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16.天命难安


  1卑微汉子…

  什么?高湛口中的美人,只是个疏理荷塘的女宫人?

  “呵呵,这等卑贱之人,你要献给大哥?”高洋鄙夷之极。

  “那二哥家里的美人,难道都是达官贵人家的千金小姐?”高湛反唇相讥。

  “你~~”高洋气得直拍桌子。

  “别吵了,更添心烦!”高澄厉声斥责两个弟弟。

  二人低下头去,各自唱着闷酒,一时寂寞无声。

  “我只问你们……”高澄眼中闪现着光芒,幽幽说道,“你们想不想荣升为王”

  荣升为王?

  高湛和高演顿时领会了高澄话中之意。

  高洋又没悟到其意,喃喃说道:“若要封王,要么是皇帝的兄弟,要么是立下大功的臣子,可我们……”

  “大哥的意思,是让我们拥他为天子,登基称帝啊!”高演见高洋不得其解,一语点破。

  高洋先是怔了一怔,随即一拍手,连叫“好好好~~”

  高澄一摆手,示意他不要冲动。

  高洋张嘴,无声而笑,依旧激动不已。

  “待时机成熟,你们可愿助愚兄一臂之力?”高澄目光冷凛,盯着弟弟们的眼睛,庄严又冷静。

  几个弟弟重重地点了点头,当作立志。

  高澄再次举杯,四兄弟将酒杯碰到一起,一饮而尽,踌躇满志。

  这一次,兄弟之间,心无罅隙,达成共识!

  此时,几个仆人缓步而入,送上酒菜。

  高澄一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众仆躬身而退,唯一汉子不曾挪步。

  “退下~~”高澄不悦,横了那汉子一眼。

  那汉子却跪倒在地,拜道:“大丞相,容小奴说一句话!”

  “有话日后再说不迟,何必今日扫我酒兴?退下,退下!”高澄不耐烦地说道。

  “大丞相开恩,小奴愿用千金之财赎我奴仆之身,还望大丞相成全!”那汉子带着哭腔说道。

  高澄一砸酒杯,骂道:“滚,来人,拖出去,杖责八十!”

  几个仆人匆匆赶来,将那汉子拖了出去。

  高洋皱眉问道:“这等奴仆,竟如此大胆,依我看来,就该取他性命!”

  高澄呵呵一笑,得意说道:“也不算是小人物,他可是梁国大将呢,兵败被父亲俘虏,特意配给我做厨子,父亲当初可交待过,他日梁国若与我朝交战,留着此人或有用处,你们说说,我能放他走吗,岂不是违了父亲遗愿?”

  “原来如此,那必定不能放了他!”兄弟们皆点头称是。

  高澄此举,给自己留下了祸根,让这个不算小人物的小人物,后来竟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

  2…粗鄙高洋…

  高洋听了高湛说的美人,心里一万个不服气,他定要比个高下,看看到底是自己屋里美人更美,还是高湛说的那荷塘女工更美!

  高澄国事繁忙,自不理会,高洋便拉了高湛和高演,三兄弟直入宫门。

  “请三位郡公,示以入宫授令!”

  皇宫终究是皇宫,没有入宫授令,是进不去的,三兄弟被宫门侍卫拦了下来。

  高洋脾性暴躁,当即便拨出了剑来,欲要动武。

  “瞎了你们的眼,不知我们是谁吗?”

  高湛静立一旁,无动于衷,高演当惯了和事佬,只把高洋往后拽。

  “二哥,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侍卫们不敢得罪,惶然说道:“请三位息怒,宫有宫规,还请体恤!”

  “待我杀了你们,再与皇帝皇后论宫规!”高洋又挥动了宝剑。

  高演拖住高洋,对侍卫们说道:“你们也是,皇后是我们的妹妹,得个授令有何难处?”

  侍卫们面面相觑,不得不屈服,一来怕高洋害他们性命,二来高演言之有理,只好开门放行。

  荷塘清清,令萱撑船前行。

  荷塘的事务,她渐渐习惯了,变得得心应手起来。

  忙了半晌,除了些杂草,捡了些残叶,儿子哭闹起来,怕是饿了,令萱便把船靠在水边,解开衣襟,哼着小曲,给儿子喂起奶来。

  岸边草木处似有声音,嘘嘘嗦嗦嘘嘘嗦嗦……

  定是老鼠小猫什么的,令萱没太在意,只是随意转头望去,却吓了一跳。

  明明是几个人藏在那里,正盯着自己看呢。

  令萱脸庞发烧,这袒胸露乳的,怎能随意示人,忙整理好衣裳,喝问道:“是谁人偷看?”

  “嘿嘿嘿~~”一阵淫荡的笑声传了出来,只见一相貌丑陋的男子,移步而出,接着后面又走出两个男子,相貌堂堂。

  咦,那后边的,不是前几天见过的那位公子吗?当日自称是什么郡公的……

  不曾想,他也是这般龌龊之人?

  令萱充满警惕,之前存留的好感,一扫而光。

  令萱思忖着撑起竹杆,欲划向塘中去,躲避这些人。

  “站住,你给我站住!停住停住哎~~~”高洋指着令萱,跳了起来。

  令萱不听,依旧撑着竹杆。

  “大胆奴婢,再不停住,赐你死罪!”高洋大骂了起来。

  令萱无奈,只好放下竹杆,愣在船上。

  高洋抬头张望,叫道:“你给我转过身来!”

  令萱心里暗骂,却也只好缓缓转过身去。

  “抬头,抬头啊,不抬头,我怎么看得清你长什么模样?”

  高洋言语极为粗鲁,使得令萱心里如针扎一般,淌着耻辱。

  高湛见令萱眼中带泪,知道高洋已让她受辱,不由得有些惭愧,低头不语,可令萱这副面庞,梨花带雨,倒更添了几分柔美之色,又忍不住用余光一直偷看。

  高演见气氛有些紧张,便笑眯眯地说道:“无妨,你只管抬起头来,我们并无恶意,只当是欣赏一番美景,呵呵呵……”

  令萱抬头,看了一眼高洋的面容,几欲呕吐。

  世上只怕再难寻得出第二个如他这般丑陋之人了!

  高洋本来就不是什么美男子,何况这番作为又让令萱极其厌恶,是以让她觉得高洋面目可憎,奇丑无比!

  “还真是,这等容色,还真是少见啊……”高洋嘀咕着,一脸的神往,口水都快流出来了,难得一次肯向高湛认输。

  高洋高湛两兄弟,自幼便好斗,从小到大,拌过无数次嘴,打过无数次架,虽是手足,却八字不合,相生相克!

  高湛有些得意,想说什么,却又有所顾忌,怕是一不小心,又伤到令萱,只得呆立一旁,与令萱无语相望。

  “哇~”身后的儿子又啼哭起来,想必是没有吃饱,又开始闹了。

  令萱忙拍了拍身后,加以安抚,儿子的哭声却更大了。

  “奴婢要去除杂草了,就此告辞了!”令萱不由分说,快速撑起船来,管谁再说什么,也顾不得了。

  如今儿子才是她的命,一切得等到喂饱了儿子再说!

  ……………

  3不受羞辱

  令萱忙完了荷塘之事,回到掖庭,又是天黑时分。

  妇人依然喝酒行令,吆喝不断,这是他们的日常夜例。

  令萱走到饭甑边,闻了闻,似没有馊味,便盛了一碗米饭,寻了个石凳,坐着吃起饭来。

  “哟,今日不去吃好的了?”那堆妇人中,有人嘲讽。

  令萱聪慧,立刻便明白他们所指,一时不知如何做答,只低头吃饭。

  那堆妇人叽叽喳喳,不知说着什么,时不时传来刺耳的笑声。

  荷儿从外面急急走了进来,帮令萱解开孩子,哄了起来。

  “今日浣洗衣裳太多,这会才忙完……”荷儿有些自责。

  令萱忙道:“你忙就别管我了,我应付得过来!”

  荷儿见她大口吃着剩饭,眨巴着眼睛,轻声问道:“你…也吃这个…你不去…那边了…”

  令萱有些尴尬,她知道自己服侍掖庭令的事,已是人尽皆知,荷儿也不例外。

  “不了…”令萱缓缓摇摇头。

  荷儿沉吟片刻,顾左右而言其他:“公子都晒黑了,好不心疼……”

  令萱看看儿子,一身皮肤早已变得黝黑,只得叹了口气。

  “睡觉睡觉~真是个背时鬼,害老娘输了这么多钱~~”

  一五大三粗的妇人骂骂咧咧,走进屋中,眼睛还瞟了瞟令萱,似乎她输钱是令萱给她的晦气!

  其他妇人也伸的伸懒腰,打的打呵欠,叽叽喳喳地走了进去,准备睡觉。

  “荷儿,你也回去吧,浣衣局的活不轻松吧,你可得好好休息!”令萱接过儿子,催荷儿回去。

  “无妨,我天生奴婢命,早习惯了,我倒是担心你呢,你可得好好保重啊~”荷儿一脸的关切。

  “外面的人有脸没脸,都什么时辰了,还瞎吵吵什么?”

  听这声音,还是那五大三粗的悍妇在骂人。

  令萱识趣,忙拽了荷儿,送她出门,荷儿也只得回去了。

  令萱母子二人洗完了澡,便也进去睡了。

  睡了少会,儿子开始啼哭,令萱忙又起身“哦哦”地哄了起来。

  这一哭,吵醒了所有人。

  “还让不让人活啊?”之前那悍妇又嚷了起来。

  “你啊,还是另寻去处吧,这三更半夜的,哪经得起你这般折腾?”

  “可不是吗?这不是害人吗?”

  众妇人七嘴八舌,纷纷埋怨起来。

  令萱极为难堪,忙赔不是:“对不住,各位姐姐,孩子小,不懂事,打扰了各位,实在过意不去……”

  那悍妇指着令萱的鼻子骂道:“不要脸的娼妇,带着你的野种,给我滚出去!”

  令萱被她骂得又气又悲,眼眶顿时便湿了。

  “这位姐姐,孩子吵闹,我可以带他出去,不扰你睡觉,可是你污言秽语,何故辱我名声?”

  “辱你名声?”那悍妇不停的用手指戳着令萱,骂道,“真是好笑,谁不知道,你是个被阉人玩弄的贱货!”

  令萱步步后退,听了她得寸进尺的羞辱之言,不由得大怒,从袖中摸出刀来,便要砍那悍妇。

  那悍妇吓了一跳,她可没想到令萱手上会有刀的,忙往门边跑,一边大喊:“杀人了,这娼妇有刀,有刀啊,娼妇,你可是犯了死罪了,杀人了,娼妇杀人了!!!”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