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21.贪婪之心


  1如愿以偿

  谁谁谁,谁能接任大丞相?

  众人屏气凝神,鸦雀无声,只等娄氏公布答案!

  “高洋可担此大任!”娄氏说着,看了看众人,又将目光移了过来,落在皇帝皇后身上。

  皇帝皇后苦笑对望,无语凝咽。

  皇室对高家的这一战,皇室还是输了!

  高洋欣喜若狂,如沐春风,高兴得直搓手。

  高演和高湛脸上掠过少许的失意,随即便恢复了常态。

  段韶皱了皱眉头,有些出乎意料,但也无话可说。

  在场众臣,也都默许了这个决定,不再言语。

  “娄氏,你这是助纣为虐!”皇后面若冰霜,冷冷地说了一句。

  娄氏眼神决绝,叹道:“皇后,君临天下,怎能一日无良臣辅佐呢,这也是诸位大人的意思,并非我一个老媪的私心!当然,如果陛下另有贤良之才,我想诸位大人,也一定会遵从陛下旨意的!”

  众臣公会意,马上拜道:“臣等推举高洋为大丞相!”

  皇帝无奈点点头,吐了口恶气,缓缓说道:“众臣公为朕分忧,朕倍感欣慰!高洋听封,即日起,授大丞相之位,愿你忠心辅弼,造福社稷,安邦定国!”

  高洋喜形于色,忙跪地而拜,行君臣之礼。

  “谢陛下信任,臣立誓效忠陛下,为陛下分忧!”

  ……………

  2施舍

  这日傍晚,令萱出了荷塘,回到掖庭局,寻了个偏僻处给儿子喂奶。

  “姐姐……怎么躲在这儿?”

  荷儿姗姗走来,信口问道。

  令萱忙整好衣衫,想要遮掩起来。

  “这里……为何有伤?”荷儿眼尖,见令萱胸上有几块淤痕,一时疑惑。

  令萱将儿子横在怀里,答道:“前几日挨了皇后板子,兴许是那时受的伤…”

  荷儿不信,说道:“不对…我见过挨罚的人,可不会伤到这里啊…”

  “别问了~”见有妇人投来目光,惹令萱紧张起来,忙止住了荷儿。

  荷儿愣了半晌,似有所悟。

  “是不是掖庭令大人……”

  “别声张,可是羞辱……”令萱点头默认。

  荷儿脸有悲色,喃喃说道:“恨不能替姐姐分担~~”

  令萱抚抚荷儿,淡然一笑,说道:“别犯傻,这样的事,躲还躲不及呢~”

  荷儿望着令萱,泪眼迷离,好不心疼。

  “鲁灵儿~”有妇人走了过来,正是之前那位刁蛮悍妇,只见她笑嘻嘻地说道,“掖庭令大人让我传话给你,叫你前去,有事与你说呢,呵呵呵……”

  人啊,怎会这般贱,挨了板子,反倒对令萱客客气气了。

  令萱颔首致意,客气说道:“有劳姐姐了!”

  “太见外了,太见外了,呵呵呵……”那悍妇笑着,走了开去。

  令萱把儿子递给荷儿,起身便走。

  “姐姐,你还要去?”荷儿拽了拽令萱的袖子。

  “我…去去就回……”

  “掖庭令还不肯放过你吗?姐姐都快要入长广郡府的门了!”

  令萱看了看荷儿,面无表情的说道:“荷儿,高家是我的仇人,你说我该进去做妾吗?”

  荷儿怔了怔,忙赔礼道歉:“姐姐,对不住,是我失言了……”

  令萱勉强一笑,摇头说道:“我不是怪你,我是在问你,该是不该?”

  荷儿沉吟半晌,低声说道:“大丞相已死,姐姐的仇怨从此便也了结了,看来上天有眼,终不会放过恶人的!”

  令萱摇摇头,含泪苦笑道:“可是他杀了我的夫君,还杀了我的父母兄弟,杀夫之仇,灭门之恨,他如何偿还得了?高家人,都是我的仇人!!!”

  荷儿缓缓点头,悲叹道:“姐姐说得对,血海深仇,当绵延子孙万代!”

  “是啊,世仇传万代,我怎能委身仇家,认贼作夫?”令萱的话语并无决绝之意,竟透着些惋惜,遗憾。

  长广郡公高湛,或许是上天赐给令萱最佳的夫君人选,可偏偏他们的相遇,在最不适当的时间……

  高湛说过,只在乎缘,不在乎尊卑之别,很明显,他们是有缘的,不然,高湛也不会向令萱抛出爱的枝叶,说出迎她入门的话来,这一切,让令萱干涸的心里,又萌发出少女怀春般的甜蜜……

  “这几日,你怎么不来?我可是每天都留着好吃好喝的给你呢……白费我的心思啊……”

  掖庭令说着,将桌案上的美食往令萱面前推了推。

  令萱藏着心思,没有食欲。

  “大人见谅,这几日杂草横生,奴婢有些劳累,力不从心,所以没来服侍大人,还请大人体恤!”

  “怎么,这帮泼妇还是不肯替你分担荷塘事务?”

  “并非如此,是奴婢喜欢清静,不喜欢他们打扰……”

  “我看你~~是故意找借口躲着我吧……”

  “大人何出此言?”

  掖庭令撇嘴一笑,冷哼道:“你是攀了高枝,便看不上我了?”

  令萱摇头否认:“大人多虑了,奴婢并无此心!”

  “高家子弟,个个荒淫成性,残暴不仁,就算长广郡公真的纳你为妾,也不见得比我这里好过啊!”掖庭令摇头晃脑,似乎是在吓唬令萱。

  令萱心中,正在纠结此事,掖庭令的话,更让她添了几分烦躁。

  “大人,奴婢身子不适,先请告退了~”令萱说着,起身抬步,往门口走去。

  “鲁灵儿~~”掖庭令涨红了脸,满脸愤怒,一拍桌案,气道,“我难道待你不好吗?”

  令萱转过身来,看了看掖庭令指指身上

  以往如玉肌肤,早已是伤痕斑斑,犹如纯洁雪地,遭人肆意践踏一般。

  “大人待我很好,奴婢这身伤痕可以作证!”令萱轻蔑的笑着。

  掖庭令脸上的怒火顿消,慢慢变成羞愧之色,随即惭愧抹泪。

  “我…我…我是因为喜欢你啊,鲁灵儿~~”掖庭令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起来,“自我幼时入宫,便被去了势,白活四十载,鲁灵儿,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掖庭令哭得死去活来,悲痛万分,这让令萱又生恻隐之心,怨恨全无…

  …………

  3初闻美名

  高洋的府宅,如今成了大丞相府。

  夜幕降临,万籁俱寂之时,这里依旧灯火通明,歌舞升平。

  只见高洋袒胸露乳,一身横肉,尽显莽夫本色,而在他身旁或是脚下,一众美人歪在一起,手拿酒樽,正与他寻欢作乐。

  掖庭令说得并不错,高家子弟个个荒淫,尤其是高洋,论纵情酒色,他独占鳌头,兄弟们无人能比。

  此时,高洋饮得醉熏熏的,一会亲亲左边,一会又搂搂右边,春风得意,沉浸在温柔乡。

  大堂中间,一女子身着绿色罗裙,翩翩起舞。

  高洋看得呆了,醉眼朦胧,恍惚间呵呵直笑。

  “大丞相,为何发笑啊?”有美人凑近了问道。

  高洋指了指跳舞女子,笑道:“这奴婢了得,在荷塘上也能起舞……”

  众美人细细望去,一头雾水。

  “哪来的荷塘?”众美人问道。

  “我认得她,她是荷塘的女工,你们看看,这般美貌,可是把你们都比下去啰!”高洋盯着舞女,直流口水。

  那舞女一身绿装,又飞身疾舞,便把高洋的眼看花了,直把她当成令萱了。

  可见,高洋心中,对令萱何其痴迷。

  “荷塘女工?”众美人面面相觑,越发糊涂了。

  一曲奏罢,舞女收住身形,朝高洋鞠躬。

  高洋定睛一看,那舞女面貌完全变了一个人,哪里是荷塘的美人?

  “下去下去~~扫兴~”高洋连连摆手,一脸失望。

  美人们说道:“我就知道是大丞相眼花了,那荷塘的宫女哪有这等舞技?”

  “大丞相真是的,姐妹们这般花容月貌,大丞相不夸,偏偏夸起一个卑贱的宫女,让姐妹们颜面何存啊?”

  高洋嘿嘿一笑,说道:“宫女又如何?有姿色足矣!”

  众美人一脸的不服气,直翻白眼。

  “一个宫女,能有何等倾世之色?亏得大丞相这般惦记?”一美人极不知趣的捧了杯酒,递了过来,搔首弄姿。

  高洋接过来一口喝了,把空杯递还与她,笑道:“虽是宫女,可是比你更美百倍!”

  “哼!”美人自讨没趣,气得脸都歪了,眼一挑,说道,“莫不是比那李家二小姐还要美?”

  “哪个李家二小姐?”高洋既感惊诧,又万分向往。

  美人们笑了,戏谑道:“大丞相真不知道?有个叫李祖娥的,李家大族出身,容色倾国倾城,美名早传入我们姐妹耳中,甚是让人艳羡呢!”

  高洋哦哦连声,惊道:“我只知道李家世代名门,声威响彻北方,没想到,还有个如此绝色的女儿?你们可知,她有无婚配?”

  “年方十五,待字闺中,怎么,大丞相,可是动了心了?”众美人围着高洋,哄笑不止。

  高洋则搂着一众美人们,淫笑连连。

  “夫君,你又要纳妾吗?”

  一丰满女子姗姗走了进来,大声喝问,她身后还带个孩子。

  这女子是高洋的正妻段氏,而这孩子是他们的儿子。

  “夫人有礼~”之前那众美人见了她,有些惧色,纷纷起身相迎,将高洋身边的位子让了出来。

  段氏满脸堆笑,看着高洋,说道:“夫君,妾身问你话呢…”

  “问我什么?”高洋不知是真没听到,还是假没听到,一脸迷糊。

  美人们笑道:“哎呀,夫人是问大丞相,是不是要娶李家二小姐?”

  高洋呵呵连声,反正不作答。

  段氏瞥了众人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李家二小姐,不是许配人家了吗?很快就要成亲了吧?”

  “我们就是哄大丞相开心呢,夫人别当真…”

  “等等~夫人你说她要和谁成亲?”高洋摆摆手,所有人立刻鸦雀无声。

  段氏不假思索,说道:“安乐王啊,当朝天子的哥哥,怎么,夫君要去抢亲不成?”

  “嫁谁不好,偏嫁元家人,为夫就把她抢到府上来,又有何不可?”高洋拧着脸,不以为然。

  “如今你是大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敢拦你?不如把她抢来,当丞相夫人吧!!”段氏白着眼,一脸的不高兴。

  高洋嘿嘿笑道:“夫人说的哦,为夫明天就把李李李…”

  “李祖娥!!”众美人哈哈大笑。

  “对,把李祖娥抢到府上,让她当丞相夫人!!”高洋摇头晃脑,似真似假。

  段氏急了,忙道:“夫君,你要气死妾身吗?”

  一众美人笑道:“夫人当真不得,便是把天上的仙女抢来,也依然只能当妾!”

  “由着你们取笑本夫人,还不快滚!”段氏刹时便翻了脸。

  那孩子也不客气,听了母亲的话,抓起桌子上的糕点,便朝众美人身上洒去。

  “滚啊,滚啊!!”

  一众美人尖叫连连,夺门而出。

  “祖宗,谁让你扔的?”段氏捏住儿子的手,却只惹得他一阵大笑。

  高洋起身,气道:“由着你们婆娘小子胡闹,我睡觉去了!”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