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63.雾锁眉梢


  长广王府。

  胡王妃不知怎么闹起肚子,泄了一日,人病恹恹的。

  王妃有病,太医来诊,这是皇室的礼遇。

  “敢问王妃,可有腹痛肠鸣之状?”

  “是有的…”

  “如厕后痛感可有缓解?”

  “嗯,似有缓解…”

  太医一边给王妃把脉,一边询问症状,是为望闻问切。

  “再问王妃,如今可有饿感?”

  胡王妃缓缓摇头,怏怏答道:“没有…”

  太医点点头,似有诊断。

  “王妃脉像圆滑,集外表之状看来,多是饮食不当,病从口入,导致泄泻之症!”

  胡王妃听了,追问:“就是说,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太医点点头,应道:“大致如此!”

  胡王妃悻悻说道:“厨房素来干净,难道有脏东西?”

  蔓弱在一旁说道:“人多手杂,难免会有疏忽大意之时,最怕有人做手脚,故意暗算王妃…”

  胡王妃听了,吓得张大了嘴。

  “这些奴婢,我平日里待他们不好吗?骂舍不得骂,打舍不得打,就是月钱,也从不拖拉克扣,是谁心肠这般歹毒,要谋害我?”

  蔓弱又道:“也不一定是王妃的缘故,有时候奴婢之间受了气,找主子泄愤的事也有,查一查便明白了…”

  “这怎么查啊?”

  “有劳太医陪奴婢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当之物,混在食料中间,却又是吃不得的!”

  胡王妃点点头,对太医说道:“那就麻烦太医去厨房查查,耽误的工夫,我定当重谢!”

  “王妃客气!”

  当下,蔓弱便引着太医去了厨房,查看一番。

  令萱听了此事,隐约感觉不妙,甚至有些后怕。

  思来想去,她想问问蔓弱,探其根源。

  “蔓弱姐姐~”

  令萱与蔓弱在走廊上相遇,不是邂逅,而是令萱已然恭候多时了。

  “鲁灵儿,有事问我?”

  蔓弱神情淡定,含笑而对。

  令萱伸手将她拉到一角,轻声问道:“姐姐可有查到些什么,是不是厨房的人不慎用错了食料?”

  蔓弱挣脱了令萱的手,说道:“并没有!”

  令萱怔了怔,刹时心中掠过千万种可能,有如明镜高悬。

  “敢问蔓弱姐姐,还有什么要查的吗?”

  蔓弱笑了笑,说道:“只有荷儿煮给王妃的甜汤,没有查过,不过明日一早,我会留意的…”

  “若荷儿未行加害之事,蔓弱姐姐是不是要陷害荷儿?”令萱上前一步,双眼紧紧盯着蔓弱的双眼。

  蔓弱被她盯得有些心虚,不由得转过身去。

  “我说过的,我不能离开王府,更不能被人替代!!”

  令萱摇摇头,又抓住她的手臂,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伤害王妃的身子啊!”

  “一点泻药,并无大碍!”蔓弱话语冷淡,眼神里却透出一丝愧疚,良知尚存。

  “就算如你的愿,王妃从此不再喝荷儿的汤,可又如何阻止她去给王妃梳头?”

  “不劳你费心,我自有别的办法~~”

  蔓弱说罢,拂袖而去。

  …………

  是夜,令萱回到屋中,见儿子还没睡,荷儿正在他手臂上擦着药膏。

  “提婆的伤好些了吗?”令萱有些担心,忙弯腰去看,见肘上的血痕已结痂,才放了心。

  荷儿点点头,轻声嘀咕道:“姐姐,你知道吗,提婆今日才说,昨天他不是自己摔倒的…”

  令萱抱起儿子,亲了亲,说道:“那是怎么受伤的,你怎么不告诉母亲?”

  骆提婆嘟着嘴,不做声。

  荷儿抚了抚他,鼓励道:“提婆,你都肯告诉阿姨,怎么反倒不敢告诉你母亲呢…”

  骆提婆吱唔道:“阿姨喜欢我,母亲不喜欢我,她只喜欢纬儿哥哥…”

  令萱愣了愣,随即泪湿眼眶。

  一天到晚为了别人的孩子奔忙,自己的儿子却疏于照看,怎会不让儿子产生误会和隔阂呢?

  令萱紧紧贴着儿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荷儿等不急了,又道:“是蔓弱姐姐把他推倒的!”

  令萱心一沉,却只是轻轻抚摸着儿子,哼起一成不变的曲子,将他哄睡着了。

  “你再不要给王妃送甜汤了!”良久,令萱才开口说话。

  荷儿看看熟睡的孩子,又看看令萱,低声说道:“你是怕蔓弱姐姐害我们?”

  令萱吐了口恶气,怨道:“想必今日的事,你也听说了…”

  “听说了,蔓弱姐姐带着太医去查看厨房,并无结果,明日定会说是我的汤害了王妃!”

  “你能预料到结果,这很好,所以你再不要亲近王妃了…”

  荷儿沉吟半晌,很是委屈,良久,喃喃说道:“这等奸诈恶人,就不怕报应吗?”

  令萱摇摇头,淡然说道:“事无绝对,人也无绝对,好与坏,善与恶都是相对的,唯利字不可侵犯,不然,这世上难寻好人!”

  “姐姐你就是好人!”荷儿脱口而出。

  “我?”令萱苦笑连连,叹道,“你这话,我问心有愧!我献身给掖庭令,苟且偷生,早失了妇德,单这一点,就会招人非议,无颜存活于世!不止如此,我还说过昧良心的话,做过无道义的事,你还我说是个好人?”

  荷儿眉头紧拧,道:“姐姐的话,我不太懂,反正在我眼里,姐姐就是天底下最好的人!”

  “多说无益,只做好自己的本分足矣,服侍王妃的事,你不要再掺和!”

  “可是,我明日不去给王妃送汤,蔓弱姐姐必又要对王妃说,是我作贼心虚,不照样可以害我!?”

  令萱想了想,应道:“只要你知难而退,蔓弱不会抓住你不放的!她并不是有意要害你,你相信我!”

  荷儿缓缓点头,半信半疑。

  “那好吧,姐姐知她底细,我怎能不相信姐姐呢?”

  …………

  李府大族,皇后携太子归来了。

  所见之人,莫不躬身以拜,恭谨至上。

  “皇后…太子…臣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父亲,我是你的女儿李祖娥,不是什么皇后!”没等父亲行大礼,李祖娥就将他拉进了门,

  “我怀中婴儿,是你的外孙,也不是什么太子!”

  李父忙将母子二人请上榻来,洗耳恭听。

  “皇后啊,何必如此呢?”

  “父亲不必担心,皇后依然是我李家人,不过,不再是我李祖娥,而是你的大女儿,李祖猗!而当今国丈,依旧是父亲你!”李祖娥话中带刺,负气至深。

  李父泪洒当场,拭着泪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陛下突然就宠幸了你姐姐?她可是有夫之妇,是安乐王妃啊!这些日子,流言蜚语,尽入父亲耳中,父亲都快被口水淹死啰,陛下此举,实在是不成体统啊…”

  “你们只知陛下有失,却不知始作俑者,就是你的好女儿!!”李祖娥说着说着,也流下了忿恨的泪水。

  “怎会是她,怎会是她啊?”李父一万个不相信,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李祖娥冷冷说道:“她勾引陛下,妇德尽丧,如今册位昭仪,他日就会觊觎皇后之位,我索性将凤印金册赠于她,免得再看她两面三刀的把戏!”

  “父亲不信,父亲不信啊…”李父拉着女儿的手,哭道,“你们两个,父亲是看着长大的,你自小聪慧机灵,孤傲好强,哪一次不是你姐姐让着你的?而你姐姐天生柔弱,心里边就是一潭净水,不惹尘埃!从小到大,她何时有过一丁点坏心?你嫁于陛下,与安乐王悔婚,安乐王要你姐姐替你嫁入王府,你姐姐也是二话不说,就替你去了,女儿啊,这一切,你都忘了吗?”

  李祖娥听了父亲的话,不由得追忆往事,才又想起姐姐的好来,刹时泪水决堤。

  “看来…是我错怪姐姐了…我也是气昏了头,只把她当成包藏祸心的人了…”

  “听父亲的话,赶紧回宫去,不然,你姐姐可要招来骂名了…”

  “姐姐再好,如今,我却无法与她相处,我不会回去的…”

  “你还是容不下你姐姐?”

  “不是我容不下她,是…是无法再容下陛下,早知如此,当初陛下为何不娶了姐姐,也不会惹来这些笑话,上天真会作弄人…”

  李父无计可施,急得团团转,又劝道:“无论如何,你该为太子打算,难道你要带着他,当一辈子平民百姓?”

  李祖娥咬咬牙,叹道:“生于帝王之家,未必是好事,皇帝荒淫成性,太子必耳濡目染,难成圣贤,女儿带着他远离尘嚣,亲自调教,也好过在皇宫里受污浊之气浸染!”

  “你就留你姐姐一人在皇宫,不管不顾了?”

  “有皇帝呵护她,没人敢为难她!何况,姐姐既如父亲所说,天性纯良,与人为善,更可为后宫表率,这皇后之位,非她莫属!”

  “女儿啊,切莫说这负气话啊…”

  “女儿说的不是负气话,女儿想明白了,陛下既已变心,女儿是绝不会再回到他身边的!”

  李父见女儿铁了心,也不好再劝什么,背地里却又叫人去皇宫通报。

  李祖娥见父亲形迹可疑,起了戒心,趁着父亲不备,带着太子离开了李家。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