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红星巫师学院 第五十二章 封印之火的本质就是人多


  暗金火光翻卷,希伊兰蒂挡在了高照身前。

  金光团团爆裂,将条条血蛇炸成纷飞的血水。

  希伊兰蒂倒撞进高照怀里,手上的骑士大剑和身上的骑士甲滋滋灼烧,溢出褐红烟气。

  “不够强,打不倒我们!”

  “古怪的力量,跟奥丽维拉的泰古斯血棘有些像。”

  两人传递着心语,这是护火者与灰烬特有的默契。

  “这就是亵渎!明白吗异端!”

  尸团之上的头颅一同咆哮:“你和这个火之英灵所拥有的力量,来自封印之火,那是不该碰触的禁忌!”

  “你们九十七环的血巫师本来应该悄无声息的湮灭掉,带着封印之火一同在异度天宇里消散!”

  “巫师不相信什么预言,更不屈从于既定的命运!”

  “只要你和你的英灵跟着加拉迪亚一起沉沦,血巫师才有未来。”

  “你们为什么就是不懂呢?为什么就不学着赤月一样,老老实实的湮灭呢?”

  高照愕然,这是个疯子吗?

  等等

  脑子里灵光一闪,九十七环的血巫师学院本该湮灭掉?

  原因是拥有封印之火?

  克林弗恩的初火就是封印之火,现在已经知道,克林弗恩不只是红星有,血阳和猩红荆棘也有,赤月已经完蛋了不知道,但猜测也应该有。

  一个令他胆寒的推测骤然成型,九十七环这四家血巫师学院的变故,不是意外,而是有预谋的坑害!

  之前他也有这样的想法,但那时候不过是脑洞。

  现在变得真切了,因为有了确实的推动力。

  就是这个疯子血巫师所说的封印之火,这个来自什么预言,被九十七环之外的血巫师忌惮,恨不能消失得无影无踪的火!

  这个推测又引出了两个更深的结论,一个是异度天宇里的确存在着血巫师的秘密组织,另一个是血巫师跟其他巫师存在着根本的差别,而这又跟什么血巫师传承有关。

  “什么预言?我完全不知道。”

  高照阻止了希伊兰蒂冲上去,用懵懂无知的语气说:“如果真的有那样的预言,说不定你说出来,我就会因为信念坍塌而束手就擒哦。“

  语气再变得遗憾:“就只是现在这样,用这些尸体遮掩你的存在,你发挥不出超过宗师的力量,也就解决不了我们。一旦时间拖长了,其他人尤其是塔洛丝会注意到这里,那时候你就更没办法了,这你自己该明白。”

  尸团蠕动,那些头颅正要说话,股股黑血沸腾起来,蒸腾起团团褐红烟气,依稀凝结出一张狰狞而丑陋的面目。

  “血生命之火的血”

  这张面目遮掩了尸团上的头颅,沉闷而含糊的喊叫着,驱动更粗也更多的黑血之蛇奔涌而来,目标却是希伊兰蒂。

  这是莫拉格巴尔!

  祂看中了梅瑞蒂亚的生命之火,由高照之血加生命之火凝结的身躯似乎对祂有莫大的吸引力。

  高照一把将希伊兰蒂拉到身后,金焰自破晓者的剑刃上喷出,迅速而精准的抵挡着每条血蛇的攻击。

  条条血蛇被劈出褐红深痕,冒起同色烟气,让破晓者断断续续闪起白光。

  “该死的莫拉格巴尔!”

  梅瑞蒂亚的意念变得清晰,她恨恨的道:“我分出去的火跟你的血融合,让祂有了夺取那缕生命之火的机会!”

  接下来的意念几乎凝结成声音,在高照心中震荡:“你必须阻止祂!不能让祂得逞!”

  高照下意识反问,女神陛下您自己阻止不了?

  梅瑞蒂亚的意念又虚弱了:“这里充斥着扭曲的灵魂和破碎的尸体,满地都是**的血液,莫拉格巴尔的力量异常强大,而我”

  高照恍然,你只能依靠我?

  转念之间,血蛇的攻击没能奏效,就一股股落到附近的尸体上,自伤口乃至七窍钻进去。

  一具具尸体站了起来,身体喀喇喇膨胀,褐红黏液撑破皮肤,在尸体表面游走,凝结成肌肉般的构造。很快就从常人尺寸变成魁梧的巨人,高出高照一个头以上,宽度更是两到三个高照。

  这些黏血巨人冲向高照,挥着拳头砸下,甚至直接探着脑袋咬下。

  破晓者劈中拳头,砍中面门或者脖颈,却只将爆出片片碎裂的金星,将巨人击退了几步,并没造成致命伤害。

  希伊兰蒂想要帮手,却被他的心语拦住,现在希伊兰蒂成了保护对象。

  “这是莫拉格巴尔的祖血傀儡,它们是杀不死的!”

  梅瑞蒂亚的意念变得有些慌乱:“把你的英灵仆从杀死!我是说用破晓者摧毁她的身体,就能把那缕生命之火还给我。”

  “只有这样才能让莫拉格巴尔不再对你感兴趣,反正你的英灵仆从是不死的。”

  说什么鬼话呢!

  听起来这是个不错的办法,希伊兰蒂的这具身体的确只是个阿凡达,毁掉也就毁掉了。

  不过要他动手再杀希伊兰蒂一次?

  哪怕只是阿凡达,他也做不到啊!

  不是到了毫无选择的地步,他绝对不会考虑这个办法,现在他很游刃有余

  刚拒绝了梅瑞蒂亚,一根根獠牙,一枝枝尖刃从那些黏血巨人嘴里和身上探出,猝不及防,高照被若干根獠牙和尖刃透体而过。

  纵横交错的光网浮起,太阳金甲虫这时候才生效,蒸发出股股褐红烟气。

  更为炽亮的光翼在高照背后伸展开,不死鸟之血流转,推送着高照的精神力猛烈燃烧,将刺入体内的腐血蒸发掉。

  希伊兰蒂也不再理会他的传讯,跃过高照的头顶,像是高照不死鸟之翼的一部分,大剑狠狠插进一头黏血巨人的脑袋里,烧灼出大片飞灰。

  失去了脑袋加小半胸腔的巨人倒下,血蛇自残躯中抽出,让巨人急速萎缩成皮肉焦枯的尸体。

  这仅仅只是一只巨人,左右两只巨人手上的凝血尖刃猛然暴涨,眼见要交叉刺中希伊兰蒂。

  破晓者劈出两道金焰光弧,将尖刃及时切断,高照伸手抓住希伊兰蒂的脚踝,将她拉回到怀里。

  虽然是高照自己的血凝结成的身体,那一刻的触感还是让他心神恍惚,完全就是真实的啊。

  “这具身体的意义可不是让晨星大人做这样的事情”

  希伊兰蒂叹道:“晨星大人的人性会流失的,我们只能按梅瑞蒂亚陛下说的做,快用破晓者刺穿我的心脏。”

  高照苦笑:“然后你会说,上次是背面刺,这次是正面刺,你就是喜欢变着花样杀我对吗?”

  希伊兰蒂的嘴角微微翘起:“没办法,事实如此呀,晨星大人的确做了这样的事情。”

  两人算是心心相印,默契无比,知道真要那么做,即便是不得已,也会留下阴影。

  “我们还能坚持”

  高照挥着破晓者,努力抵挡黏血巨人那如密林之潮用来的尖刃攻击:“坚持下去就是胜利,妮维雅奥丽维拉还有玛哈她们过来,莫拉格巴尔就不敢这么猖獗了。”

  “然后呢?继续心惊胆战的防备着未知的袭击吗?”

  希伊兰蒂的心语异常沉稳:“除了莫拉格巴尔,还有那个血巫师。晨星大人真的想看到在最重要的关头,那个血巫师又跳了出来吗?”

  高照有些讶异,希伊兰蒂是想

  凝血巨人的攻击忽然缓了下来,尸团开始蠕动,喷出各种残肢,笼罩在尸团上的莫拉格巴尔之脸有了崩溃的迹象。

  若干骷髅汇聚的叠音在怒吼:“莫拉格巴尔,你想破坏我们的协议吗?”

  啊哈这个血巫师跟莫拉格巴尔只是凑合起来的合作伙伴,关系并不牢靠,连隐秘的沟通渠道都没有。

  希伊兰蒂的想法是对的,光打退莫拉格巴尔没有意义,不把那个还藏在暗处的血巫师拉出来,接下来的行动必然会受阻碍。

  恰好,希伊兰蒂现在这具身体可以当做强力武器。

  高照还是很不忍心:“那不仅仅是刺,还有烧啊。”

  希伊兰蒂的意念如微微荡漾的温泉,涨得高照心头暖暖的:“晨星大人啊,收起您的怜香惜玉,还有让我留下心理阴影,让我会讨厌您的担心吧。”

  “只要克林弗恩的初火是在为正义而燃烧,不管您对我做什么,最终我有多讨厌您,我仍然会是您的希伊兰蒂,和您一起忠诚于营火之誓,至死不渝。”

  “而且您的担忧也是多余的,我是营火的化身,早就习惯火焰的烧灼了。”

  “还有当我离开这具身体回到营火中时,我可不是独自一人。”

  高照劈退了又一只凝血巨人,咬咬牙做了决定。

  “梅瑞蒂亚,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协议。”

  他呼唤着生命与活力女神:“我们需要分开莫拉格巴尔和那个异人的关联,我能相信你会投下足够的力量,把莫拉格巴尔逐走吗?”

  梅瑞蒂亚似乎有些不高兴:“就算是异人,也不能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下一刻,女神的意念异常坚定:“你会知道,我并不是必须向你请求避难的可怜魔神,我是梅瑞蒂亚!”

  破晓者倒转,猛然穿透希伊兰蒂的心口。

  猩红的血水喷涌而出,却没有飞洒四溅,而是凝结成如丝带般的光流,由迷蒙金光包裹着,在空中急速飘舞。

  罩在上方的凝血屏障都震动起来,凝血巨人同时发出吼啊的嚎叫,从身体里抽出股股血蛇,闪电般射来,跟这些金光血带缠绕在一起。

  “好凉”

  希伊兰蒂嘴角抽搐着,用这具身体说出最后一句话,就散作大团迷乱的金光血带。

  又杀了防火女一次

  高照哀叹着自己的苦难命运,全力推送精神力,再打了个响指。

  轰然爆鸣中,金焰冲天而起,只是寻常篝火规模的营火化作巨大火柱,几乎填满了整个屏障。

  “火,这是我的”

  “火,必须湮灭”

  仿佛吞噬了一切的焰火中,一个狂躁一个阴沉的波动同时震荡,最初还像是一体,很快就分作两股力量。

  莫拉格巴尔想要希伊兰蒂身体里的生命之火,但这样的火含在高照的血里,又跟克林弗恩之火相连。

  当希伊兰蒂的灵魂退出身体后,这样的连接并没中断,莫拉格巴尔必须从克林弗恩之火里剥离出生命之火。

  那个连名字都没有的神秘血巫师显然是作为莫拉格巴尔化身,承载着祂的力量而来的。祂对生命之火不感兴趣,目标是让克林弗恩之火湮灭。

  莫拉格巴尔之力尽数转移到生命之火上,血巫师如果愿意配合,完全不理会克林弗恩之火的话,倒有可能实现莫拉格巴尔的愿望。

  然而他对克林弗恩之火的反应非常激烈,就像狂热信徒对亵渎信仰的异端一样,下意识的要调动精神力扑灭初火。

  血巫师肯定感应到了,这样的火直接连通到根源,如果能侵蚀进去,说不定能从根子上扑灭初火。

  如果血巫师是与尤琳同级别的固化巫师,甚至是超越其上的晶化巫师,高照还不敢这么冒险。

  问题是,真是那么恐怖的存在,高照冒不冒险也没区别,压根不可能有反抗的机会。

  尽管焰火遮蔽了视野,高照依旧能清晰的感应到,两股力量分开了。那狂躁并且充斥着血腥**气息的必然是莫拉格巴尔,另外一股同样血腥,但微弱得多,还更阴冷的,就是那个血巫师了。

  破晓者亮得像莹白灯管,插进了正在吸收金光之血的血蛇丛中。

  梅瑞蒂亚的虚影在焰火中投射出来,美丽面容因为愤怒到极致,似乎也随着焰火一同燃烧。

  “莫拉格巴尔!胆敢打我的主意,你会得到自创生以来最深刻的教训!”

  破晓者上的白光渗进血蛇中,让条条血蛇急速蜕皮,变得像真实的活蛇一样。但很快,一层层蛇皮褪下,蛇越变越小,片刻间苦老至死,变成了一根根蛇骨。

  血蛇条条化骨,梅瑞蒂亚的虚影顺着化骨之势扑入焰火深处。

  愤怒的嚎叫渐渐远去,屏障破碎,焰火冲天而起。

  “莫拉格巴尔被赶走了!”

  梅瑞蒂亚的昂扬意念在高照心中震荡:“还剩一个异人,他没跑掉!”

  焰火中的确还有一个身影正在挣扎,卷起的股股血水如激流般冲刷着焰火,像是灭火者一样毫不放弃。

  “五个怎么可能是五个!”

  那正是血巫师,已经深入到了营火之中。

  希伊兰蒂的身影自营火中重现,现在就只是投影了,在她身边,还有两对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太,五个护火者一同催动焰火,将血巫师冲刷出的血流焚做冉冉红烟。

  高照努力维持着精神力,此刻他成了五个护火者的共同出口,当初差点被希伊兰蒂和奥贝德同时撑爆的景象正在重现。

  他还是有余力调侃:“看来你并不知道封印之火为什么要被封印,更不知道它跟其他巫师所有的力量有什么本质的不同。”

  血巫师怒哼道:“愚昧而又愚蠢的异端!看看你的可怜样子,你自己都无法掌控这样的力量!”

  那是肯定的,这本来就不是自己一个人可以和应该掌控的力量。

  高照艰辛的说:“你现在放弃还来得及。”

  这实际上也是说给自己听的,他感觉自己快爆炸了,足足五个护火者!

  护火者自身是没有级别的,只随灰烬的级别而变。就像水龙头后面的水管,能有多大出力,都由灰烬这个水龙头决定。

  高照作为院长和克林弗恩世界的所有者,享有一些特权,但也不意味着他这只水龙头没有上限。

  就在他感觉负载到了百分之二百八的时候,身心骤然一松。

  “院长!”

  “我们来了!”

  “丁妮奶奶,快跟我连接!”

  三个学徒从营火中跨出,作为新生的灰烬,他们也拥有在营火中穿梭的能力。现在高照的营火汇聚了五个护火者,让私人营火变成了公共营火,就把他们拉过来了。

  焰火猛烈了许多,高照的压力却减轻了一大半,而此时那个血巫师居然还没退却。

  失去了莫拉格巴尔之力,他仍然还能跟高照这边四人五个护火者打平,大概这就是他的依凭。

  “你真的不走吗?”

  高照叹气:“那你就走不脱了!”

  他对自半空落下的身影喊道:“别杀掉!禁锢住他!”

  玛哈、妮维雅、奥丽维拉同时落下

  巨大的蝎钳在妮维雅身前展开,探入焰火中夹住血巫师。

  玛哈的吸魂锤上白光翻滚,无数隐约面目沉浮,拉成光带,将血巫师紧紧绑住。

  紧接着奥丽维拉的泰古斯血棘落下,连同她们三个、高照和血巫师一同罩住。

  空间收缩挤压,变作下场走廊,血巫师在另一头被层层禁制束缚,完全动弹不得。

  高照松了口气,笑着说:“我明白你为什么把这样的火叫封印之火了,它的确背离了你们这种巫师的道路,因为它的本质就是人多。”


重要声明:小说“红星巫师学院”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