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24. 谶语暗藏


  1美好憧憬

  “荷儿,这几件衣裳劳你洗洗,我忙不过来!”

  “哦,好的!”

  “这几床被面,劳你搓搓……”

  “行,放那里吧!”

  “荷儿,这帘子帮我捶捶,你忙得过来哈~”

  “好,我忙得过来!”

  浣衣局,一帮偷懒的婆娘,将分内之事,都甩给了荷儿,自己却歪在墙角,扯着闲话,时不时传来几声荡笑。

  这便是荷儿的日常,她在浣衣局也并不好过,只是她出身本就是奴婢,这浣洗的活,倒也难不倒她。

  “嗨,嗨,你们可是欺负人了啊!”一女官模样的人,见荷儿面前堆了如山的杂物,骂了起来,“都给我拿回去,自己洗!”

  那帮懒婆娘赶紧搂着自己的东西,灰溜溜地跑开了。

  “大人,不碍事,姐姐们累了,我帮他们洗就好了!”荷儿说得风轻云淡,一边琢磨:这女官是怎么了,今儿变得这么客气。

  女官弯下腰来,嘻嘻笑道:“诶,我问你,荷塘那个叫鲁灵儿的,是你什么人?”

  “她啊,嗯~~是我姐姐……”

  “哦,哦,是你姐姐啊,听说这个鲁灵儿,要进高家做小夫人了呢,有没有这回事?”

  女官一脸的羡慕,神情中竟多了些恭敬之意。

  (这时候,显贵人家的妾室,都会被人们尊称为“小夫人”。)

  荷儿这才明白,这女官之所以对自己态度大为改观,原来是因为这件事。

  “是啊,长广郡公很快就要迎我姐姐入门了,真替她高兴!”

  荷儿很是得意。

  到时候,令萱成了高家小夫人,自己也必定会跟了过去,再不用在浣衣局受苦受气,虽然都是奴婢,那也是有等级之分的,无论如何,也比这浣衣局的奴婢高出几等!

  “真是命好啊,可是飞上枝头了啊!”女官啧啧连声,竟亲手帮她整理起地上的脏衣服来。

  荷儿本想阻拦,但一想到往后的大好日子,便也由着她了。

  清晨时分,令萱收拾了一番,背着儿子,出了居所,准备去荷塘。

  “哎呀,你就别去了,我们去,让我们去!”

  刚走了出来,便被其他妇人给围住了。

  令萱不解,说道:“不劳姐姐们费心,我应付得来!”

  以往那悍妇率先说道:“这可不成啊,过几日,你便要进高家了,要是累出个好歹来,如何是好?”

  其他妇人也都讨好:“是啊,你好好歇着,趁这几日工夫,把自己拾掇拾掇,到时候啊,风风光光,体体面面地嫁到高家去!”

  令萱顿觉难为情,忙道:“没有的事,姐姐们别听人乱说!”

  “哟,荷儿告诉我们的,还会有假?”妇人们不由分说,便要夺她手上的木耙子。

  令萱怔了怔,有些意外,更不愿受这纷扰了。

  “姐姐们,让我去吧,我闻惯了荷花的味道,一日不去,倒难受了!”令萱取回了木耙子,不再多说,径直走了出去。

  荷塘里,花开得依旧鲜艳,只是再娇艳的花朵,都有凋零之时。

  水面上,已有掉落的花瓣,失了颜色,随着湖水起起伏伏。

  往日受人艳羡的美貌,终究变成了残花败絮,大煞风景。

  令萱捞起片片花瓣,细细打量,有些失了神。

  还有多少时日,我便也会变成这副模样,人老珠黄,惹人厌弃…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长广郡公高湛,还不迎我入高家,我可要老啰…

  哦,不不不…若再拖下去,怕是报仇的机会就更加渺茫了!

  “姐姐~~”

  岸边传来荷儿的声音。

  “荷儿~~”

  令萱有些诧异,荷儿本该在浣衣局,今日却早早地出现在了荷塘。

  “姐姐,我来帮你~~”

  荷儿上了船,帮令萱捡拾起杂草来。

  “怎会这么得闲?”令萱不冷不热,信口问了一句。

  “今日,他们可不敢欺负我了,浣衣局的掌事大人,听说了你的事,对我客气得不得了,她还帮我洗衣裳呢!”

  荷儿一脸的惬意,她不知道令萱正在生她的气呢!

  “八字尚缺一撇,你就到处宣扬,若没成此事,我的脸面岂不是丢尽了?!”令萱没好气地说道。

  荷儿收敛了笑容,随即又道:“此事定能成,哪个男人见了姐姐,会有不喜欢的?”

  令萱沉吟半晌,自顾自地收拾起水面的脏物来。

  “反正,以后不要再对人说了!”

  ……

  2…酒中有话

  皇宫,皇帝皇后同桌而食,缠绵缱绻,情意绵绵。

  门外衣袂翩翩,脚步声声,崔公公带着奴婢,又呈上好菜好酒。

  皇帝似有些诧异,问道:“何故今日如此奢靡?”

  崔公公带着笑意,不答,眼里却润润的,拿起酒壶给皇帝皇后斟酒。

  “让奴婢服侍陛下娘娘用膳~~”

  皇帝皇后相视无语,却诸多猜测。

  皇后疑道:“陛下素来崇尚节俭,菜肴三五即可,今日如此隆重,是何缘由…算来既非佳节,也无喜事啊…”

  崔公公几度哽咽,强忍泪水,答道:“不过是各地多有进贡,所以奴婢便让人多做了些,还有这酒水,也都是今日新入宫的贡品,陛下、娘娘,请满饮此杯!”

  皇帝端起杯来,邀皇后同饮:“皇后,便领了崔公公这番情意吧!”

  “是,陛下~~”二人举起杯来,饮尽杯中美酒。

  崔公公又躬身拜道:“奴婢祝陛下娘娘圣躬安康,洪福齐天!”

  皇后笑了笑,亲自执壶倒酒,说道:“美酒甘醇,陛下便多饮几杯吧~~”

  皇帝点点头,欣然接受,双眼笑望皇后,浓情愿意。

  饮了一壶,皇帝泛起醉意,笑道:“美酒忘忧,甚是痛快啊~~”

  “陛下醉了,该安寝了~~”皇后抚了抚皇帝,探了探脸色。

  皇帝酒量浅,通常几杯便醉,这会已然迷糊了。

  崔公公忙道:“让奴婢服侍陛下就寝~”

  “不必了,让他们去吧,我有话问你!”

  皇后拦住了崔公公,让宫人们将皇帝扶入了后殿。

  皇帝一走,皇后的面色便暗淡了下来。

  “崔公公,是不是高洋欲行不轨之事?”皇后厉声问道。

  崔公公拼命摇头,却说不出话来,悲形于色。

  “我不怪你,我知你是身不由己,你只告诉我,高洋究竟有何打算?”

  崔公公怎敢说出高洋的图谋,那可是自寻死路啊!

  “娘娘多虑了…奴婢什么也不知道…”

  “他是要谋权篡位,自己称帝?还是要赶尽杀绝,害陛下性命?你快说啊~~”皇后见崔公公今日反常,早有不详的预感,不知道真相,誓不罢休。

  “娘娘,你不如把奴婢赐死吧,如此,奴婢便好过了~~”崔公公一把鼻涕一把泪,哭成了泪人。

  皇后揣摸着崔公公的话,不由得瘫软在地,崔公公既然求死,那必定是左右为难,问心有愧啊…

  “崔公公,陛下待你不薄吧…”

  “陛下待奴婢,自是恩重如山…”

  “是啊,陛下登基那日,便让你掌管内侍,荣耀一身,如今陛下有难,却求不到你一句真话,你就是这样报答陛下的吗?”

  “奴婢有罪,奴婢只求一死~~”

  “你就是死了,也愧对陛下!我只要你说一句话,就这么难吗?若高洋只求皇位,我便劝陛下让位给他,也就是了,这偌大的皇宫,早就不属于陛下了,又何必留恋?若他还是不肯放过陛下,那我就和陛下即刻逃离皇宫,从此隐姓埋名,安度余生,何尝不是一桩美事?”

  崔公公沉吟半晌,这才抬起头来,嗑嗑巴巴说道:“大丞相并没说要害陛下性命…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陛下生死攸关,崔公公,你还不肯说出实话吗?”皇后眼神犀利,直逼崔公公双眼。

  崔公公无可奈何,和盘托出:“大丞相只要奴婢…拟写讨伐檄文和登基之诏…”

  “就凭高洋,他也配当皇帝?”

  ……………

  3惊涛骇浪

  “恭迎皇后!”

  一大早,皇后便匆匆跨入高家,满腹怨恨。

  娄氏率高家上下行礼迎接。

  “娄氏,你的儿子心怀不轨,欲行谋逆之事,你可知道,这是满门抄斩的大罪!?”皇后怒气冲冲,扫视众人,大声责骂母亲。

  娄氏望望左右,淡然说道:“不知高家有谋逆之人,民妇只知道长子高澄为陛下所杀,敢问皇后,天子不仁,滥杀忠良,天理何在,忠义何存?!”

  “不……不……陛下从没做过这样的事……”皇后眼光闪烁,在人群中搜索着高洋的身影,却始终没有找到,“高洋呢,他为何不在?”

  娄氏叹了口气,幽幽说道:“他…入宫去见陛下了…”

  “陛下,陛下,高洋要杀陛下!!!!”皇后大感不妙,面色变得苍白,扑通跪倒在娄氏身下,哭喊道,“母亲,求你了,赶紧进宫救陛下,不能让哥哥杀害陛下啊,那可是女儿的夫君啊!母亲,快随女儿一起进宫啊…”

  娄氏没有依她,反而站得稳稳的,又抚摸着皇后的头发,低声劝慰:“天命难违,休怪母亲心狠了!如今魏朝气数已尽,人心皆向着我们高家,是时候改朝换代了!女儿,你放心,等你哥哥当了皇帝,定不会亏待你的,我会让你哥哥赐你一块宝地,依旧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不比你如今的皇后地位,差到哪里去,从此你也不必再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了,岂不是皆大欢喜?”

  皇后连连摇头,泪水决堤,踉跄着爬起身,绝望地看着娄氏——她的母亲,象不认识一般。

  “你以为没了陛下,我还能独活吗?从此以后,本皇后和高家恩断义绝,再无半点情分!”

  皇后说完,疯疯癫癫,跑出了高家。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