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61.各有城俯


  含光殿,一众妃嫔前来参拜皇后,行晨昏定省之礼。

  众人静立良久,也不见皇后出来。

  段昭仪为妃嫔之首,有表率之权,便问宫人:“皇后梳妆好了吗?怎还不出来示人?”

  宫女们面面相觑,应道:“奴婢一早去床前请示,却终不见动静,不敢贸然打扰…”

  “呀,莫不是皇后生病了吧?”段昭仪往前数步,急切说道,“快带本宫去床前瞧瞧!”

  宫人忙引着段昭仪行到内殿。

  “皇后?”段昭仪隔着帷幔,叫了一声,却无人应答。

  “皇后,妾身率妃嫔前来问安了…”

  里面还是没有动静,段昭仪沉吟片刻,便轻轻掀开帷幔,行了进去。

  只见床上空空,哪有李祖娥的身影?

  唯见枕头上有一书信,摆放在最显眼之处。

  段昭仪忙将书信捏了起来,看了一会,说道:“不好了,皇后带着太子离宫出走了!!”

  段昭仪拿着书信,匆匆来到了宣训宫。

  “太后,皇后带着太子,悄悄出宫了,太后请看!”

  段昭仪见了娄太后,便将书信递给了她。

  娄太后细细阅来,惶然说道:“怎会闹到这步田地?”

  “皇后也是的,陛下宠爱的是她姐姐,又不是别人,她有什么不痛快的?”段昭仪煽风点火。

  “皇后没有错!哀家早想找洋儿问问,只是上回长广王的事,他一直耿耿于怀,哀家也不敢惹他不痛快,才缓了这几天,没想到就出了这乱子…”

  “再怎么说,皇后也不该私自出宫,还把太子也带走了…”

  “虽然有些过分,但情有可原!更过分的是皇帝,强抢有夫之妇入宫,成何体统,这会让天下人诟病的…”

  段昭仪凝神片刻,又行嫁祸之事,道:“不怪陛下,是那李祖猗投怀送抱,勾引陛下,这事,妾身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呢!”

  娄太后半信半疑,问道:“你怎会如此清楚此事?”

  “说来话长,起初,她怪皇后不召她入宫,我便传了话给给皇后,这一旦入了宫,又说要在宫里住上几日,我劝她啊,你夫君安乐王可是急着盼你回去呢,她却说,宫里风景尚没看够呢,便由着她住下了,谁知道,她就是伺机接近陛下,迷惑陛下!更可气的是,她与陛下独处时,柔情蜜意,温柔体贴,见了皇后,却立刻换了一副面孔,呼天抢地,悲声动天,只说是陛下逼迫的!难不成,既当娼妇,还要立牌坊?”

  娄太后听得怒火中烧,一拍桌案,骂道:“世上怎会有这般恬不知耻的女子!?”

  段昭仪趁热打铁,添油加醋,又道:“这李祖猗水性杨花,就是个狐媚子,迷了陛下,谋了昭仪之位不算,还怂恿陛下立她为皇后呢…”

  娄太后听了,又看了看那书信,骂道:“难怪皇后说要把凤印金册赠给她,原来如此!这般狐媚子,宫中容不得,竟敢媚惑陛下,秽乱宫闱,传哀家旨意,赐死!”

  “太后圣明!”段昭仪心里乐开了花。

  李祖猗死了,皇后也走了,那皇后之位,岂不是落到我的头上了?

  ……………

  齐福宫,一众乐倌舞伶走了进来,齐声参拜。

  “拜见陛下!”

  高洋指了指身边李祖猗,说道:“李昭仪在此,你们为何不参拜?”

  众人忙又躬身参拜:“拜见昭仪娘娘!”

  李祖猗满眼含泪,只是低着头,一声不吭。

  “兴歌舞!!”高洋大手一挥,下了命令。

  刹时鼓乐声响,畅快祥和,衣袂飘动,轻舞飞扬。

  高洋兴致勃勃,时而喝彩,李祖猗却依旧苦着脸,目光涣散。

  “来,陪朕饮一杯~~”高洋搂着她,塞了一杯酒到她手中。

  李祖猗怯怯地看了高洋一眼,握着酒杯一动不动。

  高洋吐了口气,一仰头,自顾自喝了个干净。

  “你啊,整天闷闷不乐,本以为这歌舞升平,会让你开怀一笑,可你还是这般愁眉苦脸,你告诉朕,怎样才得痛快?”

  李祖猗抬起头来,泪水成河。

  “陛下开恩…放臣妾回家吧…”

  “嘣~”高洋重重砸了一拳桌子,吓得歌舞声断,众人跪伏。

  李祖猗更是吓得浑身哆嗦,哭都不敢哭了。

  “呵呵呵,吓倒美人了…歌舞为何停了,兴兴兴~~”高洋见了李祖猗胆战心惊的模样,有些心疼,忙又加以抚慰。

  歌舞声又起,高洋又沉浸于其中,象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哎,美人总是闷闷不乐,难道要朕点燃烽火,戏弄天下,才能博你一笑”

  高洋伸手,轻抚李祖猗下巴,眼中无尽柔情。

  李祖猗的目光无法闪避,索性心一横,哽咽道:“陛下…凤凰囚于笼中…尚会泣血而亡…臣妾只是一只家雀…囚于他人檐下…也只会郁郁而终…陛下若真心疼爱臣妾…就让臣妾出宫吧…”

  高洋眼中的爱意忽而转成了愤怒,恨恨说道:“即便是死,也只能死在朕的怀里!”

  “太后驾到!!”

  一声通传,划破歌舞之声,刺进众人耳中。

  所有人皆跪在地上,拜道:“恭迎太后!”

  娄太后踏入殿内,大喝一声,“还不赶紧撤了!?”

  乐倌舞伶赶紧爬起身,一一退了出去。

  高洋堆着笑容,躬身说道:“母亲何故来到这里?”

  “皇后带着太子出走了,你这个皇帝还不知道吧?”娄太后说着,将李祖娥留下的书信,甩在高洋身上。

  高洋展开一看,呆若木鸡。

  娄太后扫视众人,目光落在李祖猗身上。

  “你是何人?”

  李祖猗忙又拜道:“安乐王妃李祖猗拜见太后~~”

  “既是安乐王妃,为何会留在皇宫?”娄太后顿了顿拐杖,发出极为刺耳的声响。

  “臣妾…臣妾…”

  “娼妇,哀家料定你说不出口,那哀家便替你说了吧…”

  “母亲,你为何羞辱朕的美人?”高洋急了,抢过娄太后的话把,只为呵护心爱之人。

  娄太后咬牙切齿,骂道:“身为人妇,却勾引皇帝,不是娼妇是什么?皇后的绝笔书,皇帝只怕是没看明白?娼妇,你为何不自己看看!?”

  李祖猗面如土灰,对高洋说道:“妹妹的绝笔书,求陛下示与臣妾…”

  高洋缓缓将书信递给了李祖猗。

  “秽乱宫闱不算,还觊觎皇后之位,娼妇,你好大的胆子?”娄太后差点没将手指戳到李祖猗的鼻子上去。

  “不不…臣妾没有…”李祖猗看着书信,哭得死去活来,肝肠寸断。

  “还说没有,你把皇后的绝笔书念一遍,让所有人听听,看是不是你的阴谋?”娄太后怒目而视,犀利而又威严,让李祖猗没有任何抗拒的余力。

  李祖猗颤抖着展开书信,泣声读道:

  “帝王谁不无情,我心终无所托,新颜喜泣红烛,旧貌悲吟落花,悲呼,妾唯有皈依佛门,方能了断尘世牵绊,无怨无愁亦无恨!凤印金册皆为空,只怨未得有缘人,姐姐端淑高贵,可承中宫之位,望上厚爱,莫循覆辙!

  祖娥绝笔敬上!”

  李祖猗读完,整个人便瘫了下去,欲诉无力,欲哭无泪。

  她一介弱质女子,心无旁骛,怎知发生了什么,会落得夫妻相离,姐妹反目的下场?

  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可偏偏成了一个无耻的娼妇!

  娄太后恨恨说道:“娼妇,你还有什么话说!”

  李祖猗苦笑连连,将书信撕得粉碎,恨恨扔在地上。

  “太后,臣妾甘愿以死谢罪!”

  这一句话,铿锵有力,李祖猗用尽了全身的勇气和力气。

  娄太后重重点点头,说道:“好,哀家保你最后颜面!”

  高洋没想到会是这个后果,顿时跳了起来。

  “谁敢杀她?”

  李祖猗抚了抚面庞,正声说道:“谢陛下几日恩泽,臣妾定会铭记于心,三生三世都不敢忘!但请陛下放过安乐王,夫君他忠心于陛下,绝无二心,臣妾死后,陛下千万不要为难他…”

  李祖猗说着,窜起身来,便朝身边的柱子撞去。

  高洋大惊失色,飞身而起,将李祖猗扑倒在地,这才避免了一场悲剧。

  娄太后先是一愣,随后冷笑连连。

  “娼妇,你何止两副面孔?如今见了哀家,又装出这副烈女模样,借以挑拨哀家与皇帝的母子之情!这出苦肉计,能骗得了哀家?寻死容易,哀家成全你!来人,赐鸩酒!”

  身后宫人捧酒而上,看来娄太后早就准备好了!

  高洋大吼一声,一挥衣袖,将那毒酒在地上。

  娄太后怒道:“你忤逆母亲意旨,这是不孝!”

  “母亲要与儿子论孝?”高洋目露凶光,步步逼近娄太后,拧笑道,“母亲守寡多年,在宫中必是过得不痛快,那突厥可汗今日发来国书,求我大齐美人,儿子孝敬,便将母亲许给他去,让母亲痛快痛快,如何?”

  娄太后听罢,气得面色发青,颤抖着手指,指着高洋,半天才骂了两个字“逆子”,便晕了过去。

  高洋见状,一时又生了悔意,忙着人去传徐大夫。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