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14.自谋生路


  1…荷塘偶遇…

  清晨时分,令萱被人带到了一大片荷塘边,薄雾缥缈,隐约见岸边有艘小船。

  “你把船划到荷塘中间,见着杂草就拔出来,见着死叶就捞上来,煞风景的东西,都不要留在水上,知道了吗?”

  几个妇人粗声粗气,给令萱分工配活。

  令萱不知道,这活并不是她一个人的,只是那些妇人偷懒惯了,见着好欺负的,便干起以众欺寡,恃强凌弱的事来。

  “这……这船怎么划啊……我……我不会啊……”令萱手足无措,不由得慌张起来。

  “自己学啊,难不成要我们教你?我们可没那闲工夫,走走,开赌局了!”那几个妇人抛了话,人却早走远了。

  令萱背着儿子,来到船边,小心翼翼地踩了踩船头,船身立刻摇晃起来,吓得她退了好几步。

  左顾右盼,没见个人影,谁都指望不上,令萱只得麻着胆子,弯着身子,将船拉近了,笨手笨脚地跨了上去。

  上是上来了,可船该怎么划到中间去呢?

  令萱见船上有根长竹杆,依稀记得,好象船夫们都是用它来划船的。

  撑起竹杆,伸入水底,划拉了几下,船却只是在岸边打转,不肯前行。

  瞎忙了一阵,船还在原地,而令萱已是腰酸背痛,便将儿子从背后取了下来,放于船上,喘了几口气,重又拾起竹杆,往水中撑去。

  可这船总是不听话,不是往左边打转,就是往右转,忙了大半天,船还是在岸边。

  “咚~”的一声,令萱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儿子哭了起来,还带着呛水的声音。

  原来儿子不知怎么就掉到了水里,可能是船身摇晃,把他给颠了下去。

  令萱大惊失色,什么也不顾了,侧身就去捞儿子,谁知船身一歪,令萱也掉进了水里。

  好在岸边水浅,只没在她的腰间,这才保全了性命。

  令萱捞起儿子,重又爬上了船,将襁褓打开了,拧干了,挂在船桅上,好在时令已到初夏,天气很是暖和,不然这遭了一趟水,怕是两人都要生病的。

  儿子哇哇啼哭着,令萱轻摇身子,哄着儿子,自己也失声痛哭了起来。

  开头就这么难,这宫奴的日子,该怎么继续啊?

  可是必须活着,必须坚强地活着,不然怎么能寻到机会,报杀夫之仇,报灭族之恨?

  令萱看看荷塘,抹干眼泪,倔强地站起身来,把儿子绑在背上,扎稳了,以免再跌入水中,重又拿起竹杆,试着撑起船来。

  船依旧在打转,这让令萱心力交瘁。

  “你怎么如此蠢笨?往左边划啊~~”

  一个浑厚的男声传了过来,让令萱吃了一惊。

  令萱抬眼望去,只见一翩翩公子,身形魁梧,身着华服,正站在岸边瞪着她。

  “往左?谢公子指教~”令萱听了他的话,把竹杆伸到了左边的水中。

  船身果然正了过来,有往前走的趋势了。

  令萱站在船头,一身的水,使得衣裳紧紧贴着身子,身形凹凸有致,让岸边的男人有些呆了。

  只是她身后背着个娃娃,明显是有夫之妇,这有些大煞风景。

  令萱撑着竹杆,往左边连划了几下,船又开始打转。

  “往右~~往右划啊~~”那公子又伸出手来,往右边指。

  令萱哦哦连声,又往右划了一竹杆。

  船身正了过来,往前行了些许,令萱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划船是要左右开弓,方能将船驶得前去。

  “多谢公子,奴婢终于会划了!”令萱笑了笑,喘着大气对着他鞠了一躬。

  那公子摆摆手,看了看荷塘,叹道:“宫中设宴,乌烟瘴气,我本想赏赏荷色,寻得片刻雅静,倒被你一个奴婢糟蹋了!扫兴!”

  令萱吓僵了脸,忙又弯腰赔礼道:“奴婢蠢笨,请公子恕罪!”

  水滴不停在令萱脸上嘀嗒,痒痒的,令萱不由得伸手拨弄了一下长发,往两边抹去。

  顿时,一张秀丽的脸庞便映入了那公子的眼帘。

  那公子又愣了,一个奴婢竟有这等容色,怎不让人动心?

  “那是你的孩子?”那公子撸撸嘴,指了指她身后的儿子。

  令萱忙道:“是的,公子~~”

  “可惜,可惜了~~”那公子连连摇头,很是失望。

  何谓可惜,令萱不懂,也不好问,傻傻立于船头。

  “你叫什么名字?”那公子心头惋惜,却又恋恋不舍,依旧有意无意地搭着话。

  “奴婢叫……鲁灵儿……”

  “哦?姓鲁的是哪一家啊,犯了何罪啊?”

  “过往之事……奴婢不想再提了……请公子见谅……”

  “哦~好吧…”

  “敢问……公子尊姓大名?”令萱害怕他纠缠不休,只要提到她的身分,她就浑身紧张,是以想要赶紧绕开话题。

  那公子嘘了口气,笑道:“一个奴婢,何须知本郡公名号?”

  本郡公名号?

  令萱一惊,难道是碰到了什么大人物?

  她生在陆家,可是官宦世家,父亲也是有头有脸的大臣,对于各种侯爵的封号,她还是知晓的,这公子自称郡公,自然该是一品二品的高官贵族才是!

  如今,自己只是个卑贱的宫女,怎配问这等尊贵之人的名字?

  怕是能说几句话,都是自己天大的造化了!

  “奴婢冒失,请公子恕罪!”令萱低下头,不敢再看他,怕他轻看奴婢。

  那公子呵呵笑道:“这倒无妨,本郡公不注重这些,只在意一个缘字,若有缘,何必在意对方身分?”

  “公子大度!”令萱这才抬起头来。

  那公子点了点头,又看了她两眼,便缓缓离去了。

  令萱划着船,进了荷叶深处,一边扯着杂草,拾着残叶,一边寻思:这到底是哪个郡公呢,我和他又会不会有缘呢?

  …………………

  2…何以为生…

  在荷塘忙了一天,令萱已是筋疲力尽。

  这个差使可不轻松,荷塘那么大,光是划完一圈,就已费了一身力气了。

  回到掖庭局,天都黑了,一帮妇人撸着袖子,光着膀子,大声呼喝着喝酒赌钱,谁也没看令萱母子。

  令萱又累又饿,拖着脚步走了进来。

  荷儿迎了过来,开口就叫:“夫人……”

  “叫灵儿~~”令萱拽了拽她,叮嘱道,“我也是奴婢了,还叫什么夫人,以后就叫我灵儿!”

  荷儿有些尴尬,叫不出口,嘟噜道:“这……”

  “快叫啊,叫我灵儿,我以后就叫鲁灵儿,明白了吧?”

  令萱看看左右,生怕有人靠近,听到了他们的谈话,那就会是前功尽弃。

  “是……灵儿……”荷儿勉强叫了声。

  令萱四处打量,问道:“吃了晚饭吗?我可是饿坏了!”

  荷儿忙道:“你赶紧歇着,我给你盛来!”

  令萱趁着这工夫,把儿子解了下来,给他喂奶。

  荷儿端了饭食过来,又把婴儿抱了过来。

  令萱饿坏了,端起饭来,狼吞虎咽起来。

  “呸呸~~”才吃了两口,令萱又将口中的食物吐了出来。

  荷儿欲言又止,终是低下了头,一言不发。

  “怎么是馊的?这能下肚?”

  令萱看了看碗中的饭食,又看了看荷儿,一脸的质疑。

  荷儿摇摇头,说道:“只剩下这个了……”

  “不打紧,我能吃……”

  令萱象是安慰荷儿,又象是在安慰自己,拿起筷子,又扒了两口,依然想吐,但她忍着咽了下去。

  可是那酸酸的味道,明明不是人吃的东西,偏偏却落入她肚子里,赖以生计。

  令萱实在吃不下去,怏怏地把碗筷放下,满脸惆怅。

  “这可如何是好?你不吃东西,就没有奶水喂孩子啊~”

  荷儿苦着脸,似劝非劝,更象是埋怨命运的不公。

  令萱摇摇头,叹口气,说道:“你帮我看看孩子,我去去就回~~”

  荷儿一头雾水,但还是点了点头。

  …………………

  3…忍辱负重…

  令萱得以顺利改名,归功于掖庭令大人,当然,这是有一定代价的。

  今晚,该是她报答的时候了。

  “你来了~~”

  当令萱缓缓走进去的时候,掖庭令正饮着酒,等着她呢。

  “是的,大人~~”令萱的目光落到了桌子上一碟碟的美味佳肴上,喉咙里长出了勾子。

  掖庭令抚着下巴,笑道:“吃吧~~”

  令萱也顾不得颜面了,跪坐于案前,大口享用起美食来。

  如今首要任务,就是养大自己的孩子,然后再思量报仇雪恨的事,无论如何,她都不能饿着肚子!

  吃饱喝足,令萱抹了抹嘴,有了力气。

  “去吧~”掖庭令笑盈盈地,指了指内屋,那里有张床。

  令萱吁了口气,站起身来,走了进去。

  “你……你是阉人?”令萱睁大眼睛,有些恶心。

  “那又如何?”

  令萱没有说话,又觉得这样更好,反倒没有后顾之忧,可是谢天谢地

  令萱忍受着身体和灵魂的折磨,默默向夫君请罪:

  夫君,贱妾苟且偷生,只为养大我们的儿子,只为完成夫君的遗愿,他日若能报仇雪恨,贱妾也不敢身赴黄泉,与夫君一诉衷肠…

  到时候,贱妾宁愿飞灰烟灭,魂飞魄散,终无颜与夫君相见……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