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37.心如狐狼


  “世子,那位和大人是谁啊?”

  回屋的路上,令萱问高纬。

  高纬信口答道:“哦,宫里的,好象是什么…什么黄鼠狼……”

  “黄鼠狼?”令萱倍感奇怪,哪有这样的官职,随即笑了,问道,“世子说的,是黄门郎吧?”

  黄门郎,也称黄门侍郎,官居四品,是皇帝近臣,隶属于尚书台。

  高纬张大了嘴,笑道:“好象是…反正都是狼,没什么区别,嘻嘻~~”

  都是狼?

  这和大人看上去与高湛颇有情义,却又与王妃鬼混,莫不真是引狼入室

  “你父亲母亲似乎都很喜欢他呢……”令萱试探着问道。

  高纬点点头,说道:“他会弹琵琶,还会跳胡舞,所以父亲母亲都喜欢他!”

  令萱从高纬口中,对他有了些了解,以便日后应对。

  安顿好两个公子,令萱回了自己的小屋,谢过看护儿子的丫头,便给儿子洗漱,哄他睡觉。

  两声轻咳,高湛不知何时站在门口。

  令萱一愣,忙起身相迎:“殿下~”

  高湛伸手握住令萱的手,走了进来,反手将门掩上。

  “还应付得来吗?”高湛望着令萱,眼中波光凝动,满目深情。

  令萱下意识的收回手来,恭谨说道:“谢殿下关怀,自从来到王府,奴婢才过了几天舒坦日子,服侍两位公子,一点也不累…”

  “两个孩子有劳你费心了…”高湛说着,看了看床上熟睡的孩子,问道,“你的儿子还好吗?”

  令萱点点头,应道:“还好,就是还不会走路…”

  高湛思索片刻,笑道:“不用担心,明日我吩咐下去,按纬儿吃的膳食,也配给你儿子一份!”

  令萱感激不已,忙道:“这怎么行…终是奴婢…怎敢劳殿下费心?”

  高湛摇摇头,满脸愧疚之色,说道:“鲁灵儿,一直想说声抱歉…是我食言了,没能娶你过门…我会好好补偿你们母子的~~”

  令萱坦然一笑,颔首说道:“能得殿下厚爱,有幸伺候二位公子,已是奴婢莫大的造化了,奴婢尚未言谢,殿下怎好向奴婢道歉?”

  “本来我是要让你做我的侧王妃的,只是我二哥初登大宝,前皇后又溺水而亡,将我的安排全都打乱了…”

  “殿下,奴婢不敢有非分之想,奴婢只想悉心服侍好二位公子,以此为毕生使命…”

  “不,不不~~我不要你当乳娘,更不要你做奴婢…”高湛连连摇头,重重吐了口气,说道,“你相信我,待时机成熟,我一定会给你个名分!”

  高湛说着,张开双手,将令萱拉入怀中。

  令萱有些惶然,后退一步,急道:“殿下,奴婢早为人母,已失了璧玉之身,如今承蒙殿下垂怜,本当以身相报,不该这般矫柔造作,可是…可是殿下既有正妻,又有侧室,奴婢不想被人唾骂,更不想惹王妃猜忌,殿下还请不要为难奴婢…”

  高湛不由分说,紧紧将她搂入怀中,似笑非笑地说道:“王妃自有她的消遣,何必为她操心?何况我早已和她说起纳妾之事,她也同意了,只是她还不知道,我要娶的人就是你,待时机成熟,我一定会和她说明白,到时候,你就是我名正言顺的侧王妃了!”

  “殿下说的是真的?”令萱半信半疑,心里一半感动,一半惶然。

  “当然是真的…”高湛不由分说,便将热唇抵到了令萱嘴上,亲吻起来。

  令萱闭上双眼,细细体会这一种久违的依靠感,于是她选择了相信,她也只能相信…

  ……………

  大雪纷飞,寒冬已至。

  推门望院内,已是一片银妆素裹,美丽又纯洁。

  太阳还没出来,远山峰峦上,才漫出一片红霞,天色尚早。

  令萱一大早就起来了,他得赶在伺候儿子的丫头来之前,喂完儿子。

  厨房的人送来的东西很是高级,一碗鱼粥,一碗蛋羹,足够儿子补充营养了。

  “你果然是个贼!”

  令萱正在给儿子喂食,却听门口传来一句叫骂声,抬头一看,是李夫人。

  “李夫人早~”

  “不要脸的贱人,竟偷二公子的东西!”李夫人不由分说,便掀翻了桌案上的碗,摔到地上,粥也洒了,碗也破了。

  孩子刹时吓得哇哇大哭。

  令萱惊呆了,忙把儿子放在床上,一边问道:“你何故打翻孩子的餐食?”

  “丫头们说,你的儿子竟然吃得比二公子还要好,我还不信,如今见了,才知道是真的,这鱼粥蛋羹,不是你偷来的又是哪里来的?”李夫人气得暴跳如雷,骂声不断。

  令萱摇头答道:“是厨房的人送来的,奴婢何曾有偷过东西?”

  “呸,不要脸!”李夫人啐了令萱一口,又骂道,“我的绰儿尚且只有一碗蛋羹,你一个奴婢,竟有鱼粥喂你儿子?我倒要问问厨房的人,是不是你偷了绰儿的!”

  “你只管问好了,奴婢起床后哪里也没去,你别一口一个‘偷’字诬陷于我,还请夫人自重!”令萱不亢不卑,据理力争。

  李夫人见令萱对自己很不客气,一时气恼,便扑了上来,拽住令萱的衣衫,撕扯起来。

  令萱不敢还手,只好挡住她的手,见招拆招,护住自身。

  奴仆们听到动静,纷纷围了过来,看热闹。

  高湛正趁着大好雪景,在前院练剑,听到动静,便也过了过来。

  “不要脸的奴婢,背个野种在王府里冒充主子,看我不扒了你的皮……”李夫人正使出浑身解数,朝令萱脸上抓。

  令萱左躲右闪,护住了脸庞,头发却被她扯得乱七八糟。

  “你骂奴婢可以,不要侮辱我的儿子!”

  “就骂,野种,野种~~”李夫人没有收敛,反倒变本加厉,更加疯狂的撕扯起来。

  令萱性本烈,如今又护子心切,不由得又悲又恨,便哭喊着伸手回击,体内暴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将李夫人推倒在地。

  李夫人一身狼狈样,爬了起来,指着令萱骂道:“不知好歹的奴婢,竟敢打自己的主子,我…我…我杀了你的儿子…”

  “别闹了!”还没等她抬腿,就被挤进人群中的高湛抓住了胳膊。

  李夫人定睛一看,是高湛,便放声大哭:“殿下,你要为妾身做主啊~~”

  高湛哼了一声,甩开她的手,气道:“一碗粥而已,至于闹成这样吗?”

  李夫人抹着泪,啜泣道:“一碗粥事小,可她不该偷来喂她的儿子,那是绰儿的~”

  高湛眉头一拧,指了指奴仆说道:“你问问厨房的人,那是绰儿的吗?那是专门给鲁阿母儿子的!他的儿子随她入宫,饥一餐,饱一顿,精气亏欠,到现在还不会走路,所以我才特别照顾,让厨子煮了鱼粥给他补补身子,不止是绰儿,便是纬儿也没有!你满意了吧!”

  李夫人似还有些不信,望了望一众奴仆,奴仆纷纷点头说是,才让她明白事情的原委。

  “妾身满意什么?妾身只是心疼我们的绰儿啊~~”李夫人软了下去,怏怏地抹着泪。

  “绰儿没吃没喝吗,犯得着你为了一碗粥来撒泼吗?”

  高湛责骂着叹了口气,望向令萱,见她披头散发,好不心疼,想要伸手帮她挽挽头发,终有众人在场,只好又收回手来。

  令萱会意,朝他柔柔一笑,自行收拾起头发来。

  高湛看看李夫人,又看看一众奴仆,高声说道:“鲁阿母服侍两位公子,已是身心疲惫,往后,谁也不许挑她的不是,更不许故意为难她,明白了吗?”

  “是!”众仆人齐声应道。

  李夫人讨了个没趣,哽咽着跑了开去。

  ……………

  一脉山丘,有如银蛇,覆盖在皑皑白雪之下。

  几抹胭脂,泼洒在山丘上,或浓或淡,有如一副素淡的山水画。

  画中,一众人等正在梅园赏花,时而追追赶赶,时而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陛下,那一枝甚是别致,若折下来插入花瓶,肯定好看!”皇后李祖娥指着一枝梅花,喜笑颜开。

  高洋玩得兴起,早没有皇帝之态,笑道:“皇后喜欢,我便摘来给你!”

  说罢,高洋纵身一跃,折下花枝,递于李祖娥。

  “谢陛下~~”李祖娥爱不释手,满脸欢喜。

  妃嫔们纷纷涌来,叫道:“陛下,妾身要这枝,妾身要那枝……”

  高洋来者不拒,一一为他们折了下来。

  段昭仪瞟瞟这个,瞅瞅那个,既不折花,也不说话,一脸酸溜溜的样子。

  李祖娥见状,将她拉了过来,说道:“昭仪姐姐,这一枝送与你吧~~”

  段昭仪咧嘴笑了笑,颔首说道:“谢皇后,妾身闻不得这味,皇后还是自己留着吧!”

  李祖娥又细细闻了闻花枝,笑道:“这般淡雅的香味,我倒觉着很好!”

  一旁有妃嫔讥笑道:“这花哪有味道,妾身倒是闻着一股酸味……”

  此言一出,惹来一片笑声。

  段昭仪眼一横,转头望着一众妃嫔,怒道:“含沙射影的话,谁不会说?这般没有规距,你们以为还在郡府吗?”

  妃嫔们收敛了笑容,默不作声。

  高洋的这些妻妾,进了皇宫册了位分,封妃的封妃,立嫔的立嫔,早已卷入了权利的漩涡之中,分成了两大阵营,一派追随皇后,一派追随昭仪。

  高洋看看众人,笑道:“无妨,今日只管尽兴!”

  李祖娥也劝道:“是啊,昭仪姐姐,陛下早就放下了天子的威仪,如今只是我们的夫君!我们也只把彼此当做姐妹,岂不痛快?我不是皇后,姐姐也不是昭仪,如何?”

  段昭仪面子上挂不住,若还端个架子,便是自找没趣了。

  “皇后说的是,是妾身矫情了!”段昭仪强撑笑脸,拾阶而下。

  “昭仪姐姐言重了……”李祖娥说着,伸手指了指前方,喜道,“你看,前面有一棵金梅,我们去瞧瞧……”

  李祖娥心无杂念,拉着段昭仪,往前面跑去。

  高洋见状,关切喊道:“皇后,当心脚下!!”

  这一喊不要紧,又惹起了段昭仪的醋意了:

  之所以高洋处处呵护李祖娥,都是因为她夺了我的正妻之位、皇后之尊啊!!

  山丘顶上果然有几棵金色梅花,在日光的照耀下,更加绚丽夺目。

  李祖娥赞道:“这金梅更是与众不同了,若采两枝回去,岂不是更加雅致?”

  段昭仪随口附和道:“是啊,这大金大贵之色,只有皇后妹妹才配得上!”

  “昭仪姐姐说笑了,我没有这个意思……”李祖娥见她太过敏感,一时有些失了兴致。

  段昭仪笑靥如花,走到李祖娥面前,说道:“让妾身为皇后妹妹折两枝来……”

  李祖娥婉言谢绝道:“不用了,雪地太滑,别跌落下去!”

  “无妨,妾身会当心的……”

  “真不用,我突然不想要了……”

  “诶,让妾身去吧,那两枝最是别致,我这就摘来给皇后……”

  “啊~”

  两人推推搡搡之间,李祖娥不知怎么就跌了下去,直滑到半山腰,才被雪堆拦了下来。

  段昭仪忙跑了下去,急道:“皇后,皇后……”

  李祖娥紧闭双眼,半晌没有醒来。

  段昭仪眼中的恐慌之情慢慢消散,嘴角却洋溢出一丝莫名的笑容,似惊喜,似期待。

  “发生何事?”远处传来高洋急切的声音。

  “陛下…是皇后…皇后不慎跌倒了…”

  段昭仪带着哭腔哽咽着,神情极度悲伤……

  ------题外话------

  朋友们好,本文《宫墙春柳》采用剧本式结构排版,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这种观文方式,请大家多提宝贵意见,多多支持鼓励!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