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105.以子为迫


  东宫,太子高殷居住之所,如今,令萱的儿子骆提婆也被皇帝安顿在了这里,以帝恩之名,要挟令萱。

  令萱担心儿子安危,来到了东宫。

  侍卫二人,手持长枪,把守门口。

  “二位将军,可否让我进去,看看儿子?”令萱试探着问道。

  二人看看令萱,问道:“你是何人?”

  令萱抬起腰间官符,答道:“我是皇后亲封的女史,蒙受圣恩,儿子入了东宫,陪伴太子…”

  “哦,原来是女史大人,陛下有旨,女史大人可随意出入东宫,请!”令萱话没说完,侍卫便让出了道,请她入内。

  入到宫内,行入大堂,见到几个宫女正牵着太子,蹒跚学步,骆提婆却坐于桌案旁,傻傻地待着。

  “太子有礼!”令萱躬身以拜,不论太子还是个一岁多的孩子,这是规距。

  一妇人面色冷凝,行了过来,微躬其身,还以浅礼。

  “可是女史大人?”那妇人似笑非笑,问令萱。

  令萱忙答:“正是,敢问姐姐是…”

  “我是太子的乳娘!”妇人回头,指了指骆提婆,“那你是这孩子的母亲了…”

  “是的,那是我儿子…提婆,你想母亲了吗?”令萱说着,看了看儿子。

  骆提婆缓缓站起身,却有些犹豫,看看母亲,又看看那乳娘。

  那乳娘点点头,说道:“好了,你可以和母亲说话了!”

  骆提婆这才快步奔了过来,扑在令萱怀里。

  令萱亲着儿子,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乳娘好大的架子,难不成自己的儿子,也受她管教?

  那乳娘似是看出了令萱的心思,微微一笑。

  “陛下要我照顾你的儿子,我自然不敢大意,如何管教太子,我便也如何管教你儿子,是为圣意,女史大人,不会见怪吧?”

  令萱挤出笑容,道:“有劳姐姐了,我儿子生来粗野,能受到姐姐管教,知悉宫中的规距,可是莫大的荣幸了!”

  那乳娘点点头,欣然知道:“如此便好,我也不用忌讳什么了!”

  令萱抱起儿子,便往外走。

  “提婆,跟母亲回去吧…”

  “慢!”乳娘挡在了前头,“女史大人恐是没弄明白,陛下有旨,非陛下授意不得带孩子离开东宫,女史大人若是挂牵儿子,大可随时来见!”

  令萱只是加以试探,根本没有把握能带走儿子。

  “哦,姐姐误会,我只是信口哄哄儿子…”

  ………

  “真的?我几位哥哥都归家了?”

  元韶听了皇后的话,喜形于色,心中的担忧荡然无存。

  李祖娥欣然说道:“为此,萱儿专门出宫打探了两日,你还不信么?”

  元韶点点头,应道:“陆女史看来是个稳妥人,她说的话,我该是信的…”

  “当然该信,到时候,你能不能安然出宫,还得仰仗她呢,还说信不信的话?”李祖娥嗔怪道。

  元韶拱手赔礼:“终只有一面之缘,不敢轻信于她,还请皇后见谅,不过皇后相信的人,我元韶也定当无疑,以后再不说这样的话了!”

  “这就对了!我与你何尝不是一面之缘,却亦如知己,你往后便知她也是个纯良之人,与你无异!”李祖娥一句话,肯定了三个人。

  “谢皇后赞誉!”元韶面色惬意,却又有好奇,“敢问皇后,他日用何法救我出宫?”

  李祖娥心有顾虑,沉着脸说道:“时日尚早,你不知为妙!”

  元韶咂咂嘴,无奈道:“只是想早做准备,并无他意…”

  李祖娥思虑半晌,依旧不肯告诉他。

  “无须准备,否则,怕是让人生疑,反而坏事!”

  元韶想想也是,只得作罢。

  李祖娥瞟瞟他,笑道:“我一直有个疑问,你要替我释疑!”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皇后请讲!”元韶也含笑而答。

  “陛下…他可真有龙阳之好?”

  “何为龙阳之好?”

  “男男相亲,便是龙阳之好啊!”

  “何为男男相亲?”

  元韶半真半假,不肯正面回答,或许是有些话说不出口。

  李祖娥知他在故意逃避,黑下脸来。

  “你若不告诉我实情,我可恼了你了,亏我视你为知己,你却连句真话都不肯说!”

  元韶面色黯然,摇摇头。

  “回皇后,陛下与我…实无此事…”

  ………

  “劈里啪啦~~”

  “哐当~~”

  清晨的长广王府,高纬的房中便传来一阵嘈杂声,只见茶杯水壶被他一一掀翻在地,食物碗碟也倒在地上,破碎不堪。

  蔓弱焦头烂额,无用劝慰。

  “世子,你乳娘很快就会回来的…”

  “你骗我,乳娘再也不回来了,她不要我了,是不是?”高纬泪流满面,暴躁不安,身边的东西,只要能碰着的,全都扔得乱七八糟。

  一众仆人手忙脚乱,纷纷捡拾起来,远远地站着。

  蔓弱无奈,知道再也哄不住了,只得前去禀报胡王妃。

  她本以为,令萱走了,高纬再怎么难过,只要日子久了,终会冲淡这分情意,谁知他与令萱相处不过一年,却结下了深厚的母子之情,随怎么都淡忘不了。

  “怎么回事,劈里啪啦的,纬儿在闹吗?”

  胡王妃见蔓弱怏怏地,也猜到几成。

  蔓弱点点头,黯然说道:“鲁灵儿走了,世子象变了个人似的,越来越暴躁,这样下去,可如何得了?”

  胡王妃照着镜子,涂脂抹粉,不以为然。

  “这下好了,称了他父亲的心了…”

  “奴婢…没听明白…”蔓弱一脸茫然。

  “咳,殿下不总说他胆小懦弱吗,如今这模样,算不算多了些男子汉气概?”胡王妃没有太多关怀担忧之情,反倒呵呵呵地笑个不停。

  蔓弱如听了个冷笑话一般,一时无语。

  “只是这一闹,世子就一天不吃不喝,终是要伤了身子…”

  “孩子嘛,你越劝他,他越横着来,不用惯坏了~”胡王妃摆摆手,大咧说道,“渴了就得喝,饿了就会吃,你把门关上,任他闹翻天去,只把吃的喝的一样不差都放他面前,也就是了!”

  蔓弱低着头,瞟了胡王妃一眼,心里很是反感她这个母亲的做法。

  “奴婢倒觉得,王妃该去陪陪世子,多安慰安慰他,世子只要感受到母亲的情意,自然会忘了乳娘的…”

  “我哪有那闲工夫?”胡王妃横了蔓弱一眼,絮叨着,“王府上上下下几百口人,我不得盯着啊?”

  蔓弱无奈一笑,点头说道:“王妃说的是…”

  这时,有仆人匆匆入内,禀报:“王妃,太后派人来接三位公子了!”

  胡王妃欣然一笑,说道:“好极了,让太后她老人家安慰安慰纬儿吧!”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