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12.祸及三族


  1…回京平判……

  尘土飞扬,战鼓震天,千军万马,浩浩荡荡,离开了京城奔赴边境。

  “大丞相!请留步!”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几个人风尘仆仆地赶了过来。

  最前面的那辆大马车缓缓停了下来,里面传出人声,“来人是谁啊?”

  一中年男人跳下马背,抱拳说道:“禀大丞相!京城生变!京城生变啊!”

  “哗~”车帘猛地掀开,高澄惶然下了马车。

  “段将军,何事劳你驾马疾行,一路奔波?”高澄对此人甚是恭敬,竟拱手还礼。

  “段某得到密报,骆超意欲谋反,如今带着三万将士,正向京城逼近!请大丞相定夺!”那段将军急切地说道。

  “就凭他?”高澄双眼一瞪,握紧了拳头,骂道,“难怪父亲不敢用他,还真是个犯上作乱的逆贼!”

  段将军连连点头,说道:“如今京城空虚,羽林军和守城将士不过两万,实难以应对叛军,请大丞相授军两万,让段某平定叛军,必将骆超人头献予大丞相!”

  高澄眼睛一转,哼道:“此等乱臣贼子,高某一定要亲自将他碎尸万段,方能解我心头之恨!来人,传我号令,回朝平叛!”

  高澄当机立断,率十万兵士折返京城,向骆超宣战,平定叛乱。

  2…以卵击石………

  骆超率领三万兵士,包围了皇宫。

  此刻的他,雄心勃勃,志在必得。

  “天子无为,难服人心,当另立明君,重振朝纲,以安苍生,尔等若臣服本大都督,日后定有封赏,若负隅顽抗,只有死路一条!”骆超骑着高头大马,对着皇宫喊道。

  “大都督英明神武,实乃帝王之才,当为天子,造福苍生!”骆超的兵士呼声震天,更添震慑之力。

  皇宫的侍卫面面相觑,不敢接话,已生动摇之心。

  “大胆逆贼,竟敢犯上作乱,谋权篡位?”

  尘土飞扬,大丞相高澄亲驾战车,率领千军万马,及时赶到,刚刚喊话的,是他旁边的段将军。

  骆超大惊失色,不禁愣在当场,哑口无言。

  他手下的将士也面面相觑,一时不知所措。

  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率兵西征的高澄竟然杀了个回马枪!

  高澄一甩衣裙,踏在马车上,昂头挺胸,大手一挥,远远喊道:“骆超谋反,人人得而诛之,将士们,切莫受他蛊惑,只要你们弃暗投明,讨划逆贼,本丞相既往不咎!”

  将士们哪敢与高澄为敌,何况力量悬殊,早无胜算,已是一呼百应之势。

  骆超见身边之人,目光狐疑,知道他们已生变心,不由得惶恐不安,浑身颤抖起来。

  “将士们…天子…名存实亡…高家把持朝政…实乃狼…狼子野心…他…高澄才是大逆贼…”

  骆超结结巴巴,早乱了阵脚,话语毫无力量,更无震慑之力。

  那一边,高澄远远地举起弓来,搭上了箭,瞄准了骆超。

  “嗖!!”骆超话没说完,胸脯上便中了高澄的箭。

  段将军见状,大喝一声:“反贼已是穷途末路,将士们,得骆超首级者,大丞相必有重赏!”

  “杀~~~”骆超的将士审时度势,倒戈相向,向骆超扑了过来。

  骆超见势不妙,挥起大刀,和仅有的几个追随者,杀出一条血路,拼命往家中奔去。

  3…生离死别………

  令萱跪在佛堂,心神不宁,她预感骆超此去,难有胜算,结局定是凶多吉少。

  “菩萨~~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令萱不求荣华富贵……只求……只求能与夫君平安度过此生……求菩萨保佑……给我们骆家一条生路…”婴儿在她怀中哇哇乱哭,更让她六神无主,令萱一边轻抚儿子,一边又拜道,“提婆尚幼,何其可怜,求求菩萨,大发慈悲,保佑他的父亲安然无恙……”

  “你都求了些什么啊?!”乳娘大步入内,责骂道,“说的不明不白,菩萨怎知你心意?你该求菩萨,保佑你的夫君顺利攻入皇宫,废除窝囊皇帝,荣登龙椅,自己当天子!”

  令萱别无他法,万一乳娘说得对,菩萨真能如愿呢?

  “求菩萨保佑……保佑我的夫君……平安攻入皇宫,登基…称帝…”

  “夫人~~夫人~~不好了~~”正在令萱祷告之际,外面响起了嘈杂之声。

  乳娘喝道:“你别分心,继续祈祷,我出去看看!”

  令萱稍有疑虑,不过还是听了乳娘的话,继续向菩萨祷告。

  此时此刻,她只能将满腹愿望寄托给神灵了。

  骆超身负重伤,挣扎着跨进了家门。

  胸口的血早染红了衣襟,高澄那支箭,射中的是他心口的命脉之处啊!

  乳娘惊呼着跑了出来,扶着骆超,哭道:“超儿,怎会是这番模样?”

  “乳娘……高贼诓我……超儿中了他的埋伏……皇帝当不成了……怕是…命都不保了…”骆超气喘吁吁地说着,面色已极为苍白。

  乳娘吓得面如土灰,眼神凝结了片刻,喃喃说道:“超儿……你……你快去找你媳妇,她……她正在佛堂里呢……”

  仆人们扶着骆超直往佛堂里赶,乳娘一咬牙,窜进了自己房里,不知去做些什么。

  “夫人~~”

  骆超入得佛堂,便扑倒在令萱面前,双膝跪地,似乎是在向妻子请罪。

  “夫君……”令萱看到骆超胸上的箭,再看他一身的血,几欲晕倒。

  骆超拽住令萱,泪流满面,摇头叹道:“是为夫连累你了……我没当成皇帝……还被高贼所害……拼死回来……只为看你和提婆最后一眼……”

  令萱紧紧抱住夫君,拼命摇头,哭叫道:“不~~不~~你若不在了,妾身和提婆该如何是好啊,夫君”

  骆超从腰上取下一把短刀,递到令萱手中,深情又无奈地看着母子二人。

  令萱颤抖着接过短刀,狠狠点头,嘶喊道:“妾身这就随你同死~~”

  “不,夫人~~”骆超一把抓住令萱,直摇头,苦笑道,“为夫要你活下去,待到他日,就用此刀,报仇雪恨,手刃仇人!夫人,你做得到吗?”

  令萱无奈摇摇头,又无力点点头,毫无底气地答道:“夫君……我听你的……”

  “你当立誓,不然为夫死不瞑目!”骆超面色越来越难看,他深身颤抖着,紧紧抓住令萱的手,正憋着最后一口气。

  令萱狠狠点头,急忙说道:“我陆令萱立誓,必用此刀,向高贼报仇,若有违背,必不得好死!”

  骆超眼神涣散,欣慰笑了一笑,慢慢松开了手,又摸了摸儿子的脸,便歪了下去,气绝身亡。

  “夫君~~夫君~~”令萱推了推骆超的身子,见他一动不动,才知夫君和自己已是阴阳两隔。

  “天啊,为什么会这样啊?”陆萱仰天长哭,却看到堂中菩萨一个个闭着双眼,面带微笑,不由得怒火中烧,“嗖”地站起身来,将他们从神龛中推落在地,摔成粉碎。

  她不知道自己是恨菩萨,还是恨那个歹毒的乳娘。

  “骆超谋反,天地不容,当夷灭三族,立天子龙威!然陛下仁慈,豁免无辜之人,特赦骆家女眷幼小,免去死罪,即日起充为宫奴!”

  圣旨下,骆家之人,全都沦为奴仆,令萱和儿子骆提婆被押入皇宫,成为了宫中奴婢。

  4…自私乳娘……

  乳娘邢氏见大势已去,谁也不顾了,保住自己性命要紧,便趁着骆超入佛堂见令萱母子的档口,返回屋内,抓了些值钱的东西,仓皇逃出骆家。

  一路惶然,忐忑不安,只行到天色暗淡,她才寻了个荒郊野栈,暂且安身。

  “这位夫人,可是住店?”

  “嗯,是~~”

  乳娘答着店小二的话,打量起四周来。

  堂内吃饭的客人不少,有各自分餐而坐的,也有几人对座于一起行酒令的,不太讲究。

  不过乳娘的到来,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这时候,少有妇人夜宿客栈,便是有,也是各自结伴,不象乳娘这般形单影只。

  乳娘有些不自在,不敢久留,便催了店小二带她上楼看房。

  “夫人,请随小的入上房!”店小二见她穿着光鲜,必是个讲究人,直接带她入了一间上房。

  乳娘打量了一下房间,还算干净,便取下包袱,放在床上。

  “小哥,劳你备些饭菜来,荤的素的,都来两盘,挑好的送来!”

  “好呢,夫人稍等!”

  “哦…再来一壶酒吧……”

  “好,小的马上去准备!”

  店小二噔噔噔地下了楼去,乳娘便掩了房门,坐在床上,检查起包袱里的细软来。

  这里面,金银首饰,可是不少,可知平日里,骆超待她不薄。

  乳娘神色稍稍安稳了些,有了这些东西,自己便不怕后半生的着落了。

  “夫人,酒菜来了~~”小二推门而入,直接将饭菜摆在桌子上。

  乳娘慌忙将包袱胡乱塞到枕头下,不敢让人瞧见。

  “有劳了,你先下去吧,有事我再叫你!”

  “好的,夫人慢用!”

  小二满脸微笑,退了出去。

  乳娘关了门,坐于餐食之前,撇了撇嘴,落下泪来。

  “超儿啊,我命苦啊,可是享不到你的福啊……”她抹抹眼泪,倒了一杯酒,捏在手里,又啜泣道,“哎,你的命也不好啊,眼看就要当皇帝了,却落了个空,上天待你……可是不公啊,超儿,乳娘敬你一杯酒,你在天之灵,可要保佑我啊,超儿,你听到了吗?”

  今时今日,这个自私的女人,还是只考虑自己,即便是死人,她都不忘要沾点好处!

  乳娘将酒倒在地上,唉声叹气,拭干了眼泪,便拿起筷子,享用起膳食来。

  夜深人静,正是好梦之时,几个人影蹑手蹑脚,来到了乳娘的房子外面,手指破窗,竹管入内,吹入迷烟……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