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52.暗涌微波


  高洋不失时机地赶到了御花园。

  不用说,这是受了段昭仪的挑动,李祖猗的诱惑。

  令萱见了,心下惶然,怕再生事端,忙道:“奴婢去照顾世子了,先行告退!”

  说完,令萱匆匆而去。

  她不知道,今日的主角是皇后的姐姐——李祖猗。

  “恭迎陛下!”

  御花园中,所有人参拜皇帝。

  美人在哪里,下凡的仙女在哪里?

  高洋扫扫视众人,犀利搜寻。

  “陛下,这是妾身的姐姐,安乐王妃!”李祖娥牵着李祖猗,挪步上前。

  李祖猗这才抬起头来,说道:“陛下有礼!”

  高洋目光如炬,在李祖猗身上打量,这眉目相貌,窈窕身姿,果然比李祖娥差不到哪里去,再看她一脸笑意,眸光如水,更添柔美之色,怎不是个人间尤物?

  “啊哈哈,啊~~你是谁家王妃?”高洋满脑子污秽,压根没听到李祖娥说的话。

  “臣妾安乐王妃,参见陛下!”李祖猗再拜。

  高洋笑容僵凝,拧眉说道:“安乐王元昂?你是他的王妃?”

  这该死的元家人,竟敢娶这么一个大美人,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李祖猗面有惶然之色,见皇帝这般豺狼虎豹的面貌,一时不知所措。

  李祖娥抚了抚她的手,笑道:“陛下是在夸姐姐貌美,没有别的意思…”

  高洋忙笑道:“嗯,是啊,皇后与王妃是亲姐妹,自然都有同样的美貌!”

  李祖猗有些不自在,佯装看天,说道:“天色不早了,归途不短,臣妾该出宫了!”

  李祖娥便道:“也好,往后姐姐惦记妹妹,只管来宫中看我!”

  李祖猗告辞,其他人自然也不好留,当下,胡王妃,常山王妃等一众人等,便都辞别而去。

  高洋干着急,任他是天子是皇帝,总也没有借口留下李祖猗。

  ………

  高洋心系美人,假托审阅文书之名,离了皇后,直奔高台,吃吃地目送美人出宫。

  段昭仪飘然而至,心旷神怡。

  “陛下,让妾身留那美人在宫中小住几日,可好?”

  高洋喜出望外,急问:“你有这本事?”

  段昭仪摇头晃脑,得意说道:“那有何难?”

  高洋连连点头,抓住段昭仪的胳膊,笑道:“还是你体贴夫君啊,若成,你要什么赏赐?”

  段昭仪眼睛溜溜,说道:“妾身…倒没想过啊…陛下还有赏赐?”

  “废话少说,只要不难为我的,大可说出来!”

  “呵呵呵,这样啊…妾身想好了再说…陛下快放了妾身,一会可来不及了…”

  段昭仪说着,朝宫门口直撸嘴。

  那些王妃带着世子,很快就要走到门口了。

  高洋忙松开了手,连连搓着手,一脸神往。

  段昭仪嫣然一笑,追下楼去。

  …………

  李祖猗行至宫门,却被两宫女拦了下来。

  “王妃有礼,请借一步说话!”

  李祖猗莫名其妙,随他们挪步墙角。

  “你们是何人?”

  宫女说道:“昭仪娘娘吩咐我等,在此恭候王妃,娘娘已安排好客殿,请王妃在宫中小住几日,一叙旧谊!”

  “哦,是昭仪娘娘…”李祖猗心有疑虑,深思片刻,又道,“尚未做打算,烦请转告娘娘,他日再来打扰!”

  “王妃妹妹,呵呵呵…”段昭仪顺着楼阶,走了下来,连连朝她招手,“那日到王府,早就说好了,你来宫中,我可要引着你赏几日风光,如今你来了,倒要客气起来了!”

  李祖猗面有难色,答道:“是臣妾的不是…只是安乐王尚不知晓此事…”

  “无妨无妨…”段昭仪拉着李祖猗的手,直往宫里走,“会有人去王府回禀的,来人啊,还不在前面引路,带王妃入住客殿!”

  “是,娘娘~”

  段昭仪不由分说,便和宫人们一起,将李祖猗带到了客殿,安顿了下来。

  …………

  一张八卦图,高挂墙上,一座炼丹炉,冒着青烟,置于堂内。

  堂中二人,对案而坐,时而举杯相邀,时而觥筹交错。

  七品仪曹郎中,祖珽的居所。

  此时,祖珽正和掖庭令二人把酒言欢。

  “祖兄,你这炉里,炼的什么丹啊?”

  掖庭令指了指那丹炉,信口问道。

  祖珽嘿嘿一笑,说道:“要什么有什么,延年益寿的,夺人性命的,尽藏其中!!”

  掖庭令连连咂嘴,一脸佩服之色。

  “求一粒长生不老丹,祖兄可否舍得?”

  “万金可求!”祖珽捋着八字胡,和他碰了碰酒杯,捉摸不透。

  掖庭令惊道:“你还真有不老仙丹?”

  祖珽哈哈笑道:“难道你真有万金?”

  “我虽然没有,可天子王公,手持万金者,不计其数,就没有来找祖兄求仙丹的?”

  “那我祖珽尚无此道行,这世上,或许只有我师姐有此法力,只是炼制仙丹,折损自己阳寿,世上只怕没人愿行此事啊!”

  掖庭令听得云里雾里,只有点头的份。

  两人又共饮数杯,拘谨约束,全都抛开了。

  “命运无常啊,可否请祖兄替我卜上一卦啊…”得不到仙丹,退而求其次,掖庭令又提出了新的请求。

  祖珽吐了口气,哼道:“非来折我阳寿不可,恕祖某无能为力!”

  掖庭令捂嘴而笑,从袖里摸出个东西,递了过去。

  “是吗?若这柿子赠与祖兄,可否破例为我开卦啊?”

  那东西是个价值不菲的金饼,俗称“金柿子”。

  祖珽哟哟连声,捧起金饼,把玩良久。

  “这金饼哪来的?”

  “陛下赏的,我虽然重回掖庭,贬回原职,可陛下念我忠心,赏赐了不少宝贝给我呢…只是忽而飞在天上,忽而跌到地下,我这面子搁不住啊,祖兄,你帮我看看,我可还有重回大常侍的时候啊?”

  祖珽摸着金饼爱不释手,把玩半晌,才摸出八卦铜盘,又递了六枚铜钱给掖庭令。

  “你把铜钱掷于铜盘,心里念着所求之事,记住,我只有预知当年祸福的本事,切莫求一生一世!”

  “好呢,先谢过祖兄了!”

  “铛~铛~”六枚铜钱被掖庭令掷于八卦盘上,定了位置。

  祖珽定睛看卦相,脸忽的黑了。

  “惭愧,尚无任何贵相,看来难求大常侍之位啊,这金饼…你拿回去吧…”

  “诶,这是给祖兄的,怎能收回!”

  祖珽似是毫无酒兴,叹道:“今日就到这里吧,有些困了,歇息吧!”

  “哦,那好,我就不打扰了…”

  掖庭令走后,祖珽再细细研究卦相,喃喃自语:

  血光之灾,性命难保啊,掖庭令,你就自求多福吧!

  …………

  浣衣局内,荷儿每天伸着脑袋,直往门口望。

  她多想有人过来,带她离开这个鬼地方,不再受这奴役之苦。

  咦,有两太监匆匆走了进来,和女官窃窃私语。

  少时,女官回头一指荷儿,又引着两太监走了过来。

  “荷儿姑娘,掖庭令有请!”

  花儿喜出望外,急切问道:“敢问找我何事?”

  “不得知,你快随我等前往,自己去问大人吧!”

  太监答着话,便往门口走去。

  荷儿心里嘣嘣直跳,随他们去了掖庭局。

  掖庭令正喝着闷酒,昏昏欲睡。

  “拜见大人!”荷儿躬身行礼,一脸期待。

  掖庭令抬眼看看荷儿,哼道:“这几日怎么不来?”

  荷儿怔了怔,有些失望,答道:“浣衣局太忙了,奴婢身子有些累…不便服侍大人…”

  “哼哼~”掖庭令往嘴里丢了几粒花生,嗞巴嗞巴嚼着,“你以为鲁灵儿能当你的靠山?我告诉你,就算她当了王府的侧王妃,皇帝的弘德夫人,我都能将她打回原形!!嘿嘿,我可知道你们的底细,反贼骆超的遗孀,看谁敢要!?”

  荷儿哪是来听这些的,她还以为她马上就要跳出火坑了呢?

  掖庭令的话,让荷儿的愿望全都熄灭了,心入冰窖,浑身冰冷。

  “大人…你不能这样…姐姐她…好不容易才熬到今日…”

  “好说…你先去忙吧…”掖庭令摇头晃脑,得意说道,“今晚,我等你…”

  荷儿有些头晕,扶着墙走了几步,索性坐在石阶上歇息起来。

  又有几个太监匆匆走入掖庭局,直奔掖庭令房中。

  “荷儿~~”就见掖庭令行了出来,四下张望,见荷儿落于墙角,便缓步走了过来。

  荷儿木然看着他,面有怨恨。

  “恭喜你了,你如愿了!”掖庭似笑非笑,眼神里写满了不甘心。

  “如愿?”荷儿一下子就有了力气,“腾”地站起身来,“大人的意思是…”

  “嗯,是!皇后有旨,把你配到长广王府去了~~”

  荷儿泪流满面,喜极而泣。

  掖庭令咬着牙,吐了口气,悻悻说道:“别高兴得太早,今晚你还得来,不止是今晚,每月你不来服侍我三五回,我定不让你们好过!”

  掖庭令拂袖而去,荷儿泪眼相送,目中闪过一丝寒光。

  …………………

  长广王府,令萱与荷儿相拥而泣,都哭成了泪人。

  哭了一阵,令萱牵着荷儿,拜见王妃:“荷儿,快拜见王妃!”

  “奴婢荷儿拜见王妃!”

  “什么奴婢不奴婢的,你问你姐姐,我们早把她当成了半个家人了,你来了也一样,我啊,就喜欢这般干练的人!”

  胡王妃说着话,打量着荷儿,见她眉清目秀,很是满意。

  令萱忙也拜道:“王妃待奴婢恩重如山,此生此世,奴婢都报答不了!”

  胡王妃摆摆手,笑道:“就别说这样的话了,我这府上,住着个弘德夫人,那才是我的荣幸呢!”

  令萱羞红了脸,正常人是不会道这过往之事的,只会让人难堪不是?

  不过胡王妃不是个正常人,平素里话不过脑,想说什么就是什么,王府的人早习惯了。

  蔓弱在一旁说道:“如此,荷儿便帮着照顾阿母的儿子吧,之前的丫头,就可以撤回去了!”

  “嗯,行,行!”胡王妃连连点头,又道,“蔓弱,你和帐房说一声,荷儿每月就按大丫头的份例,一个月领六百钱!”

  荷儿欢天喜地,又拜道:“谢王妃!”

  令萱和荷儿深情相望,神情中满是温情。

  从陆家陪嫁到骆家,又从骆家同入宫中为奴,同甘共苦这些年,早让荷儿成了令萱的亲人。

  “荷儿,提婆长大了,无须太多照料,你空闲时,多多服侍王妃才好!”

  “好,我一定悉心服侍王妃,只怕王妃嫌弃奴婢笨手笨脚!”

  胡王妃呵呵笑道:“看你就不是个毛躁人,又哪里会笨手笨脚?不过啊,你姐姐一天到晚照看两个公子,实在是没得闲,你也不用刻意来服侍我,空了就陪着你姐姐,帮她的忙就好!”

  “是,王妃,奴婢有的是力气,只要王妃差遣,奴婢一定细心周到!”荷儿一肚子的兴奋劲。

  胡王妃点点头,笑道:“那就由着你了,我这府上的丫头,个个都清闲得很,你啊,也别累着了!”

  蔓弱脸上堆着笑,眼睛里却有些隐忧,当初令萱来王府,她也是这副神态。

  令萱眼尖,捕捉到蔓弱的疑虑,甚是熟悉,刹时追忆几许。

  “荷儿,我带你到王府到处看看,明日起来,可别迷了路…”

  “好啊…王妃,那奴婢先告退了…”

  告别了王妃,令萱拉着荷儿逛起了王府。

  “这王府真大啊…”荷儿跟着令萱,左瞧瞧,右看看,心情舒畅极了。

  令萱笑了笑,说道:“那是,宅子园子,花园水塘,应有尽有,一不留神,就会走错方向,找错了屋子!你初来乍到,不止要留心这每一条路,还要留意每一个人…”

  “我刚留意过,那个叫蔓弱的姐姐,该是王妃最亲近的人吧?”荷儿有些眼色。

  令萱点点头,说道:“是啊,她在王府里时日最久,王妃很是信任她,你平日里也要恭谨些!”

  “好的,我记住了!”

  “还有啊,长广王殿下有个妾室李夫人,喜欢惹是生非,你离她远些就好了!”

  “哦,我记住了!”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