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47.谁喜谁忧


  几个孩子天真无邪,蹦蹦跳跳,快快乐乐地来到的太后宫中,行完参拜之礼,便开始大块朵颐,享用娄太后给他们的美食。

  此时,骆提婆与高纬高绰同案而食,娄太后便也没说什么,是给了令萱颜面。

  “蔓弱,快让哀家看看俨儿,这几日可曾进食啊?”娄太后连连招手,让蔓弱把孩子抱了过来。

  蔓弱答道:“吃了些糊糊,府上如今…可没什么吃的了…”

  “你这话是何意,难道堂堂王府还会闹饥荒?”娄太后不以为然。

  蔓弱眼眶湿了,哽咽道:“前日便断炊了,也不见有人送来供给…”

  “前日?”娄太后想了想,似有所悟,不悦说道,“哀家明白了,皇帝没能如愿,便生了怨恨之心了…”

  蔓弱不解,追问道:“敢问太后,是何事让陛下不快?”

  “你们不知道吗?”太后朝令萱撸了撸嘴,说道,“皇帝要册鲁阿母为弘德夫人,哀家没让他称心,他便刁难长广王府,向哀家示威呢…”

  蔓弱大吃一惊,方才明白来龙去脉,轻声说道:“王府被锁得严严实实,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进去,宫里的事,更是无从得知,奴婢如今才算明白了…”

  令萱在桌案边看着几个孩子正吃得酣畅淋漓,一会摸摸儿子,一会摸摸高纬,眼含泪花,心中无尽感慨,见蔓弱和娄太后说着话,盯着自己看,便猜到七八,尴尬一笑,低下头去。

  “俨儿倒是结实,这身板还是这般硬朗,很象他爷爷呢…”娄太后摸着高俨的额头,很是欣慰,又对令萱说道,“鲁灵儿,你可有奶水?”

  令萱点点头,上前接过俨儿,想要寻个偏僻处哺乳。

  娄太后拉着她,笑道:“都是女人,无须避着,躲着孩子们也就是了…”

  令萱说了声“是”,便侧坐榻上,背对着几个孩子,解开衣衫,给高俨喂起奶来。

  “你的儿子有三岁了吧?”娄太后看着令萱给高俨哺乳,很是惬意,似是回忆起自己年轻时,生儿育女的事来,脸上暧暧的。

  令萱答道:“是的,太后…”

  “那奶水该是不够了吧,平日可有吃些催奶的膳食?”

  “有的,王妃每日都让奴婢吃不少滋补之物呢…”

  娄太后点点头,说道:“很好,哀家也让御膳房多准备些,你好好补一补,也让俨儿好好补一补!”

  “谢太后关怀!”令萱轻声吟答。

  过了一会,高俨扭过了头,吃饱了,令萱便整好衣衫,抱着哄了起来。

  娄太后想了想,说道:“俨儿呢,就先留在这里,鲁灵儿还不能回王府去,就在哀家宫中,哺育俨儿吧!”

  蔓弱有些着急,问道:“太后,长广王府何时才能恢复如常?再这么下去,只怕会饿死人了…”

  娄太后叹道:“急不得,哀家会让人送去必须之物的,你让他们不用担心!”

  “谢太后!”蔓弱心里稍稍宽慰了些。

  娄太后伸手从令萱手中抱过俨儿,说道:“天色不早了,孩子们早些回去,你去送送他们吧!”

  娄太后心意很明显,令萱多日没见到孩子,想必有诉不完的心思。

  “是,太后!”令萱走到桌案前,见上面的盘子碟子早是空空如也,心下无尽悲怆。

  都是因为自己,才连累他们受苦啊。

  “你这里装了什么?”令萱看见儿子身上鼓鼓囊囊的,摸了摸,掏出来好些糕点,便轻声斥责道,“提婆,怎会这般没有志气?”

  骆提婆耷拉着脸,吱唔道:“是绰哥哥教我的,绰哥哥藏得更多呢…”

  令萱瞟了瞟高绰,就见他衣服里撑得满满的,不便指责,只能生儿子的气。

  “绰哥哥是公子,你是奴婢,你怎能效仿绰哥哥呢?”

  娄太后见状,哈哈大笑,说道:“无妨,孩子小,不懂事,来人,再多备些糕点,让蔓弱带回去!”

  令萱躬身拜道:“太后恕罪,是奴婢管教无方…”

  高纬打抱不平,嚷道:“绰弟弟让他藏的,不能怪提婆弟弟…”

  娄太后摆摆手,笑道:“这不怪孩子们,人饿急了,都一样,哀家儿女众多,也都是这样长大的,没什么打紧的!”

  高纬大声说道:“奶奶,孙儿就没有藏!”

  高纬说着,不停拍打身上,果然干干净净。

  娄太后赞道:“好,果然是哀家的好孙儿!”

  ……………

  “嫡皇子殷,体乾降灵,日表英奇,可付托至重,立为皇太子。正位东宫、以重万年之统,鼎祚绵长。大赦天下,恩泽万民,感召苍生,普天同庆!”

  李祖娥生了个男婴,皇后的儿子自然是嫡子,高洋又独宠李祖娥,当即便立了婴儿为太子,取名高殷。

  宣训宫内,段昭仪泪水决堤。

  “太后,妾身的孩儿都三岁了,却不见陛下这般宠爱,她李祖娥的孩儿,生下来就立为太子,陛下对妾身,也太不公平了!”

  娄太后拿着帕子,替她擦拭泪水,又不慎碰到脸上的旧伤,疼得段昭仪直缩脖子。

  “好好的一张脸,竟成了这副模样…”

  “脸上的伤,抵不过妾身心里的痛,在这皇宫里,妾身终是没有出头之日了…”

  “好了…”娄太后用力戳了一下段昭仪的脸,叹道,“哀家心里正烦着呢!”

  “哎呦…太后,你也不疼妾身了…”段昭仪脸上吃痛,眉头拧成了一条线。

  娄太后摇摇头,没精打采地说道:“她是皇后,她的儿子自然是太子,这没什么好说的!”

  “哎,没想到啊,妾身当不了皇后也就罢了,终究没她美貌,自愧不如,可妾身的儿子是长子啊,既聪明伶俐,又有男儿体魄,凭什么当不得太子,妾身想起来,就替儿子难过啊…”段昭仪说着,满脸的委屈,似乎真的很心疼儿子。

  娄太后哼道:“你就是替你自己难过!自从进宫以来,你见过几次儿子的面,不都是那些乳娘宫女们在照看吗,你只图自己快活,哪有半点心思放在儿子身上?”

  “妾身不是想着…把全部心思都放在陛下身上吗,只可惜一腔心思是白费了,陛下一年到头难得来见我,见一面便将我打成这副模样,妾身的冤屈,也只有和太后说了…”

  “他是恨哀家,又不敢把哀家怎样,只好委屈你替哀家受过了…”

  “那…太后为何不让陛下册封弘德夫人?”

  娄太后回头看了看,那里是个偏房,令萱正在偏房内哄着高俨。

  “哀家不能让汉家女子独霸皇帝恩宠,她的美貌不在李祖娥之下,若留着她,你们这些妃嫔更难有受宠之时了,哀家可不想看到臣公们一张张拉长的脸,只说自己的女儿在宫里受罪!”

  段昭仪缓缓点头,又有些不服气,说道:“她的容貌,真能媲美皇后?”

  娄太后笑了笑,回头喊了句,“灵儿,鲁灵儿~”

  令萱听到叫声,从侧房里抱着高俨走了出来,这纤纤身影姗姗而来,段昭仪便呆了。

  “这…简直…就是另外一个李祖娥啊…”

  娄太后轻声说道:“哀家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你明白哀家的心思了吧…”

  段昭仪连连点头,见令萱走近了,她也不便说长道短了。

  …………

  “什么?鲁灵儿差点被册为弘德夫人?”

  胡王妃听了蔓弱的话,下巴都惊掉了。

  蔓弱点点头,将一堆食物搬上桌案,那都是娄太后让她带过来的。

  “太后说了,让殿下和王妃先忍耐些时日,她会想办法解除禁足令的…”

  “先不管这个,我就问你…”胡王妃嘴里塞着美食,喷着沫子,问道,“为什么皇帝说册封又没册封,你说明白些!!”

  蔓弱看看胡王妃,正一脸惊诧,又看看高湛,正目不斜视吃着食物,耳朵却明显凑了过来。

  “听说,陛下将她从掖庭狱赦免出来,赐了宫殿,配了宫人,就等着侍寝了,太后却不同意,当即就废除了她的封号,惹得陛下龙颜大怒,只说要杀了鲁灵儿,太后便把她带到了自己宫里,加以呵护,免得遭遇不测…”

  高湛的面容舒展开来,问道:“这么说来,她没服侍过高洋?”

  蔓弱摇摇头,应道:“没有呢…”

  胡王妃瞟了瞟高湛,说道:“你问这做什么?你是希望她侍寝还是不希望嘛?”

  高湛忙呵呵笑道:“当然…希望她蒙受恩宠啊,这样,就直接从奴婢变成了主子,岂不是一桩美事?”

  “她还有这造化?”胡王妃连连咂嘴,浮想联翩,又道,“那不行,若真成了弘德夫人,俨儿找谁喂奶去?”

  “正是呢,俨公子如今有她哺乳,王妃大可放心了!”蔓弱也所以然说道。

  “好极了,提婆,来,让我来抱抱!”胡王妃很是欣慰,朝骆提婆连连招手。

  骆提婆跑了过来,施礼道:“王妃叫我…”

  胡王妃抱起他,亲了亲,笑道:“你母亲不在,我可得好好看着你,若哥哥们欺负你,只管告诉我,可不敢让你受委屈!”

  骆提婆受宠若惊,憨憨答道:“谢王妃!”

  高纬忙也跑了过来,爬到母亲身上,直往怀里钻。

  “母亲偏心了,亲他不亲我…”

  胡王妃哈哈笑着,又亲了亲高纬。

  李夫人见状,抚了抚身边的高绰,心里很不是滋味。

  高绰长这么大,尚且没得到胡王妃的一点关怀,一个奴婢的儿子,她却如此亲近,怎不让她心酸?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