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67.无心之恩


  高纬听了令萱的话,忙探出头来,找寻着高绰的身影。

  “昨日,绰儿弟弟拿着那把梳子在玩,后来把我惹恼了,我便随手一扔,丢到后花园里了…”

  “那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能丢呢?啊,是你拿的,还是高绰偷走的?”胡王妃气呼呼地站了起来,直接奔到高纬面前。

  高纬噘嘴说道:“我没拿,母亲问绰儿弟弟,他最清楚不过了!!”

  “小孽障,弄了半天是你偷的!”胡王妃从李夫人身后拖出高绰,“啪”地给了一记耳光。

  李夫人惊呆了,一脸窘迫,儿子挨揍,又让她心疼不已。

  “绰儿…你什么时候拿的?”

  “我没拿…我没拿…呜呜~~”高绰哇哇大哭。

  “李氏,你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是谁说的,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这小孽障,从小就做贼,长大了还不得反天?”胡王妃指着李夫人和高绰,骂骂咧咧。

  李夫人捂着脸,恨不得寻了地洞钻进去,便也蝇蝇哭了起来。

  “好了,夫人,我都说了再给你置个更好的,你又何必打绰儿,他也是我的儿子啊!”高湛终于说话了,语气中还有些责怪。

  这只怪胡王妃,完全没顾及的高湛的情面。

  “父亲,绰儿没偷,绰儿是在院子里捡的…”高绰跑到高湛面前,诉说委屈。

  “是吧,冤枉绰儿了,别哭别哭!”高湛搓了搓高绰的脑袋,叹道,“我高湛的儿子,个个懦弱,怎就生不了一个有阳刚之气的儿子呢?绰儿,是不是男子汉大丈夫?”

  高绰抹抹眼泪,又擦了一脸鼻涕,连连点头。

  “绰儿…”李夫人似又想到什么,她不甘心就这么败了,“母亲问你,那梳子是金的吗?”

  高纬点点头,应道:“是金的…”

  “嗨,嘿~~”胡王妃又气了,跳起来骂道,“李氏,你还找骂是不是?我敢断定,那就是我丢的那把梳子,你休想替你儿子开脱!!”

  李夫人耷拉着脑袋,嘤声说道:“妾身是怕委屈了绰儿…殿下也说了,绰儿也是王府的二公子不是…”

  胡王妃拍着胸口,指了指墙上,嚷道:“当成圣旨了是吧?来来来,赶紧把殿下这句话裱起来,挂在大堂上!!”

  “行了,你心疼那梳子,怎不赶紧派人去找啊?!”高湛有些不耐烦了,他实在不想为了一把梳子,闹得鸡犬不宁。

  “找,当然要找,你们赶紧去找!”胡王妃推了一把蔓弱,说道,“去啊,你还不快去找?找着梳子,谁都清白了!”

  蔓弱连忙拭泪,欣喜说道:“是,王妃,奴婢这就去找!!”

  ……………

  令萱笑了笑,点点头,说道:“世子说得对,乳娘不该说谎,那…我们再找找…把这把梳子捞起来…”

  “嗯,好!!”高纬笑了。

  令萱伸出手去,在水中摸着那梳子,凝思片刻,索性塞入水底石缝之中,让它再难有重见天日之时!

  这样,胡王妃就会继续以为,那把雀翎金梳还跌落在花园的某个角落。

  这样一来,荷儿清白了,蔓弱清白了,岂不是皆大欢喜?“乳娘,就是这个,你从哪里找到的?”高纬拍着手掌,开心地直叫。

  令萱拉了他过来,轻声问道:“你说的是这把梳子?”

  “是啊!!”高纬连连点头。

  令萱摇摇头,想了想,又把梳子丢入了池水中。

  高纬惊道:“乳娘,你丢了做什么,好不容易才找到哦…”

  “别人问起,我们就说…没有找着…”

  “那不是说谎吗?为什么要说谎?”

  “有时候说谎,是为了救人…”

  “乳娘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懂…”

  后花园里,二三十个仆人勾着身子,扒拉着草丛,细细的搜索着。

  李夫人牵着高绰,时不时窃窃私语,问这问那,最为卖力。

  不过她最希望看到的是,那并不是王妃丢失的雀翎金梳,而只是一把普通的梳子。

  因为她一直觉得,蔓弱给她哥哥的,就是王妃的梳子。

  蔓弱也在搜寻着,但脚步不紧不慢,神情有些涣散,似是心不在焉…

  只要找着梳子,便能证明她清白,可她为何对此事漫不经心呢?

  “世子,你还记得当时往哪扔的吗?”令萱牵着高纬,弯腰低寻。

  她也很想找出那把梳子,不为其他,只要能证明荷儿是无辜的,就足够了!

  “哦,我记得是往那边扔的…”高纬指指左边,不太肯定。

  “那边?”令萱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又好象是这边…嘻嘻…”

  “这边?”

  高纬记不太清楚,终究那是随手一丢的事,并没刻在脑海中。

  令萱索性满园子找了起来,转眼便过了半日,却一无所获。

  抬头望去,所有人都变得懒懒的,没了力气。

  高纬嘻闹起来,到了一处小水池,他便拾了根树枝逗弄起鱼儿来。

  令萱早寻累了,便坐在水池边,呆呆地望着水中的金鱼。

  阳光闪烁,那水里也有个东西在闪烁,莫不是…

  令萱兴奋地伏下身子,赶开了金鱼,一把金梳子出现在水底。

  找到了,找到了…

  可是当她从水里捞起梳子的时候,却失望了,这只是一把普通的铜梳,上面有一层鎏金而已,并且,根本没有胡王妃所说的雀翎图纹。

  ………………

  “妹妹此话何意?”

  “绰公子的那把梳子我找着了…”

  令萱抬眼,紧紧盯着蔓弱。

  夜晚,哄好了高纬和高俨,令萱往屋里走去。

  蔓弱笑盈盈地走了过来,伸手握住令萱。

  “多谢妹妹替我解围!!”

  令萱摇摇头,勉强一笑,自嘲道:“是我自以为是,阴差阳错地帮了你的忙…”

  蔓弱一愣,笑容僵硬。

  蔓弱脸色有些不好看。

  “你…接下来…做何打算…”

  “蔓弱姐姐怎么不问,我那梳子是不是王妃丢的那一把?”令萱点点头,抚了抚蔓弱的手,说道:“蔓弱姐姐…我知道,你有良知…你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

  蔓弱没有看她,只是垂着眼,时而摇头,时而点头。

  她怕是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自己的秉性,到底是善是恶?

  或许,令萱的话,让她回想起自己丢失的纯真?

  令萱见状,欣然一笑,说道:“蔓弱姐姐的恩情,如今我也报了…”

  蔓弱抹抹泪,破涕为笑,说道:“那我就不道谢了…”

  令萱柔柔地看着她,答道:“姐姐不必言谢,我应该还你的…”

  “从此…我们化敌为友…”

  “姐姐言重了,我们从来都不是敌人…”

  两人的手紧紧相握,感受到了彼此的温暖。

  令萱权衡利弊,还是选择站在蔓弱一边,虽都不算是绝对的善人,但相比之下,她觉得蔓弱心本纯良。

  令萱笑盈盈地,算是质问。

  蔓弱苦笑摇头,说道:“你我都是聪明人,我又何必多此一问?”

  “所以姐姐真的偷了王妃的梳子,孝敬爹娘去了?”

  “不瞒你说,我本以为…呵呵…这是一举两得之计,既可以陷害荷儿,又可以奉养爹娘…谁知道被李夫人撞见了…我只怪…只怪自己太不谨慎了!!”

  “事到如今,姐姐竟然毫无悔意?多行不义必自毙,姐姐没听说过这句话?”

  “你不用教训我,你只说准备如何打算,是不是…准备将你手上的梳子…交给王妃?”

  蔓弱眼色冷凛,似有阴冷之光。

  令萱心有戒备,她知道面前这个女人,看似柔顺,可一旦狠心起来,什么都做得出来。

  望望左右,各个屋子里都还亮着灯,还没到就寝之时,只要大喊一声,必有回应。

  “不会!那把梳子我早扔了!不过,不是因为我惧怕你,只是觉得情有可原,更想唤醒你心里的良知!”

  “良知…”蔓弱的眼神变得柔柔的,湿湿的,感激化成了泪水。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