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17.圣洁之愿


  1…代价…

  “…杀人了,娼妇杀人了!!!”

  众妇人挤成一团,纷纷躲避,满脸赔笑,劝道:“别别~~别伤了和气啊,宫中不能私藏凶器的,快把刀收起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欺人太甚!”令萱放下了刀,狠狠抹了抹眼泪。

  “掖庭令大人到!”

  门外响起了通传之声,众妇人忙出去迎接。

  藏凶器是大罪,令萱赶紧把短刀藏到了枕头下,急步跟了出去。

  掖庭令扫视众人,幽幽说道:“我听到有人在喊娼妇,娼妇到底是谁呢?”

  众人皆默不作声,那悍妇脸一黑,吓得低垂着头。

  “肆意诋毁,诬蔑他人,该罚!来人,杖责三十!”掖庭令指了指悍妇,厉声说道。

  边上的人不由分说,拉了悍妇按倒在地,扬起手上的板子,“啪啪”打了起来。

  “啊~~啊~~大人饶命,我是有罪,可这…娼…她她暗藏凶器,该处极刑啊!!!”那悍妇呼天抢地,不忘踩令萱一脚。

  掖庭令走到令萱跟前,眉头紧皱,问道:“你藏了凶器?”

  令萱低下头去,不敢看他,吱唔道:“没有……奴婢没藏凶器……”

  那悍妇又哭喊道:“所有姐妹都看到了,她拿着刀,要杀奴婢,大人替奴婢作主啊…”

  “罚了你,再来问他们的罪!”掖庭令目光凶狠,没等到妇人们作证,却先给个下马威,“我且问你们,偌大一个荷塘,你们为何只派了她一人去?你们这般欺负人,是不是太过分了?”

  掖庭令盯着一众妇人,犀利的目光从每个人脸上扫过,堵住了他们的嘴。

  “奴婢知罪,请大人恕罪!”众妇人一一跪倒在地,请求宽宥。

  掖庭令笑了笑,又道:“我素来赏罚分明,不滥施刑罚也绝不包庇,你们说说,刚刚是不是看到她手执凶器?”

  众人连连摇头,都明白了掖庭令的心意,纷纷说道:“没有,奴婢没有看到!”

  “你还有什么话说?”掖庭令瞟了一眼被打的悍妇,冷冷问道。

  “奴婢……奴婢……”那悍妇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呜呜哭了起来。

  掖庭令嘘了口气,说道:“为示公允,我得到屋内搜一搜,看有没有谁私藏凶器,免得惹人口舌,说我偏袒徇私!”

  “大人公允!”众妇人齐声说道。

  掖庭令带了几个随从,进到屋内,不多时,便走了出来。

  “什么凶器也没有,你们听明白了吗?”掖庭令摊开双手,示以众人。

  众妇人异口同声,答道:“是,大人明鉴!”

  令萱心中很是感慨,原来手握权利,是这么重要,可以处罚想要处罚的人,也可以保护想要保护的人…

  “鲁灵儿,往后别一个人去荷塘了,万一有个好歹,都无人照应!”掖庭令言语关切。

  一众妇人忙道:“大人放心,奴婢们不敢再偷懒,往后我们同去,同去!”

  令萱却道:“姐姐们不必了,我喜欢荷塘,这里的活也很悠闲,我一个人应付得来!”

  令萱说这番话,是希望换来他们的体恤,终究儿子尚幼,往后还有很多打扰的地方,但她也不全是为了讨好,她说的是实话,荷塘是她独有的天地,事务也不算太累,的确有一丝惬意。

  掖庭令看了看令萱,笑道:“真应付得来?”

  令萱淡然一笑,答道:“是的,大人!”

  “好吧,那就好,你随我来,我有话要问你!”掖庭令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令萱搂了搂儿子,有所顾忌,不知这帮妇人又会怎么看?

  可她的目光触碰到妇人们的眼神,人人却换了一副脸色,没有鄙夷,反倒充满了恭敬。

  令萱明白,这是假以掖庭令大人的威风。

  令萱抱着儿子,来到掖庭令的屋中。

  掖庭令坐了下来,指了指桌案上的美食,信口说道:“专门给你留的,你随意!”

  令萱坐于对案,捏着糕点吃了起来,心中却犯着嘀咕。

  “你藏着凶器作甚?”掖庭令轻击着桌案,面色木然。

  “没有,大人,奴婢没有藏凶器!”令萱知道这是死罪,慌忙否认。

  掖庭令从袖中取出刀来,放于桌上。

  令萱哑口无言,咬了一半的糕点,哽在喉中,不知是该咽还是不该咽。

  “没什么,呵呵呵…”掖庭令抚着令萱的手,痴笑着,“只要你好生服侍于我,天塌下来,我也替你顶着!”

  “谢大人…”令萱勉强笑了笑。

  掖庭令眼中泛着欲望,将令萱拽了起来,直往内屋拉。

  “大人…孩子在呢…”令萱倍感难为情。

  掖庭令嘿嘿一笑,说道:“无妨,他懂什么啊?”

  令萱只得将孩子搁在床里边,顺从地躺在枕上。

  儿子侧过头来,瞪着懵懂的双眼,直勾勾地看着令萱。

  令萱眼中一热,滚烫的泪,杂着屈辱,落在这肮脏的褥子上……

  我陆令萱这辈子注定成不了守身如玉的贞洁烈女,只求立志报仇雪恨,方能了无遗憾,哪怕不择手段,也在所不惜!!

  …………

  2…清雅净土…

  仲夏,荷花盛开,来荷塘赏花的人多了起来。

  若接到授意,何日有何人前来赏花,令萱是不能入荷塘的,以免冲撞了尊贵之人,平添晦气。

  这日,上无授意,令萱便划船入了荷塘,清理起来。

  前几日赏花的人多,不准入塘,那杂草残叶便多了不少,令萱忙得不亦乐乎。

  “天子携皇后入园赏荷,尔等一律回避~~”令萱正捡拾着残荷,忽然听到远处传来呼喝声。

  天子?皇后?

  令萱一惊,这等大事,竟无人示下,可是怪了?

  莫不是自己听错了!?

  “天子携皇后入园赏荷,尔等一律回避!!!”

  开路之人不停的高呼,这声音起来越近,令萱也听得越来越真。

  这还了得,若自己这个奴婢被人看见,岂不又是重罪?

  令萱慌忙撑起竹杆,把船划到荷叶最深处,隐藏了起来。

  谁知那皇帝皇后哪也不去,偏偏就来到了此处,上了廊桥,直往这丛荷花走来。

  令萱可是大意了,荷叶最茂盛的地方,自然也是花朵最绚烂的地方,她不知道,这里,正是皇帝皇后素来最喜欢的赏花之处!

  “陛下,你看那朵白莲,最是夺目!”皇后说着,指了指荷塘之中,那朵白莲,与令萱藏身之处,仅隔咫尺。

  令萱屏气凝神,几乎都不敢呼吸了。

  皇帝抬眼望去,赞道:“不沾污浊,自然夺目,像极了皇后啊!”

  皇后略有迟疑,随即悟到皇帝的赞美之意,眉目含情,依偎在皇帝怀中。

  “我们高家,实在是有愧于陛下,但请陛下放心,只要妾身活着,就绝不容那帮豺狼欺侮陛下……”

  “皇后言重了,朕已知足了……”

  “那骆超谋反,死有余辜,可是陆公一家,对陛下最是忠诚,何以也遭了灭门之祸?”

  “陆公忠心,朕怎会不知?只是你哥哥排除异己,假传圣旨,朕有什么办法?”

  “高澄这个逆贼,妾身……没有这样的哥哥……”

  “哎,算了,不说了,难得离开朝堂,得一处清雅净土,皇后就莫惹朕伤怀了……”

  皇帝皇后没有让宫人跟随,漫步在荷塘之中,得片刻自由,方可抒发心中郁气。

  他们不知道,他们口中的“人物”,一个是令萱的夫君,一个是令萱的父亲,重提旧事,惹得令萱把持不住,躲在船上哽咽了起来。

  这一哭不要紧,顿时便让皇帝皇后看出了异样了。

  “是谁在那里?”皇后厉声喝问。

  皇帝大惊,惶然说道:“莫不是有刺客?”

  二人说着,直往后退,宫人太监们连忙窜了过来,仔细搜寻。

  令萱见藏不住了,便站起身来,在船上躬身而拜:“奴婢是荷塘女工,惊扰了陛下和娘娘,还望恕罪~~”

  有太监下水,将令萱的船拖到了廊桥边,把母子二人拽了上来。

  皇后有些生气,喝问左右:“为何不让他们回避?”

  宫人太监忙道:“娘娘恕罪,昨日早有授意,不知为何如此……”

  皇帝摇头叹道:“哎,可见宫里没人当朕是皇帝,谁都可以轻慢于朕啊~~”

  “陛下多虑了,没人敢藐视陛下!”皇后最怕皇帝伤心,忙加以安慰,又转身对宫女太监说道,“所有掌管荷塘之人,都要受罚,传本宫旨意,各受杖刑三十!”

  “是,娘娘!”便有宫人前去掖庭局宣旨降罪。

  令萱怀中儿子受到惊吓,“哇哇”大哭起来。

  皇后见状,难免生了恻隐之心。

  “你是何人,为何还有孩子?快报上名来!”皇后的语气柔和了许多。

  令萱多想告诉皇后,自己就是陆公之女,可这会对自己的命运带来转折吗?

  她知道,如今的皇帝可是傀儡,皇后又有多大本事,只怕也是枉然~

  “奴婢生来为奴,不敢让贱名污了陛下娘娘耳朵……”令萱决定继续隐瞒。

  皇帝见皇后一脸同情之色,便道:“罢了,朕知道,皇后最是仁慈,就饶了她吧!”

  皇后轻咬嘴唇,摇头叹道:“既是有罪,不可不罚,不然,可是乱了规距!来人,行刑!”

  皇后虽然慈悲,可此时此刻,她是要给皇帝立威啊,所以只好咬牙坚持惩罚令萱。

  令萱没有半点怨言,反倒扑通跪倒在地,拜道:“奴婢愿意受罚!”

  有皇后为陆家鸣不平,我陆令萱死也知足了啊!

  ------题外话------

  (你们下手轻一些吧,不要伤了她的身子)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