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88.凄苦营生


  孝静皇帝那是旧朝的事了,如今高家成了皇族,崔公公本不该说起这些旧事!

  “诶,崔公公多虑了…”高湛笑了笑,以开解抚慰。

  崔公公尴尬道:“奴婢的意思是,没想到陆公的女儿,会阴差阳错地进了殿下的王府,她隐姓埋名,想必是不想一生背负反贼遗孀的骂名吧,殿下和王妃,又是如何解开她的身世之谜的?”

  胡王妃来了兴致,长舌妇一般叨叨道:“是荷儿!原来啊,她就是鲁灵儿…哦…陆令萱的贴身丫头,好在有她揭发,不然,我们可都蒙在鼓里了…”

  崔公公想了想,压低声音道:“这事,出了王府,也就没人知晓了,殿下和王妃,又怎会把她赶走呢,殿下和王妃素来很赏识她不是,又何必管她是谁?”

  高湛揉揉额头,脸上写满了悔意。

  胡王妃啧啧连声,头摇得象拨浪鼓一般。

  “这哪能留啊,崔公公,你难道看不出来,她是来报仇的吗?”

  崔公公愣了愣,吸了口气,面有质疑。

  “一个弱女子,哪有这能耐?身为母亲,莫不将孩子养大成人,做为一生的使命,还会想着报仇啊?”

  高湛的心纠了起来,泪水开始在眼中打转。

  这几夜,他一直活在自责与思念的鞭笞中。

  胡王妃咬咬嘴唇,思索着崔公公的话。

  “夫君,那日到底是谁,说她潜进王府要来报仇,还要灭高家三族?”

  高湛哽咽道:“还能是谁?”

  “是荷儿和李氏…”胡王妃摇摇头,叹道,“不得不防啊,纬儿和俨儿还小,若她真有歹心,后果不堪设想,崔公公,你说是不是?”

  崔公公也不能妄言相劝,便道:“那倒也是…”

  高湛平复了心绪,问道:“崔公公打算如何回禀皇后?若以实相告,会不会连累本王?”

  崔公公深思半晌,喃喃说道:“皇后与她有情,该不会在意她的出处吧…”

  胡王妃急道:“总得稳妥些,便是皇后不追究,还有皇帝呢,皇帝可不是天天盯着我们王府,就盼着我们出岔子么?”

  高湛搥搥她,没好气地说道:“你都说些什么啊?”

  “我没说错吧?”胡王妃不以为然,又大咧道,“她入宫为奴,却与掖庭令纠缠不清,还改名换姓,欺君罔上,我说把她送回宫里去,接受应有的处罚,你倒好,擅自把她放走了,这让皇帝知道了,我们可不是又得受罚?”

  高湛咂咂嘴,气道:“你说得对,都对!我是说,当着崔公公的面,不要说对皇帝不敬的话!”

  胡王妃吐吐舌头,呵呵笑道:“你都说了,崔公公是知己,还会向皇帝告密不成?”

  高湛吐了口气,举起茶杯,道:“妇人无知,让崔公公受累,本王敬茶一杯,聊表歉意!”

  “殿下言重了,王妃说的合情合理,奴婢定会记在心里的!”崔公公呵呵笑着,端起茶来,与高湛共饮。

  ………………

  令萱已经饿了两天了。

  乞丐,她不想做,而北门的施舍,她又抢不着,每次,也就得了几口缸底残余,勉强让儿子应应急。

  如今,手上除了一把短刀,别无他物。

  这是夫君骆超临死前,强塞到她手里的。

  这把刀,不仅是骆超唯一的遗物,也背负报仇雪恨的使命,重如千斤。

  当铺外,令萱徘徊不前。

  当还是不当?

  典当出去,好歹值几个钱,应付几日,或有转机!

  不当出去,就只能当卑微的乞丐,否则就活活饿死。

  令萱迈开步子,走进店内。

  “掌柜的,劳你瞧瞧,我这把刀,能当多少钱?”

  令萱说着,将刀递进象牢笼一样的格子里。

  里面的人瞧了瞧,抬头看了看令萱。

  “你给她估个价…”那人说着,又递给另一干瘦老头。

  那老头左看看,右看看,伸出一个巴掌。

  “五十文~~”

  令萱不懂刀的行情,但她知道,夫君留给她的东西,必不会这么廉价。

  “那我不当了~~”

  令萱伸手,想讨要回来。

  那干瘦老头清清嗓子,又道:“那再给你二十文…”

  令萱犹豫了,虽然她总觉得七十文钱实在吃亏,可又不知道到底值多少钱。

  那老头一直盯着她,见她没有主意,便把刀往案面一拍。

  “不当就走吧,别碍着我们掌柜生意!!”

  令萱拿着刀抚了半天,纠结万分。

  之前那人伸出头望了望,笑了笑。

  “看你还带个孩子,挺可怜的,我便发个善心,凑个整,一百文,如何啊,不行我可要赶你出门啰…”

  令萱心一横,把刀放了下来。

  “那就当了吧!还请掌柜交个底,他日,我要多少钱才能赎回来?”

  那人愣了愣,随即摆摆手。

  “你这是诈我啊?我交了底,你又要嫌这一百文亏了不是?本店只当不押,你若想赎回,那得看这把刀的造化,万一有人买走了,我可不敢保证,也不担责!”

  令萱被那人数落了一通,脸上火辣辣的。

  “那好吧…”令萱怏怏地答应了。

  领了一百文,带着儿子行了出来。

  当铺外那巨大的“當”字旗,在风中“哗哗”作响,似在嘲笑令萱做了一档亏本买卖。

  夫君啊,妾身无用,连你给我最后的遗物都没能保住啊,如今不求你什么,只求你保佑,我还有机会赎回这把刀啊…

  令萱满怀悲伤,却不知身后那当铺,里面的人乐开了花。

  “掌柜的,这可不是我大齐之物啊,不说这材质是精铁所铸,这工技,乃是出自伪魏皇室啊,老朽恭喜掌柜得一宝刀啊…”

  “哈哈,我料定这不是件俗物,只是没想到会如此宝贵,有赏,有赏!!”

  …………………

  “陆令萱?她是陆公的女儿”

  含光殿内,李祖娥听了崔公公的禀报,大吃一惊。

  “是啊,只怪奴婢失职,当日她入宫为奴,奴婢未曾核验她的身份…”

  李祖娥摆摆手,丝毫不在意这些。

  “她的命真苦…她对我说,她要嫁给长广王了,谁知转眼间,却又被赶出了王府,早知如此,我就该把她留下来,担任女史,伴我左右…”

  “皇后…她是反贼之妻啊…怎可任女史一职呢?”崔公公明为质疑,实则暗藏心思。

  若皇后替她正名,免除有罪之身,自然就万事大吉了。

  李祖娥淡然一笑,说道:“对我来说,她早是立过大功的人,赦免几回都不在话下,我身边就需要她这样的人,为我分忧,只是…陛下尚不知此事,若贸然进言,不知会有何后果…”

  “皇后所言甚是…当日,世宗亲手杀死骆超,极度不齿,陛下又与世宗一脉相承,必会反感皇后亲近反贼的遗孀…”崔公公也生了顾虑。(世宗:大哥高澄死后的谥号)

  李祖娥摇摇头,叹气连连。

  “这些尚且不提,如今,他们孤儿寡母的,流落到了何方,还劳崔公公多多打听,可千万别有个好歹…”

  “是,皇后,奴婢定会派出人手,到处打探他们的下落!”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