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76.生死之择


  宣训宫,娄太后靠在榻上打着盹。

  高洋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轻唤一声,“母亲~”

  娄太后似是睡得太沉,没有醒来。

  高洋自顾自地坐在桌案边,倒了杯酒水,饮了起来。

  “母亲闭眼也可观天下,所谓运筹帷幄,说的便是母亲啊~~”

  娄太后还是没有睁眼,鼻子里却哼出话来。

  “如今突厥王是哪位可汗啊,你可曾择好黄道吉日,将母亲送到突厥去?”

  高洋忙又起身,挪到母亲榻前,跪伏于地,拜道:“那日,儿子说的醉话,母亲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儿子特来向母亲请罪啊…母亲的法杖呢,赶紧鞭笞儿子,让母亲消消气才好…”

  娄太后这才睁开眼来,瞟了儿子一眼。

  “别跪着了,你是天子,让人看见,岂不笑话?”

  “儿子要跪啊,这是向母亲谢恩!”

  娄太后撑了撑榻板,欲要起身,高洋忙挪过身去,扶母亲坐了起来。

  “一会请罪,一会谢恩,皇帝演的哪一出啊?”

  高洋抚了抚娄太后,递了一杯酒过去。

  “不要酒,哀家要喝茶~”

  高洋又撤下酒杯,换了茶水,伺候母亲饮下。

  “母亲成全了儿子,所以要向母亲谢恩!”

  娄太后笑了笑,幽幽说道:“母亲知道你的心思,所以坚持拟她罪状,昭示天下,逼元氏旧族造反!”

  高洋点头连连,说道:“母亲英明神武,堪称千古一后!不除掉元氏,必留后患!自建立大齐以来,儿子可是夜夜难眠,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娄太后叹了口气,苦笑道:“母亲又何尝不是?你杀孝静帝,废魏立齐,元家人怎会善罢甘休?不除元氏余孽,母亲也日夜不安啊!”

  “母亲原来一直与我同心,处处替我着想,我却总是误会母亲,还常惹母亲生气,儿子实在是不孝,儿子向母亲叩头请罪了!”

  高洋说着,便向娄太后叩了几个响头。

  娄太后心疼不已,抚着儿子的头,感慨万千。

  “哪有母亲不疼儿子的?只是你一直不信母亲,总以为母亲要和你作对,所以任凭我说什么,你都不听,母亲为了你,可是哭了好几回呢…”

  高洋呵呵连声,安慰道:“儿子知错了,以后母亲说什么,儿子必定言听计从,绝不逆反母亲!”

  娄太后欣慰一笑,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往后你若自食其言,母亲必拿来堵你口舌!”

  高洋嘻皮笑脸,应道:“一定一定!”

  …………

  高洋计划确定,先杀安乐王,再戏弄元韶,然后将元氏一族一一杀光。

  杀人需要杀手,高洋让人把刘桃枝叫了过来。

  刘桃枝,皇室羽林军左将军,兼皇家御用杀手,当初娄太后便是派了他,震慑浣衣局,扣押掖庭令,强行替令萱翻了案,解除了高湛王府的禁足令!

  “刘桃枝~~”

  “臣在!”

  “朕问你,你的心是向着谁的?是太后,还是朕?”

  “陛下,臣的命是高公给的,臣生生死死,都忠于高家皇室,不止是太后,臣亦效忠于陛下啊!”

  刘桃枝一介武夫,秉性耿直,不会绕弯子,所言并无虚假。

  高洋看看他,幽幽说道:“那朕再问你,若太后与朕起了争执,你会忠于谁?”

  “这…臣服侍高公时,太后亦对臣赞赏有加,于臣有知遇之恩,臣只能先忠于太后,再忠于陛下!”刘桃枝虽有迟疑,但依然直言不讳。

  高洋脸色很不好看,端起酒杯,恨恨地饮尽酒水。

  “很好,凭你这句痛快话,朕一定会给你个痛快的死法!!”

  刘桃枝脸色也变了,喃喃说道:“陛下是圣君,若容不得敢讲真话的臣子,臣不得不死!”

  高洋嘿嘿说道:“不如…朕给你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

  “只是,这五万兵力,如何斗得过高家人?”

  “有何不可?高家人夺我元氏天下,可曾费一兵一卒?只要时机成熟,定能光复大魏!”

  来者大言不惭,信心满满。

  只听安乐王问道:“恕兄愚钝,弟弟所言良机何在?”

  那人又道:“已择好吉日,定能一举拿下高洋,到时候,弟弟们只推哥哥为天子!”

  “吉日?愚兄看来,倒该先算算我命中可有帝王之运!!”安乐王明显还在推脱。

  气氛有些尴尬,凝结片刻。

  “哥哥毫无我元家风范,若元韶没被高洋软禁于宫中,弟弟们也不会来求你掌这兵符了!”客人发起了脾气,言语极具攻击力,让安乐王倍感惭愧。

  其他人忙当起和事佬,说道:“诶,掌管兵符一事,非同儿戏,让哥哥深思熟虑之后,再做决定不迟啊…”

  “是啊,是啊,都是亲兄弟,千万别伤了和气!”

  “哼,你们说得有理,那便请哥哥仔细考虑一晚,明日若不来受这兵符,弟弟们只好另择人选了!”

  客人们不欢而散,一一离开了安乐王府。

  ……………

  安乐王府,令萱正与安乐王商量应对之策。

  如何能让安乐王死得象模象样,骗倒世人,骗倒皇帝!

  “这伤口,不足以致命,恐怕难以瞒天过海…”令萱看了一眼安乐王敞开的胸怀,略有羞涩。

  安乐王有些纠结,缓缓穿好衣衫。

  “只能赌一把了,成与不成,就看老天赏不赏脸了…”

  “老天最靠不住,若不费心思量,怎能度过此关?”

  二人沉默片刻,各自吁气叹气一番。

  “我有一计,既可掩人耳目,又可让人退避三舍…”令萱思量许久,有了妙计。

  安乐王欣然说道:“愿闻其详!”

  令萱点点头,悠悠说道:“让人取些牲畜脏腑,生腐发臭,待你置于棺椁之时,便塞于你的胸口之上,衣襟之内,让所有凭吊之人闻味而退,不敢近你的身,万一有不相信的,要验你真身,看了这溃烂之躯,该是不会生疑的了…”

  安乐王听罢,连连点头,只说好!

  有仆人匆匆而入,拜道:“殿下,有客到~~”

  安乐王不假思索,说道:“请他们进来~”

  看来,是安乐王早与人有约。

  令萱知趣,藏身于屏风之后。

  只几三四个中年男子,款款而入,与安乐王互相问好,各自安坐。

  只听一人说道:“哥哥,高家欺人太甚,不给我们活路,我们元家人只好造反了,现已集齐五万兵力,蓄势待发,还望哥哥不负重托,前去受兵符,以号令天下,反齐复魏!”

  其他几人也纷纷附和。

  安乐王面色黯然,他已经决定和王妃逃离凡尘,不问世事,这个时候,宗亲们却要推举他操持大业,身临艰难选择,这可如何是好?

  因为一己私情,置整个元家于不顾,这会沦为罪人,被唾骂万代的啊!

  刘桃枝脸上立刻又晴了,喜道:“谢陛下圣恩!”

  “你去杀一个人!”

  “陛下只管吩咐,臣必不辱使命!”

  “安乐王元昂,朕让他活不过明日此时!”

  “臣遵旨,敢问陛下,以何罪名杀他?”

  高洋撇撇嘴,似有不悦。

  “朕要杀他,还须理由?”

  刘桃枝拜道:“臣杀人前,通常会宣其罪名,让他死得瞑目!”

  “你倒有趣!!”高洋抬眼看他,笑道,“好吧,元昂勾引帝妃,自是大逆不道之罪!不过,不得对处宣扬,秘密将他处死即可!”

  “臣遵旨!!”

  令萱移步走了出来,见安乐王低头沉思,正大伤脑筋。

  “殿下,你要兵符,还是要王妃?”

  安乐王抬头看了令萱一眼,眉头不展。

  “本王该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令萱沉吟片刻,说道:“若受兵符,你们只会白白送死,朝廷早就部署好一切,就等你们自投罗网,将你们元氏旧族一网打尽!你若要王妃,从此隐匿于世,元家无人受这兵符,造反一事,便可就此平息,反倒可保元氏一门安然存活于世!”

  安乐王仔仔细细思虑着令萱的话,终于头一点,说道:“我要王妃!!”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