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65.节外生枝


  安乐王府,安乐王侧躺在榻上。

  他的身边,另一人垂着一头长发,身姿曼妙,正在给安乐王胸口上换药。

  这人面如珠玉,黑眉桃鼻,唇红齿白,一看就是典型的美人胚子。

  “这些日了,哥哥的伤还不见好,可见这伤有多深,那暴君有多可恨,他是要致哥哥于死地啊!”

  那美人说起话来,声音却不甚娇柔悦耳,倒象充满少男般的磁性。

  安乐王点点头,说道:“弟弟所言极是,高洋就是要害我性命!”

  弟弟?

  原来这男子就是大齐第一美男——‘元韶’。

  “高洋登基以来,贬损我元氏宗亲,降爵削位,欺人太甚,如今又抢了哥哥爱妃,实不能忍,哥哥就不想,有朝一日,光复大魏?”元韶给安乐王上完了药,又轻轻包扎起伤口,一边幽幽冷语。

  安乐王嘘了口气,恨恨说道:“我怎会不想?这胸口上的伤,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他是我

  元氏族人的敌人!我只想早日砍掉高洋首级,报仇雪恨!”

  “很好,弟弟已经招兵买马,聚齐三万将士,待时机成熟,便攻入皇宫,杀死高洋!”

  “好,我也早做准备!”

  兄弟二人神情庄重,凝结一心,蓄势待发。

  “殿下,外面有女客拜访!”

  仆人匆匆而入,行礼禀报。

  “是那姓段的荡妇?”安乐王一脸嫌弃。

  “不是段昭仪,这女客是第一次来,还抱着个婴儿…”

  “哦?那便引她进来吧…”

  元韶往后退去,藏于屏风后面,说道:“哥哥有客,弟弟暂且回避了…”

  安乐王应声说‘好’。

  当时,一妇人抱着一婴儿行了进来。

  “安乐王有礼!”这妇人神情稳重,只是颔首致意,自有气派。

  她不是别人,正是皇后李祖娥。

  安乐王也点头浅礼,一边打量一边问道:“贵人是谁?有些面善…不知是哪里见过…”

  李祖娥笑了笑,淡然说道:“你不记得更好,我来,只想告诉你一声,近日恐有血光之灾,还当早日谋来化解之法…”

  “血光之灾?化解之法?”安乐王眉头紧拧,疑惑道,“本王有些糊涂了…还请贵人指点迷津…

  李祖娥见安乐王一副堂堂仪表,又极具君子风范,只为姐姐欣慰!

  只是高洋从中作梗,岂不是活活拆散一对璧人?

  “请恕我无能为力…不过…若早日呈上和离书,或许可得一线生机…”

  安乐王变了脸色,哼道:“你是宫里派来的说客?”

  李祖娥摇摇头,有些失望,叹道:“你看我象吗?”

  安乐王重又审视她一番,浅浅说道:“恕本王眼浊,不知贵人身分…只是看你气度,倒象是宫里的人…”

  “我…与皇宫再无瓜葛,只是想做件善事,以求心安…”

  “那好,多谢贵人指点…不过这和离书,本王是绝不会呈给皇帝的,唯我王妃亲自来讨,尚可成全她!”

  李祖娥有些焦急,皇帝三番五次地说要杀他,必会找个借口,取他性命。

  她不想姐姐因此伤心,只要一纸和离书,便能成全此事,从此姐姐册位昭仪,而安乐王依旧是安乐王,总好过一个命丧黄泉,一个柔肠寸断的好啊!!

  “天子已施恩于她,迟早会册立位分,安乐王又何必这般固执,让所有人都不好过?”

  “是皇帝不让本王好过!!若把本王逼急了…咳咳咳…”安乐王情到痛处,胸口的伤又发作起来。

  李祖娥顿了顿,问:“你想如何?”

  安乐王捧着伤口,扶着桌案,缓缓坐了下去,轻抹额头细珠。

  “本王…无可奉告!”

  “你的伤还没好?”李祖娥瞟瞟他,心生关切。

  安乐王浑然一笑,答道:“皮外伤不算什么,天子所为,伤的是本王的心!”

  李祖娥叹了口气,摇头轻语:“我该说的都说完了,请安乐王早做打算!”

  “谢贵人提醒,本王定会未雨绸缪,绝处逢生!”

  “告辞!”

  “不送!”

  李祖猗失身于高洋之事,安乐王一直耿耿于怀,高洋刺他一剑,更让他君臣之义全无,如今,他心里只有仇恨,任何行游说之事的人,他都不待见。

  元韶见李祖娥走远了,便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哥哥,你可知她是谁?”

  安乐王迟疑道:“定是相识的,偏不知是何时见过,何地见过?”

  “是不是皇后的册封大典上?!”

  元韶一语惊醒梦中人,安乐王一拍脑门,恍然大悟。

  “皇后?王妃的妹妹?真的是她!!??”

  “哥哥没见那婴儿襁褓里藏的,可是龙纹图案!他们就是离宫出走的皇后和太子!”

  安乐王连连点头,说道:“我一心念着王妃,倒没留意这些…”

  元韶眼睛一转,说道:“弟弟有办法救王妃了!”

  “弟弟,切莫轻举妄动,坏了大局…”

  “该撕破脸就撕破脸,大不了举兵逼宫,杀死高洋!”

  元韶话音没落,人早就奔了出去。

  …………

  夕阳西下,已是黄昏之时。

  李祖娥抱着婴儿,从安乐王府出来,刚上了马车,却见一人奔了出来,挡在前面。

  “你是何人?”李祖娥掀着车帘,质问道。

  元韶笑了笑,说道:“安乐王让我送送贵人!”

  李祖娥生疑,答道:“不必了,劳你转达我的谢意!”

  元韶却不由分说,只将身子窜入马车内,伸手摸出一把刀来,抵在襁褓上。

  “你要做什么?”李祖娥大惊失色。

  “让马夫出南门!”元韶亮了亮刀,威逼道。

  李祖娥无奈,只得让马夫驾起马车,往南门走去。

  那里,是元韶府宅所在之地。

  元韶摇头晃脑,得意说道:“只要听我的话,必保皇后和太子周全!!”

  李祖娥看了看他,气道:“既知我身分,还敢胆大妄为?你是何人,不要命了吗?”

  “我本是彭城王!高洋登基之后,我们元家人,多被排挤于朝堂之外,少有留用!我也被贬为县公,自此身分地位一落千丈!”

  “元氏一门,不都是光明磊落之辈吗,怎会为难一介妇孺?”

  元韶面色冷凝,幽幽说道:“天子残暴荒淫,毫无帝王之仪,我元韶又何必讲君子风范?”

  李祖娥见他美若娇娘,眼中并无邪恶之气,又对元韶之名,早有耳闻,知他并不是奸邪歹徒,倒也并无惧怕之色,放心不少。

  “素有胜潘安,赛卫玠的元韶,原来就是你…”

  潘安与卫玠都是过往有名的美男,可知元韶容貌,何等娇美!

  “皇后过誉,不过是浪得虚名罢了!”

  元韶淡然一笑,不为所动,他今日不是来听人赞美的。

  “你要挟持我与太子,意欲何为?”

  “只为换兄嫂回来,还望皇后成全!”

  李祖娥略加思考,说道:“你是说安乐王妃?”

  元韶缓缓点头,应道:“王妃正解!”

  “她是我姐姐…”李祖娥笑了,悠悠说道,“你此举是为了你的哥哥,而我却一直在怀疑我的姐姐,这一点我不如你,我很钦佩,也很惭愧…”

  “这么说来,皇后愿意帮我?”元韶放弃了敌意,眉目舒展开来,面貌柔美如璧。

  李祖娥看着他的面庞,如临脂玉,一时失神,自叹不如。

  “只是,你行挟持之事,可是夷灭三族的大罪,即便换回了我姐姐,你们元氏族人,又如何安身立命?”

  元韶笑容僵凝,咬了咬牙,坦然说道:“若天子赶尽杀绝,逼我元氏造反,那也别无选择了!”

  李祖娥怔了怔,心下黯然。

  ……………

  三更半夜,长广王府后院侧门口,还站着一个妇人,左右张望,显得有些焦急。

  她不是别人,正是蔓弱。

  少时,一汉子匆匆奔了过来,与她碰面。

  “妹妹,还没到领月钱的时候啊,叫哥哥来何事?”

  “得了个宝贝,哥哥快拿好,好好孝敬爹娘!”

  蔓弱说着,塞了个东西给那汉子。

  “哟哟哟,真是宝贝啊…”那汉子呵呵地笑个不停。

  “行了,赶紧回去吧,千万别让人看见了…”

  “好呢,你安心在王府伺候王妃,哥哥回去了…”

  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兄妹二人没说上几句话,就此告辞了。

  蔓弱疾步入内,掩上后门,走了回去。

  墙角处,人影闪动,走出几个人来。

  “你们都看明白听清楚了?原来是蔓弱这贱人偷了梳子!!”

  说话的是李夫人,正咬牙切齿,满脸志在必得的神情。

  她和蔓弱的恩怨,可是几箩筐,如今抓了把柄,怎不喜形于色。

  这个时候,也在忙个不停的,还有令萱。

  既然高纬说,那梳子扔在后院的花园了,她自然无心入眠,赶紧提着灯笼去寻个明白。

  可才踏入园子,她便后悔了。

  花园里黑灯瞎火,阴森森的,不知有什么未知的脏东西,躲在黑暗处呢?

  那陈阿母可是死在这里,会不会阴魂不散,在园子里飘荡?

  令萱麻着胆子,战战兢兢地寻了一会,便打起了退堂鼓,等天亮了,约着荷儿再细细搜寻吧…

  提着灯笼窜回院子,见蔓弱也提着灯笼,走了过来。

  “蔓弱姐姐,这么晚还没睡呢?”令萱含笑致意。

  蔓弱勉强一笑,答道:“白日里失了件东西,出来找一找,你呢,怎么也没睡?”

  “哦,好巧,我也是,那姐姐找着了吗?”令萱笑靥如花。

  “我是找着了,你找着没有?”

  “我运气不好,等天亮了再找!”

  几句无聊话,打发尴尬。

  蔓弱似有迟疑,试探道:“今日妹妹怎么不说那雀翎金梳的事?”

  令萱淡然一笑,应道:“不必提了,或许明日便能水落石出!”

  蔓弱愣了愣,没回过神来。

  她等着令萱向她问罪呢。

  “如此,便歇着吧!”

  “好,蔓弱姐姐也早点歇息!”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