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68.妙手回春


  齐福宫里,李祖猗抬着头,呆呆地望着上方。

  横梁上,一段长长的白绸垂了下来,分成两端,轻轻地飘着。

  这是李祖猗自己搭上去的,她觉得解脱的最好办法,就是死。

  “妹妹,你不肯听我解释,直把我当成了荡妇,还留下金册凤印,以为我要夺你皇后之位,是姐姐不好,不该来皇宫,与你争夺恩宠,可是…姐姐好冤枉,姐姐真的是被人陷害的啊…如今姐姐以死谢罪,自证清白,只求陛下早日找到你们母子,早日回到皇宫,从此,你依旧是中宫之主,一国之母,依旧是我李家的荣耀…”

  李祖猗说着,站上了凳子,将白绸两端打成了死结。

  “安乐王,我的夫君…我贞洁已失,空有一片真心,终无颜再托付于你了…安乐王,妾身去也…”

  李祖猗泪水决堤,肝肠寸断,眼一闭,将脖子套进绳索之中。

  “咚~”凳子踢翻在地,足以证明她赴死的决心。

  有宫人听到了动静,在帷幔外喊了声,“王妃??李娘娘?”

  “哗~”帷幔掀开,宫人大叫:“快来人了,王妃自尽了…”

  宫女太监七手八脚,将李祖猗救了下来。

  “王妃…”

  “李娘娘…”

  “不好,好象没有呼吸了…”

  “快请太医…”

  宫人们手忙脚乱,乱成了一锅粥。

  “陛下驾到~皇后驾到~”

  正在此时,高洋和李祖娥回宫了。

  “发生何事?我姐姐呢?”李祖娥见里面一团糟,预感不妙。

  “回皇后,王妃她悬梁自尽了…”宫人们跪伏于地,惶然失措。

  李祖娥只觉眼前一黑,差点倒下,可很快,她便强撑着身子,往内殿奔去。

  李祖猗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脸色蜡黄,毫无生命迹象。

  “姐姐…姐姐啊…”李祖娥伏在李祖猗身上,痛哭不止,“妹妹错了,妹妹不该怀疑你,更不该怪你,姐姐…你快醒醒,妹妹要当面向你赔罪…”

  高洋泪水打转,指着众人骂道:“狗奴,还不请太医…”

  “已经去请了…陛下…”宫人们战战兢兢,哆哆嗦嗦。

  高洋伸手摸了摸李祖猗,余温渐退,心下怅然。

  “美人…是朕害了你么…”

  徐大夫匆匆入内,引众太医拜道:“拜见陛下,娘娘!”

  李祖娥哭道:“徐大夫…快…快救救我姐姐…”

  高洋搂着李祖娥,悲戚说道:“皇后…你姐姐已经殡天了…”

  “不…不…”李祖娥看了高洋一眼,诸多怨恨。

  徐大夫观观察片刻,又轻抚李祖猗手脉,幽幽说道:“陛下,娘娘,或许…王妃尚有生还之机…”

  “真的吗?徐大夫!!”李祖娥听了这话,顿时两眼放光。

  徐大夫躬身一拜,道:“或是假死之症,恕臣斗胆一试!”

  “快快,救活她,朕有重赏!!”高洋面色舒展,有了些许笑意。

  “是…”徐大夫和众太医耳语几句,便取出一包银针,又点燃蜡烛,炙烤起针来。

  第一针入人中穴,徐大夫不敢眨眼,直盯着李祖猗的反应。

  第二针,再入素髎穴,鼻尖斜入,往上延伸,捻转提插片刻,徐大夫开始吩咐起其他太医一同协助。

  “入内关…”

  “好,再入涌泉…”

  约摸两刻工夫,李祖猗口中轻吁了一口气。

  李祖娥大喜,轻声呼唤:“姐姐…”

  “美人…”高洋也欣喜得直搓手。

  徐大夫又探了探李祖猗的脉搏,便笑了。

  “收针!”李祖猗摇摇头,叹了口气。

  “是不是段昭仪?当着陛下的面,姐姐不好说出口?”盗版网站会乱七八糟李祖娥已理出了个七八,若之前她不是气昏了头,或许早想明白了。

  李祖猗望了望皇帝,又看了看李祖娥,苦笑不止。

  高洋心知肚明,有些尴尬。

  要说构陷,那是他和段昭仪一起设计的陷阱,只为得到心仪的美人啊!

  “荒废了这两日,误了不少国事,朕要去处理奏章了,你们姐妹两好好说说心里话…”

  高洋说完,赶紧开溜。

  “姐姐,你说出来,是不是段昭仪,妹妹一定为姐姐做主…”

  众太医小心翼翼,取回根根银针,再炙烤于炎上,这才归入医匣。

  “待服了这颗还魂丹,王妃便可恢复如初了!”

  徐大夫说着,掏出一个小玉瓶,倒出一粒药丸,用帕子接了,递入李祖猗口中,少许汤水送服。

  不过眨眼工夫,李祖猗便睁开了眼,望了望四周,尚有些许木然。

  “姐姐,你终于醒了…”李祖娥喜极而泣,抚着李祖猗的脸庞,欣慰之极。

  李祖猗回过神来,莺声说道:“妹妹…”

  高洋哈哈大笑,指了指徐大夫,说道:“赏,有赏,徐大夫,朕升你为三品!哦,在场的太医,各晋一级!”

  “谢陛下隆恩!”太医们欢天喜地,叩谢皇恩。

  大功告成,徐大夫领着太医们离开齐福宫,按部就班。

  李祖娥和高洋将李祖猗扶上了床。

  “妹妹…我是被人构陷的…我……”李祖猗说了一半,看了看床前的高洋,心有顾虑,便歪在枕头上落泪。

  “是被谁构陷?当着皇上的面,说清楚,妹妹和陛下定会给姐姐讨回公道!!”李祖娥握着她的手,不尽安慰。

  …………

  “都怪那李祖猗,把陛下迷得神魂颠倒,竟忘了母子之情了…”

  “这娼妇,终是要害了洋儿!元氏旧族,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难免不伺机而动,反齐复魏,这个时候,这娼妇主动投怀送抱,勾引天子,莫不是故意让洋儿陷于不义之地,助元氏成事?”娄太后说着说着,把自己说得脸色发白,后怕起来。

  段昭仪暗笑不止,又挑拨道:“太后英明,盗版网站会乱七八糟,妾身倒没想得这么长远,若真是如此,那就更该杀了李祖猗,给元氏旧族一个下马威!”

  娄太后点点头,哼道:“若不是洋儿阻挠,她早就死了!”

  “太后,徐大夫为太后诊脉来了…”宫人走了进来,躬身禀报

  “宣他进来!”

  宣训宫,娄太后病了好几日。

  拿徐大夫的话来说,她也没什么大病,不过是被高洋气得,伤了心,入了肺!

  那日,娄太后要处死李祖猗,高洋借着酒劲,说出要把她献给突厥可汗的话来,怎么不叫她这个母亲心寒?

  段昭仪一旁服侍,一边劝慰。

  “太后,陛下是喝醉了,说的一番胡话,太后怎能当真了呢…”

  “他就是个不孝子!他父亲在时,都对哀家礼让有加,不敢说半句重话,他倒好,说出这般羞辱的话来,让哀家颜面何存?哪日哀家恼了,上一次朝堂,对着众臣公,把这逆子的话说一遍给他们听听,看他还能坐稳皇帝宝座?”

  娄太后揉着脑袋,实在是气不顺。

  高洋的话着实过分,哪能看得出半点母子情分来?

  段昭仪慌了,娄太后威望,远在高洋之上,若她真的废了高洋,令皇帝易主,她这个昭仪娘娘可就保不住啰!

  徐大夫点点头,不无自豪地应道:“不过是假死之症,现已无碍。”

  段昭仪无语,望着太后。

  娄太后怨道:“你救活她做什么?这娼妇,哀家早要赐死她了,你岂不是逼着哀家还得做一回恶人?”

  徐大夫怔了怔,没受赞赏,倒讨来埋怨,这让他始料不及。

  “医者仁心,救人性命,是臣之天职啊!”徐大夫据理力争,为自己辩护。

  娄太后吐了口恶气,摆摆手,勉强笑道:“罢了,不说了,先让她多活几日!哀家也好多了,你也不用替哀家诊断了!”

  徐大夫细细观太后面色,果然面色红润,神清气爽。

  “是,太后,恭祝太后万寿康安!”

  徐大夫正步入内,参拜道:“拜见太后!”

  “免礼~”娄太后抬手示意。

  “徐大夫,今日怎么晚了些?”段昭仪信口问道。

  徐大夫答道:“安乐王妃悬梁自尽,臣前去施救,误了些时辰,还请太后恕罪!”

  “啊,悬梁自尽?那救活了吗?”段昭仪急急问道。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