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39.笑引祸来


  皇帝宠皇妃?!!

  元王妃扑哧一声,忙掩嘴遮面,别过头去,不敢太过失态。

  “胡王妃语出惊人,着实让人侧目啊,只是,皇帝该宠皇后才是啊,何故对皇妃偏爱有加?”元王妃一边说,一边笑得花枝乱颤。

  众人听了,皆暗笑不语。

  胡王妃收敛了笑容,才知被人取笑,瞟了元王妃一眼,不敢答话,怕又惹笑话。

  令萱立于胡王妃身后,只觉得一身鸡皮疙瘩,才知胡王妃原是这般文墨浅薄之人。

  李祖娥愣了片刻,随即嫣然一笑,不失皇后风范。

  “倒不错,胡王妃真是说中我的心思了!”李祖娥善解人意,反倒替胡王妃解围,又笑道,“昨日我还对陛下说,要恩泽后宫,好让妃嫔们早日延续龙裔呢,你这句‘皇帝宠皇妃’,果然称我心意!”

  胡王妃这才重拾笑脸,说道:“臣妾就是随口一说,倒称了皇后心意,真是莫大荣幸!”

  元王妃撇撇嘴,说道:“如此,臣妾斗胆也续上一句!”

  “元王妃有何妙句?”李祖娥点点头,欣然向往。

  “妙句说不上,总比胡王妃这句文雅一点…”元王妃目光凝聚,吟道,“宫城春意盛,只把艳来争,和风拂细柳,雨诉夜相思!”

  “呀,何须诉相思啊,皇后都说了,让陛下恩泽各宫各殿,你却说得这般悲苦可怜的,能对得上吗?”胡王妃早就等着呢,不管好坏,总是要挑她的刺,谁让你先让我难堪呢?

  元王妃不悦,摇头晃脑地说道:“但凭皇后取舍,你说的没甚见解!”

  胡王妃哼了一声,一脸不屑,嘴角扬到了眼角。

  李祖娥点点头,略有思虑,说道:“雨诉夜相思?虽然此句意思相左,但字词搭配得很是雅致呢!”

  各有所长,各有所短,很显然,李祖娥是两方面都不得罪。

  令萱不想自家主子失了颜面,又听了皇后诗中欲要流露的心境,心里便有了尾句。

  “王妃,不知奴婢能否续上一句呢……”

  胡王妃眨巴着双眼,惊道:“你也会作诗的?”

  令萱淡然一笑,轻声说道:“奴婢略懂一二……”

  “这位阿母,你不妨续上一续…”没等胡王妃说话,李祖娥抬手指了指令萱,微笑满面,莺莺细语。

  “是,恕奴婢斗胆了…”令萱清清嗓子,娓娓而言,“宫城春意盛,只把艳来争,和风拂细柳,雨露寸草心!”

  胡王妃听了,不知好坏,只是懵懂的沉思再沉思。

  但元王妃却连连点头,虽不言好,却已是一脸的赞赏之情。

  “这句很好,很好啊!”李祖娥欣喜地望着令萱,细细品味,赞叹不已,“诗句既雅致,又正合我心意,和风送雨,润泽芳草,后宫姐妹,自然人人都称心如意了!真是越读越觉得妙啊,我很是喜欢,崔公公,将我这只金镯赏与这位阿母!”

  崔公公恭谨从皇后手上接过金镯,走了过去,捧与令萱。

  令萱忙躬身一拜,道:“谢皇后厚爱!”

  胡王妃长了脸,春风得意,忙着引荐:“皇后,这是臣妾家的乳娘,叫鲁灵儿,入了臣妾府上,无微不至,臣妾也很喜欢她呢!”

  李祖娥见令萱很是美貌,与自身相比,似不在上下,只是那身姿丰满,倒胜人一筹,自己倒有些相形见绌了。

  “鲁灵儿?这名字倒不如你自身清雅呢……”李祖娥欣赏了一番美人,由衷赞叹。

  令萱忙道:“奴婢卑微,名字也贱俗得很,让皇后见笑了……”

  李祖娥摇摇头,笑道:“定有非凡身世,才生得这般脱俗,往后若有缘,再细细问你!”

  “皇后折煞奴婢了…”令萱躬身而拜,并无奴相,反倒暗藏高雅。

  李祖娥点点头,执笔落定,这才放下笔来。

  宫人们上前,细细托起纸张,示与众人赏阅。

  纸上文字,果然笔酣墨饱,俊秀遒媚,如行云流水、游龙惊凤,很有大家风范。

  李祖娥见众人啧啧赞叹,很是惬意,又道:“我本来也结了尾的,只是我那句,倒不如鲁阿母这句绝妙!”

  胡王妃倒有兴趣,追问道:“怎么见得比不上她的?”

  李祖娥笑了笑,说道:“我那句是以‘化雨润苍生’结尾,你们说说,是不是不如鲁阿母这句‘雨露寸草心’?”

  令萱听了,忙恭维道:“该是奴婢这句不如皇后的好,皇恩浩荡,润泽苍生,方可显皇后母仪天下之威!”

  胡王妃在一旁附和道:“她说的很有道理!”

  李祖娥思索片刻,摇摇头,说道:“我做此诗,意本不在天下苍生,只在这宫城之内,所以我这句是牵强了些,不好!”

  令萱忙又说道:“谢皇后抬爱!”

  “皇后真是太过自谦了!”

  胡王妃笑呵呵地,异常开怀,自己的人给她浅添了色,增了辉,她自然高兴,对令萱便也多了一分赏识了。

  ……………

  “夫君,你知道吗?这鲁灵儿,可不是个寻常奴婢呢……”

  回到王府,胡王妃兴高采烈,直向高湛夸个不停。

  高湛自然也很感兴趣,忙竖起耳朵,笑问:“不就是个乳娘吗,还有何能耐?”

  胡王妃舒了口气,神气说道:“可是帮我争了口气,那元氏,今日可是甘拜下风了!”

  “常山王妃?”高湛问了句。

  胡王妃连连点头,道:“还能是谁?”

  “你总爱和她争,终有一日,我和三哥的情义,是要被你们两个妇人败尽了!”高湛撸撸嘴,没好气地说道。

  “咦?怎么是我爱和她争?是她每次都挑我的不是!今日皇后缺了一句诗,愣是写不出来,我便续了一句,皇后直说好,还夸我呢!元氏倒好,她也来凑热闹,觍着脸皮续了一句,可皇后根本瞧不上啊,你知道皇后最后看中了谁的?”

  高湛睁大了眼,蒙蒙地说道:“皇后不是夸了你吗,那一定是你的啰?”

  “怎会是我的?”胡王妃摆摆手,一脸惬意地说道,“是鲁灵儿的啊!!”

  高湛点点头,很是欣然,自己为何会对令萱一见倾心啊,还不是因为她骨子里透出来的高雅之气,这可是大大咧咧的胡王妃身上没有的东西。

  “夫君,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没想到?”胡王妃碰了碰高湛,问道。

  高湛忙呵呵笑道:“是啊,出人意料啊!”

  胡王妃很是惬意地饮了口茶,笑道:“这个乳娘可是找对了,既悉心又仁善,还这般知书达礼,纬儿和俨儿交给她,我可是放心了!”

  高湛得意一笑,说道:“也不看看是谁引荐的?”

  胡王妃怔了怔,随即笑道:“知道了,都是夫君的功劳!”

  高湛笑了一阵,问道:“皇后秉性如何,可还好相处?”

  “好相处,没什么架子,跟她在一起,也不觉得拘束,皇后她也很喜欢鲁灵儿呢,还赏了个金镯子给她!”

  “甚好甚好!往后,我们待她也客气些!”

  “这还用得着你说!”

  闲聊了几句,高湛又问:“听说,皇后容色可倾天下,你见着她,是何样貌?”

  胡王妃缓缓点头,应道:“嗯,并非虚言,天下真是无人能比!夫君难道没见过?”

  “远远见过几回,没看真切!”

  “我词穷,找不到什么贴切的言语形容她的容色,反正啊,我见了她,眼睛便舍不得再看别人了!”

  “是吗?难道我的夫人也比不上她?”

  高湛说着,将胡王妃柔柔搂入怀,调起情来。

  胡王妃娇嗔一笑,扭捏说道:“我有这么不自知吗?我这容色,只怕连一个乳娘都比不上,还敢比皇后?”

  “哪个乳娘,你是说鲁灵儿?”高湛揉了揉她的脸,无尽风情。

  胡王妃点点头,嘟起了嘴,答道:“在浣衣局见她第一眼,便觉得她美,又见她带个孩子,好不可怜,心想,这样的美人留在浣衣局,可不是受尽作践吗,这才挑她回来,当了俨儿的乳娘!”

  “嗯,我的夫人果然是菩萨心肠,你才是这世上最美的人啊!”

  “夫君再说,我就当真了!”

  “心慈人美,怎不是真的?”

  …………

  皇帝高洋处理完政事,来到了皇后宫中。

  只见他先是整整衣冠,昂首挺胸,阔步而入,似是刻意为之。

  李祖娥听到动静,迎了出来。

  “恭迎陛下!”李祖娥躬身而拜,很是大声。

  “皇后何必行礼?动了胎气,可得了?还不歇着,好好养着身子!”高洋忙小心搀扶,将她归于榻上。

  李祖娥莞尔一笑,说道:“夫君这等威风,妾身又怎敢失礼?”

  “你啊,你啊~”高洋指着李祖娥,嗔怪道,“我衣冠不整,你说我失仪,我穿戴整齐,你又说我威风?我往后来见你,便是脱个精光才能称皇后的心啊?”

  李祖娥一摆衣袖,气道:“夫君这话甚是粗鄙,妾身可不爱听!”

  高洋哈哈大笑,搂皇后入怀,说道:“好好,我就说你爱听的话便是了!”

  李祖娥钻出高洋的怀抱,揉揉肚子,娇嗔地看了高洋一眼,莺莺说道:“莫伤到孩儿……”

  “我大意了…”高洋收回手来,面有歉意,又问,“既然要小心肚子,你今日何故还跑到花园里,去见那些外命妇?”

  李祖娥见他问起正经话,才回复了常态。

  “不过是让腹中的孩儿,听听世子们的欢闹声,免得他在肚子里无趣,妾身也顺便和王妃们说说话,透透气,倒爽快了!徐大夫都说,闷在宫里,对大小并不好……”

  “哦,甚好,几个王妃中,可有你喜欢的?”

  “都很好,不过胡王妃最是有趣,直来直去,很是爽快!”

  “那个傻婆娘,她能有什么趣?”

  李祖娥见高洋又口出脏言,嗔怪道:“夫君,那可是王妃,你弟弟的夫人啊…”

  高洋不以为然,撇嘴道:“呵呵,弟弟?高湛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李祖娥不答话,收拾起桌案上的纸张来。

  她回到宫,又将白日各王妃续的诗句,一一书写了一遍。

  高洋顺势抓起来,一一阅来。

  “皇帝宠皇妃,这句是谁对的?不错,我喜欢这句,哈哈!”

  李祖娥没好气地说道:“便是你说的那个婆娘对的啊……”

  高洋脸色一黑,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打脸吗?

  “我竟和她是一路人?扫兴扫兴!!”

  李祖娥笑得花枝乱颤抖,又挑起一张,说道:“这一句再让你品品?”

  “雨露寸草心?”高洋读了出来,又木然说道,“我不知好坏,但看你的神情,这句定是极好的,是谁写的?”

  李祖娥笑了笑,说道:“说到她,妾身倒是喜欢,言谈举止,很有风范……”

  “到底是谁啊,高湛府上也不见有这样出色的女子啊!”高洋有些好奇,凑近了脸问道。

  “世子的乳娘,一位姓鲁的妇人……”

  “姓鲁?鲁灵儿?”

  “对,就叫鲁灵儿,怎么?夫君也认得她?”

  “我…我怎认得?只是偶然听说过……”

  高洋皱起了眉头,眼中已有猜忌与怨气:

  好你个高湛,阳奉阴违啊,神不知,鬼不觉,竟然悄悄把她救走了,我这个皇帝,威仪何在?!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