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49.重归故梦


  “不行,朕要重审此案!”

  大殿内,高洋怒不可遏,暴跳如雷。

  在他面前还有两人,一个是宰相杨愔,一个是将军段韶。

  “陛下,此事作罢吧!”段韶拱手致意。

  高洋怒道:“怎能就此作罢?朕的威仪何在?朕的颜面何存啊?”

  杨愔忙劝道:“陛下,此事起因不过是个区区宫奴,陛下实在没必要大动肝火,伤了龙体,如今太后有意平息此事,更有利于大局,陛下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任太后处置吧!”

  “母亲实在是欺人太甚,她眼中,哪有朕这个皇帝?”高洋忿忿不平,似是受了天大委屈,气道,“朕都说了,只要让朕娶了这个宫奴,就一概不究,冰释前嫌,谁知母亲却偏偏要横架阻拦,当即废了她的名分,你们说说,她还是朕的母亲吗?”

  杨愔点点头,说道:“太后这样做,自有她的道理,还望陛下大量,莫与太后怄气!”

  “自有道理?究竟是何道理,你们说来听听?”高洋哼了一声,斜靠于案上,一脸的不屑。

  杨愔看看皇帝,又看看段韶,欲言又止。

  段韶吐了口气,说道:“太后心思,陛下难道不明白?臣听闻皇后入宫之后,陛下便夜夜独宠含光殿,致使其他妃嫔哀声一片!陛下可别忘了,朝堂之上,开国功臣,尽是我鲜卑人,不是他们汉人为陛下打来的天下!如今,我鲜卑的女儿,独守宫中,不得陛下恩泽,都是因为皇后的缘故啊,敢问陛下,太后怎敢再让另外一个汉家女子伴君之侧呢?”

  杨愔嘿嘿一笑,说道:“段将军言之有理,我汉家女子多是窈窕淑女,自然得陛下青睐,如今陛下已为这宫奴大动干戈,只怕册位以后,这后宫便成了两个汉家女子的天下了,是以太后为了大局着想,才废除她的封号啊!”

  高洋听了个明白,稍有迟疑,旋即又不乐了。

  “那朕不管,朕金口玉言,又怎能出尔反尔,任母亲压制?她这气势,完全是凌驾于天子之上,想当女皇!朕就此为高湛翻案,岂不窝囊?若朕不为自己立皇帝之威,往后母亲只会越发目中无人,越发嚣张跋扈!”

  段韶摇摇头,嘘了口气,似有怨言。

  “臣以为,社稷之昌,不离明君,朝纲匡正,不离贤臣,而贤臣之所以贤,乃是受贤君感召,效忠于上!陛下与长广王素来有怨,如今只因一微不足道之人,便加以惩罚,并未立天子龙威,反倒让人质疑,陛下无浩荡胸怀,无天子气概!”

  高洋也不示弱,瞟了瞟段韶,冷笑道:“在你眼中,朕本就无天子之仪,不然,当初段将军何以会有异心,要推长广王高湛呢?”

  段韶一怔,转脸望向杨愔,气道:“宰相,这定是你的功劳!我当你是知交,你却出卖我?”

  当日他的确对娄太后说过,要推崇高湛接任高澄之位,如今很明显,这事是被高洋知道了。

  杨愔满脸尴尬,拱手致意:“段将军冤枉我了,当日太后榻前,何止你我二人啊?”

  “冤枉?不是你说的,还能有谁?陛下,可否告知臣,是谁人行这离间之事?”段韶气红了脸,满腹不快。

  高洋冷哼道:“你管这些做什么?母亲难道不能告诉朕?即使母亲不说,也自有效忠朕的人!”

  “太后素来英明,怎会不顾大局,伤君臣之系?陛下,到底是谁,包藏祸心,陛下却还道他忠心?”

  “朕只问你,你有没有异心?”

  段韶拍案而起,怒道:“我段韶身正影直,不怕别人诋毁!我承认,当日我是向太后推了长广王,对陛下,确有质疑之心!如今看来,我的担忧并非多余,陛下心胸如此狭窄,同室操戈,相煎何急,岂不是被我言中了?臣既然受陛下怨恨,往后如何行效忠之事,臣奏请陛下,解甲归田,告老还乡,陛下,臣告退了!”

  段韶说完,拂袖而去,丝毫没顾及君臣之仪。

  高洋目瞪口呆,随即一拳捶在桌子上。

  “气煞我也!他以为朕是那懦弱无能的元善见吗!?”

  “陛下息怒,都是一家人,自然脾性与陛下也是一样的!”杨愔连连拱手,劝道,“段将军实乃开国功臣,又是太后的外甥,陛下的表兄,所以未免孤傲了些,还请陛下大量,莫放在心上啊…”

  “什么一家人?他心里只有高湛!!”高洋喘着大气,已是出离愤怒,“若当日不得宰相你进言,只怕太后早立了高湛为天子了!”

  杨愔欣然一笑,又劝:“臣是陛下的家臣,自然知道陛下的才干睿智,段将军不常与陛下来往,不知陛下英明神勇,也是情有可原啊,何况长广王禁足一事,起因实在是微不足道,陛下此举,实在是失了帝王风范啊,文武百官与臣私下议论,对陛下可多有诟病呢…”

  高洋愣了愣,挠挠额头,有些窘态。

  “这么看来,他们…他们都向着高湛?”

  “并非如此,臣等只拥戴陛下,绝无异心,只是对于此事,有些许微词罢了,还请陛下体恤臣心,通明豁达,就些了结此案吧!”

  高洋唉声叹气,看了看杨愔,吱唔道:“宰相的意思是,就不追究了,让他高湛荣耀如旧?”

  杨愔点点头,应道:“这…若再追究下去,不仅兄弟之情无存,还要伤及太后与陛下的母子之情啊!”

  “好吧,传朕旨意,此事既往不咎,既然太后让崔庆隆官复原职,依旧担任大常侍,那朕便也让那掖庭令是回掖庭局!”

  杨愔眨眨眼,试探道:“难道陛下还让他担任掖庭令?此案一翻,他可就成了行诬陷之事的罪人啊…”

  “罪人又如何?他是忠心于朕的良臣,朕保定他了!”

  杨愔缓缓点头,也不好再说什么,皇帝说了话,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

  令萱该回王府了,从此后,她依旧只是王府的乳娘。

  娄太后一会抚抚高俨,一会又看看令萱,竟有不舍。

  “你走了,这宫里又找不到人说知心话了…”

  “太后若是挂念奴婢,还忘不吝传召,奴婢必定随传随到,为太后解忧消乏…”

  令萱虽有不舍,但也不敢留恋,对于太后,恭敬多于情义,相处这些时日,令萱很明白这位高高在上的老媪,纵有满腹慈爱,却依旧把权势看得最重,谁若敢冲击她的地位,必定是翻脸无情,不择手段。

  “好,若哀家想你了,就召你入宫啊,哎,以往不知宫中妇人,何以自称哀家,如今算是明白了,孤独凄凄之哀,真心难得之哀啊…”娄太后面色悲怆,叹气连连。

  令萱忙劝道:“陛下是太后的儿子,自当与太后亲近,每日陛下都来问安,太后岂不是可以一诉衷肠?”

  “我说东,他道西,何来亲近,更无衷肠!这一个小小的掖庭令,哀家都杀不得,可见我们母子之心,如隔天地呀…”

  “还有皇后呢,奴婢见皇后与太后很是亲近,有如母女…”

  “她倒是贴心,不过终是外人,靠不住的…”

  令萱尴尬一笑,又觉娄太后疑心深重。

  “太后保重,此去王府,只盼早日得到太后传召…”

  娄太后笑了笑,抚了抚令萱的手,说道:“你是聪明人,行事干练,很有大家之风,比起宫中粗鄙的鲜卑女子,更可为后宫表率,只是…”

  令萱怔了怔,忙道:“奴婢愿听太后教诲!”

  “只是你太象皇后了!”娄太后摇摇头,说道,“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和李祖娥相差无几,这难免让哀家心生担忧!我鲜卑王公早就怨声载道,恨陛下不宠爱他们的女儿,可皇后终究是中宫之主,有皇帝保护,又是李氏大族,可安半壁江山,所以他们不敢滋事,可你若成了弘德夫人,受尽恩宠,只怕会成为众矢之的,沦为替罪羊啊!哀家不敢留你服侍皇帝,就是这个道理!”

  令萱听明白了太后的话,不由得心生感激,泪洒两行。

  “谢太后成全,太后恩德,奴婢定会铭刻在心,永生不忘!”

  “呵呵呵,好了,这些话,哀家早就想说与你听了,憋在肚子可是难受!如今,哀家痛快了,该你难受了…”

  “奴婢一点不难受,奴婢心里只有感激,奴婢定是前世修来的福分,才能蒙受太后今世的大恩啊…”

  ……………

  令萱是坐着太后的凤辇回到长广王府的,一时让所有人大跌眼境。

  令萱心中有数,那是太后心疼孙儿高俨,才格外呵护,可不是因为她这个乳娘。

  “奴婢给殿下、王妃请罪,都是奴婢害得你们受苦!”

  一进王府大门,令萱便跪伏于地,诚心赔罪。

  是啊,若不是因她,长广王府怎会经此劫难?

  高湛伸出手来,想要拉她起来,又不知何故,悄悄收了回去,装作无动于衷。

  对于立为弘德夫人一事,高湛莫不是心有隔阂,耿耿于怀?

  胡王妃亲着高俨,却见令萱跪着,伸手拉她,够不着,便急道:“鲁灵儿,你快起来,没人怪罪你!蔓弱,快些扶她起来!”

  蔓弱扶了令萱起来,安抚道:“你也没少受苦,就别太自责了!”

  令萱缓缓起身,感激看了看胡王妃,又看看蔓弱,目光移到高湛身上。

  高湛别过头去,似笑非笑道:“是啊,蔓弱说得对,嗯!”

  “乳娘~~”

  高纬大步奔了过来,紧紧搂住令萱,那叫声甜到了令萱心里。

  令萱落泪了,只在心里说,可是没白疼他。

  “提婆弟弟,你怎么不过来抱抱你母亲啊?”高纬见骆提婆傻傻站着,不停朝他招手。

  骆提婆走了几步,脚步缓慢。

  令萱哽咽了,莫非儿子以为,自己只亲高纬不亲他了吗?

  “提婆,快来母亲这里啊…”

  骆提婆缓缓走了过来,抬脸望着令萱,叫道:“母亲…”

  令萱将两个孩子搂在怀里,轻声啜泣。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