是实话实说,但想起牺牲的张婷,李延平却现自己说错了话。庆功酒倒是没有说错,作为此次战役的高指挥员,杨震大功臣的身份倒是当之无愧。只是张婷的牺牲却让这个功臣的身上蒙上了一层不小的阴影。

  只是出乎李延平,甚至高禹民的意料。对于李延平的这些话,杨震显得很平静。只是淡淡的道:“这场战役的大功臣不是我,是那些牺牲战场上的烈士。没有他们的牺牲,我们那里会来的一场又一场的胜仗?”

  杨震举起酒杯,面带苦涩的笑了笑道:“张婷虽然是我的未婚妻,但也是一名军人,既然是军人就应该做好牺牲的准备。不仅是她,包括我们座的每一个人,这场全民族维护主权**、民族尊严的战争之,都应该做好牺牲的准备。”

  “因为我们是军人,无论是不是自愿从军的。但既然穿上了这身军装,就应该有牺牲一切的心里准备。张婷的牺牲,我虽然很伤痛,但我也自豪。她牺牲这场抵御外侮的全民族解放的战场之上,实现了她作为一名军人的价值。”

  “今后,我会怀念她,永远。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她,忘记这个倒了祖国解放战场上的爱人。但我不会沉寂伤痛之的。践踏祖国大地的豺狼还没有赶走,我们的同胞还生活侵略者的铁蹄之下,我们必须忘记一切伤痛,擦干血泪,与他们死战到底。直至后打垮他们,将他们赶回自己的老巢。”

  “因为我们是军人,是担负保家卫国使命的军人。我们的国家遭受侵略,人民遭受屠杀时,紧握手枪,为祖国的**,民族的尊严,人民的安居乐业,血战到底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说到这里,杨震表情平静,但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对着座的几个人道:“我要为张婷守节三年。三年之内,我不会再结婚,就是恋爱也不会谈。她活着的时候,我曾经伤过她的心。现,我会为她守节三年。”

  说罢,杨震将杯子满满的一杯酒一口全部干了下去。酒干的同时,杨震也将那一丝伤痛深深的压了心底。他知道,这种伤痛自己今后再也不会外露出来。

  听到杨震的这番话,座的几个人除了明白他心思的郭邴勋之外,另外的三个人无不目瞪口呆。只是知道杨震性格的他们,也知道杨震的倔强脾气一上来,任何人都劝不了。唯一能压住他的总指挥此时又不,接受到郭邴勋眼色的示意后,几个人便都没有劝解。

  看着场面上有些冷场,干了杯酒的杨震率先夹了一口兔肉后笑了笑道:“政委有句话说的对。有些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大家还得向前看。来来,大家都吃菜。这顿饭可花光了我这小半年的津了。不吃,可就真的浪费了。”

  “我可跟你们说,我这个人小气的紧。过了这个机会,下次再让我请客,可就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再说,这些菜可是花了咱们总部司务长好大的心血,这不吃可就浪费人家的一番心血了。”

  杨震明显是活跃气氛的话,让几个人都笑了。也一改刚刚的沉默,纷纷举起了筷子或是酒杯。那位现已经不亲自下厨的总部食堂司务长的手艺的确了得,简单的东西硬是被他弄得色香味俱全。一顿饭下来,大家吃的是相当的兴。不过杨震却是喝醉了。

  管杨震已经很控制了,但别有心事的他,却是依旧醉的一塌糊涂,就连饭后要与李延平单独商量一些事情都给忘记了。这还是他自回到这个时代,第一次喝醉酒,还醉的这么厉害。

  ~


重要声明:小说“抗日之我为战神”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