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66.手下留情


  深夜的京城,早退却了白天的繁华热闹,也散尽了前半宵的余温,偶有二三晚归的行人,也早已烂醉如泥,指天画地,糊话连篇。

  灯火阑珊之时,却有一辆马车“吱嘎”作响,缓缓前行,正近南门。

  马车内,皇后李祖娥还在谆谆劝导。

  “元家气数已尽,早无回天无力,你又何必以卵击石,枉送性命?”

  元韶面色沉静,幽幽说道:“苟且偷生,不如放手一搏,我想,凭元家残存的威望,虽不能一呼百应,也绝不会孤立无援,天子如今的作为,毫无帝王风范,早让群臣诟病,百姓非议,必有志同道合者,与我元氏一起,共举讨伐大旗!”

  李祖娥不敢苟同!

  前朝皇帝元善见在位之时,尚是孤家寡人,无人应合,终失皇位,甚至是性命,这元韶竟然以为,在元家穷途末路之时,还有能力推翻高家皇室,光复魏朝?

  这岂不是痴人说梦,自不量力?

  “可是…”

  “皇后,祖娥,你在里面吗?”

  正当李祖娥准备劝诫之时,身后突然传来呼喊声。

  这声音,来自皇帝高洋。

  元韶大惊,马车尚未出南门,一切皆在皇室操控之下,自己如何对抗?

  “皇后,得罪了!!”

  元韶说着,将刀抵在了李祖娥的脖子上。

  李祖娥轻呼一口气,劝道:“若让陛下见了,你再无回头路,我…有更好的法子,让你脱险…”

  “你有更好的法子?”元韶又慢慢放下刀来。

  李祖娥点点头,上下打量着元韶,微微一笑……

  “停下停下!!!”

  一声怒喝之后,马车停了下来。

  “皇后,你在里面吗?”

  “哗”的一声,车帘被人掀开,高洋探进头来。

  “陛下~~你来了~~”李祖娥不动声色,抱着婴儿,缓缓步下马车。

  元韶扭动腰枝,低垂着头,在一旁扶着李祖娥。

  只是此刻的他,挽着发髻,头戴珠花,美艳动人,俨然是‘她’而不是‘他’了!

  高洋泪流满面,将李祖娥和太子紧紧搂在怀中。

  “皇后,我错了,你走以后,我夜夜梦里,都是你啊,祖娥,你原谅夫君,好吗?”

  李祖娥轻抚高洋后背,欣然答道:“夫君,妾身没有怪你,是妾身错了,妾身不该负气出走,擅自带太子离宫,还请夫君原谅妾身的不是才好!”

  李祖娥之所以这么爽快,与高洋重归于好,实在是救人心切,怕拖拖拉拉,让人看出破绽。

  不过,高洋很快就注意到一旁的元韶了。

  “这位美人是谁,怎会这般面善?”

  元韶在元善见当皇帝的时候,可是彭城王,又身兼朝臣重任,与时任大丞相的高洋可是经常碰面,怎会没有印象?

  只是换了一身女儿妆,这才没让高洋认出来。

  “她是我李家的丫头,陛下想必是有见过的!如今我与陛下重聚,也该让她回去通知家父了!”李祖娥说着,忙朝元韶使了眼色。

  元韶躬身一拜,也不说话,赶紧重回马车,驾车离去。

  李祖娥见高洋一直盯着马车看,面有疑惑,生怕他看出端倪。

  “陛下留下姐姐,妾身所以出走,如今妾身随陛下回到宫中,姐姐又做何打算?”

  高洋回过神来,吱唔道:“这几日你不在我身边,才知你无人可以替代,至于你姐姐,我…我还没有想好…”

  李祖娥有些失望,叹道:“姐姐与安乐王情深似海,矢志不渝,陛下就成全他们吧!”

  “安乐王可活不得,等他死了,你姐姐终是要再嫁人的,还不如留在宫中,册她名分,你们姐妹也好相伴!”高洋面色变得凌厉起来。

  “为什么活不得,安乐王做错了什么?”李祖娥听了高洋的话,大吃一惊。

  “他勾引段昭仪,能活不能活?”

  …………

  薄雾笼罩,长广王府的早晨有些缥缈。

  荷儿一大早便带着骆提婆到院子里玩去了,令萱也草草拾掇一番,便穿过院子去服侍两个公子。

  不远处,传来说话之声…

  “昨日你是被冤枉的…是有人要害你啊…”

  “依小夫人看…是谁要害奴婢呢…”

  “荷儿你是聪明人…还须我来提点你么…”

  “呵呵呵…奴婢生来蠢笨…还真不知小夫人说的是谁呢…”

  雾气遮着视线,令萱看不清人影,但假山后面,传来的声音,很是清澈,刺入了她的耳中。

  这是李夫人和荷儿在说话,令萱警觉起来。

  这王府里,最阴险的人就是李夫人,可不敢让荷儿受她引诱,狼狈为奸!

  只听李夫人又说话了:“害你的人,是蔓弱啊…你抢了她的风头…她可是恨你恨得要死…”

  又传来荷儿的声音:“是吗…奴婢一直以为蔓弱姐姐很好呢…王府里所有的人都很喜欢她…王妃也敬重她啊…她怎会害奴婢呢…”

  令萱稍稍松了口气,荷儿和她一起长大,她的聪慧,令萱自然是不用担心的!

  那李夫人有些嘲讽之气,说道:“她好…她当然好…你随我去大堂…我让你看一出好戏…”

  “荷儿~~”令萱叫了一声,装作在寻她一般,绕着假山转个半圈,才折返回来,走到他们面前。

  “小夫人早~”令萱含笑浅礼。

  李夫人清清嗓子,挤笑道:“你也早~~”

  “我说提婆去哪里了呢,果然是荷儿带出来了,外面雾气重,孩子可沾不得寒气,你赶紧带孩子回屋里去吧!”令萱装作若无其事,借孩子说事,支开荷儿。

  荷儿点头应道:“好,那我带提婆回去了!小夫人,告辞了!”

  李夫人嗯了一声,很是怅然。

  令萱颔首笑道:“奴婢去服侍二位公子了,不扰小夫人观赏这大好雾色!”

  “你~~哼~~”李夫人看看左边,荷儿身影已远,又看看右边,令萱大步离去,根本无心搭理自己,气得跺脚。

  “这出好戏,你们不看也得看!!”

  李夫人望了望天色,掐算着时辰,再等片刻,就该自己粉墨登场了…

  …………

  “殿下,王妃,贼找到了!”

  正当众人给高湛和胡王妃请安之时,李夫人带着几个仆人大步走入大堂,高声大气,得意洋洋。

  高湛不以为然,说道:“天天捉贼,这王府里还有安生日子吗?”

  胡王妃也漫不经心地说道:“殿下昨日说了,那金梳的事,到此为止,你何必再提?”

  李夫人有些失望,撇撇嘴,说道:“难道殿下和王妃真的不关心,到底是谁偷了这把梳子?”

  “那到底是谁啊?”胡王妃信口问道。

  “她可是王妃最信任的人!”李夫人顿了顿,咧嘴一笑。

  众人的目光齐齐集聚在李夫人的身上,迷惑猜疑,静静等待她的答案。

  当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之时,李夫人突然指着蔓弱道,“就是她!”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大跌眼境。

  蔓弱对胡王妃一直忠心耿耿,深得胡王妃的喜欢和信任,她怎么会用这种方式回报自己的主子?

  胡王妃完全不敢相信,看看蔓弱,又看看李夫人,喃喃说道:“怎么可能…”

  “昨日夜里,蔓弱出了后门,将那梳子交给了他的哥哥,还一再叮嘱说,别让人看见,此事,是妾身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不止是妾身,我身后的仆人也都看见了,他们都可以作证!”李夫人说着,指了批身后众人。

  仆人们忙拜道:“殿下,王妃,小夫人说的都是真的!”

  胡王妃脸上写满了疑问,盯着蔓弱,说道:“蔓弱,你若有难处,告诉我一声就好,何必行这偷鸡摸狗的事啊,你…太让我我失望了!!”

  蔓弱泪水决堤,不停摇头,哭道:“定是小夫人看岔了,奴婢只是给了哥哥几吊钱,并不是王妃的雀翎金梳啊…”

  李夫人冷笑道:“哟,蔓弱,你还想抵赖?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你只说是得了个宝贝,让你哥哥赶紧拿回去孝敬爹娘,这话,他们也都听到了!”

  仆人们又连连点头,随声附和。

  “不是的,那真的不是王妃的金梳子…”

  这一次,不知怎的,蔓弱变得无力反抗,只是哭泣。

  李夫人得意忘形,大笑着嘲讽道:“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王妃,说起来,也是妾身的错,当日还是妾身把蔓弱引荐给王妃的呢,妾身有罪,先给王妃赔不是了,哈哈哈!”

  李夫人笑得花枝乱颤,还假模假样的给王妃鞠了一躬。

  胡王妃脸色难看极了,顺手拿起茶杯甩在蔓弱脸上。

  “李氏,你带她进来的,还有劳你把她送出去吧!!”

  蔓弱面色苍白,拭着脸上的茶水和泪水,瘫软在地。

  堂上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高湛端起杯子,喝起茶水,竟然漠不关心,风轻云淡。

  “王妃,此事和蔓弱姐姐无关!”

  关键时刻,令萱决定站出来,秉持公道。

  胡王妃扑闪着眼睛,大为不解。

  “一个说她是贼,一个说与她无关?鲁灵儿,你说蔓弱是清白的?”

  令萱点点头,牵了牵高纬的手,说道:“世子,你还不告诉你母亲,那把梳子的去向…”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