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15.高家之贵


  1皇帝受辱……

  皇宫,大丞相高澄平定叛乱有功,皇帝亲自设宴,犒劳于他。

  “大丞相身先士卒,剿灭叛贼,实在是劳苦功高啊,众爱卿,与朕一道,共敬大丞相一杯!”皇帝喜笑颜开,举杯示意。

  众臣公一起举杯,异口同声道:“恭敬大丞相!”

  高澄呵呵连声,举杯说道:“高某职责所在,不值一提,诸位,同饮同饮!”

  平叛之事,名义上是为了皇帝,皇帝自然还当有嘉奖,可不能只是一顿宴请作罢。

  “大丞相护驾有功,朕有重赏!”即是赏赐之事,皇帝语气多了些底气。

  高澄似笑非笑,只是瞟了瞟皇帝,自顾自地喝了一杯酒。

  有太监起身宣旨:“应天顺时,受兹明命,大丞相平叛乱,除反贼,正社稷,福天下,特赏钱百万,金千两,锦千段,马百匹,褒嘉忠厚,明德有功!钦哉!”

  既有授旨,当有受旨,为臣者,怎能不行跪拜之礼,接下这代表皇权的圣旨呢?

  这,可让高澄不乐意了,当下心里便开骂了:

  ‘大胆元善见,这是要在群臣面前给我高澄一个下马威吗?’

  元善见,皇帝之名也!

  高澄心里咒骂着,可还是不得不起身接旨,名义上终是君臣,就得行君臣之礼不是?

  “谢陛下,区区小事,何须费这笔墨?”高澄行到殿中,勉强跪拜于地,说着话,接了圣旨,瞪了一眼皇帝,咬着牙,恨恨地,却强撑着笑。

  皇帝忙辩解道:“大丞相之功,朕可不敢怠慢啊,呵呵呵…”

  高澄自不甘受皇帝摆弄,也不落座,看着众人,笑声不止。

  “既是受了陛下赏赐,臣心中高兴,来来来,都换大盏,这才喝得尽兴啊!”

  少时,众人喝酒的酒盏便被宫人更换成了大盏,足可容小盏五倍之量。

  只是皇帝的杯盏无人敢动,依旧是之前的小盏。

  “诶?怎可怠慢陛下,崔公公,赶紧给陛下也换上大盏!”高澄对着刚刚宣旨的太监说道。

  那崔公公忙撤了小盏,也给皇帝倒了一大盏酒。

  “陛下,臣敬陛下一杯,恭祝陛下万寿无疆,洪福齐天,哈哈哈!”高澄举杯示意,直接走到了皇帝案前。

  皇帝望着这一大盏酒,犯了难了。

  刚刚自已借酒壮胆,早已喝多了,这又来一大盏,明显是喝不下啊。

  “谢大丞相,朕酒量浅,可比不得大丞相海量啊,朕实在是不能喝了,惭愧惭愧……”

  “陛下,这是不赏臣脸面啊?”

  “朕喝醉了…朕实在是喝不下了……还请大丞相给朕一个颜面啊……”

  高澄大怒,扔了酒盏,“啪啪啪”给了皇帝几个耳光。

  “口口声声朕朕朕,好大的皇帝架子啊?”

  在场大臣惊得目瞪口呆,低下头,什么也不敢说。

  “气煞我也!扫兴,真是扫兴,这酒我不喝了!诸位,高某告辞了!哼~”

  高澄昂首阔步,走出了殿堂。

  众臣也很是扫兴,纷纷退了出去。

  皇帝抚了抚脸庞,面无表情,踉跄着起身,太监们赶紧扶着他,步入寝宫。

  高家父子对待皇帝的态度,显而易见,到了高澄做大丞相,可比他父亲高欢粗鲁得多啊!

  …………………

  2娄氏立威……

  “母亲,你就杀了女儿吧,女儿名为皇后,实为奴仆之妻,还有何颜面苟活于世?”

  傍晚时候,皇后来到了高府,进门就跪在母亲娄氏脚下,泣不成声。

  娄氏手足无措,直把女儿拉了起来,置于榻上,心疼不已。

  “何为奴仆之妻啊,你可是当今皇后,一国之母啊!”

  皇后拼命摇头,哭道:“为臣下者,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掌掴天子,敢问母亲,这天子不是奴仆是什么?”

  “高澄干的?”娄氏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皇后又连连点头,啜泣道:“除了他还能有谁?”

  “来人,叫所有人都来参拜皇后!”母亲娄氏这句话,自然是想给女儿立个威风。

  不多时,高府的主子奴仆全都来了,将大堂塞得水泄不通。

  娄氏子嗣众多,儿子六个,女儿两个,又娶妻的娶妻,嫁人的嫁人,还有诞下孙子的,可谓是人丁兴旺。

  娄氏将女儿扶起身来,看着众人,大声说道:“皇后在此,还不行参拜之礼?”

  众人便齐声拜道:“参见皇后!”

  皇后知母心思,苦笑道:“母亲何必如此,若心里没有我这个皇后,光有这颜面又有何用?”

  娄氏见女儿一肚子委屈,自然想为她出气。

  “高澄,你跪下!”娄氏一指高澄,高声喝斥。

  高澄缓步上前,一脸不情愿。

  “母亲……儿子有何过错?”

  “逆子!你父亲在世之时,尚且对天子敬重有加,如今换你做了大丞相,竟然不知轻重,羞辱天子,来人,传家法!”

  有仆人取来拐杖,递于娄氏。

  “跪下,你还不跪下?这是你父亲留给我的家法,你都不怕了吗?”娄氏举起了拐杖,示于众人。

  高澄无奈,只得跪于母亲面前。

  “啪啪啪~”

  娄氏给了他三杖,自己倒流泪了。

  “以下犯上,可是忤逆大罪,你是要让世人唾骂我们高家吗?”

  高澄皮厚,嘴也硬,低着头,噘着嘴,横竖不认错,也不吭声。

  “母亲,罢了!哥哥没喊疼,母亲的心倒疼了……”皇后说着,从娄氏手中取下拐杖,置于一旁。

  皮肉之苦倒是次要的,对皇后来说,母亲立了天子的威仪,也就罢了。

  …………………

  3高家兄弟……

  高澄郁郁寡欢,生着闷气,三更半夜还在喝着闷酒。

  陪着他的是几个弟弟,高洋,高演,高湛。

  “哥哥莫气,依我看来,母亲并非真心要罚你,只为妹妹贵为皇后,母亲这才给她个台阶……”说话的人,是二弟高洋。

  兄弟中,高洋与高澄性格相似,见解也颇为相投,是以兄弟二人更为亲近。

  几个兄弟虽是同父同母,容貌本该相差无几,偏偏这个高洋皮肤粗糙,满脸坑坑洼洼,不似其他兄弟那般俊朗,反倒有些丑陋。

  高演和高湛也忙附和道:“二哥所言甚是,大哥就别恼母亲了!”

  高澄摇摇头,叹气道:“我何曾有恼过母亲,只是经此一事,我都不知道母亲的心意了…母亲这般维护妹妹,给她立皇后之威,岂不是说明,她也在维护元善见这个蠢笨皇帝?”

  四弟高湛看看兄弟几个,似有独特见解。

  “母亲何其精明,不过是在效仿父亲罢了!”高湛说着,笑了笑,呷了一口酒。

  三弟高演轻轻抚掌,又伸出拇指赞道:“吾弟正解!”

  高澄看了看两弟弟,似有所悟,也笑了笑,举杯碰了碰了高湛的酒杯,共饮杯中之物。

  高洋不似几个兄弟聪慧,拧着眉头问道:“高演,高湛,说明白些,何为效仿父亲?”

  高演与高湛相视而笑,故意不语。

  高洋瞪了二人一眼,拽着高澄的袖子说道:“请哥哥释疑!”

  高澄点头说道:“父亲在位之时,并不象母亲说的,那般敬重皇帝,然而却总是将忠心示以世人,以保全高家名声,母亲,或许也是这个目的……”

  “那便是表里不一,假仁假义了,哈哈哈,愚弟懂了!”高洋呵呵连声,也主动邀杯,碰了碰高澄的酒杯,率先饮尽杯中酒。

  高澄愣了愣,拿着酒杯,却没有喝。

  高湛嘘道:“哪有这般数落自己母亲的?”

  高洋怔了怔,随即会意,自我解嘲道:“你们知道我的,自幼读书少,没你们这多学问,总是词不达意,怎么,湛弟弟也要取笑于我?”

  高演怕兄弟反目,忙调和道:“二哥莫恼,湛弟弟素来快人快语,并无取笑之意!”

  “你最圆滑,谁都不得罪!”高洋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高演嘻嘻笑道:“都怪我,都怪我,愚弟敬二哥一杯,权当赔罪!”

  二人互相呵呵几声,又共饮了一杯,便忘了此事。

  高湛见高澄还是愁眉苦脸,又道:“大哥也莫太过操劳,平日里该放下便放下,该取乐便取乐,快活度日,岂不惬意?”

  高澄唉声叹气,说道:“如何放得下,如何得快活啊?愚兄也想啊!”

  “嘿嘿嘿,”高洋来了兴趣了,笑道,“江山美人相伴,自然能得快活!”

  高澄撇撇嘴,指了指高洋,笑着直摇头。

  “我说的是真的,有美人在怀,何愁不快活?如今哥哥就缺美人了!”高洋凑近了高澄,又道,“明日弟弟送些美人给哥哥哥消遣,如何?”

  高澄并无太多兴趣,只是举杯邀兄弟,道:“来,饮酒,饮酒最快活!”

  “哥哥是不信我,明日弟弟便挑几个绝世的美人,看哥哥动不动心,哈哈哈!”

  兄弟几人又饮了一杯。

  高湛似有所思,脸上颇有神游之色,笑道:“要说绝世美人,前日,我还真见到一个呢……”

  “你也有绝世美人?你这是要抢我的功劳啊,高湛,啊?”高洋又不高兴了。

  高澄摇头晃脑,无动于衷,只是捏着酒杯,晃来晃去,似在闻风起舞。

  高演拍拍高湛,笑道:“弟弟说来听听,是哪里的美人?”

  高湛得意说道:“我啊,在皇宫里见到的……”

  “是那蠢笨皇帝的妃子吗?哪个宫,哪个殿的?我怎没见过?”高洋一脸的不屑。

  高湛摇摇头,说道:“那倒不是……说起身分,是卑微了些,不过是个疏理荷塘的女宫人……”

  ------题外话------

  朋友们好,本文《宫墙春柳》采用剧本式结构排版,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这种观文方式,请大家多提宝贵意见,多多支持鼓励!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