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10.家母之死


  …1…佛堂争执……

  夜深人静,家母还在佛堂祷告。

  乳娘悄然而至,也跪在家母旁边,双手合什,祈祷起来。

  “夫人在向菩萨祈求什么?”乳娘悠悠地问道。

  家母叹了口气,说道:“还不是求菩萨保佑我那离散的孙儿,能够平平安安,当然也求菩萨保佑我们骆家避灾消祸,安安稳稳…”

  乳娘撇撇嘴,阴阳怪气地说道:“夫人日日求,夜夜求,还是未给超儿求来一丝福气,反倒越来越晦气了,怕是菩萨不保佑这些的!”

  家母怔了怔,有些不悦,幽幽说道:“怕只怕是我不够诚心,未让菩萨听到我的心愿~那你不求这个,又求的是什么?”

  乳娘笑道:“我只求菩萨赐给超儿天时良机,让超儿成就雄图霸业!”

  “阿弥陀佛!罪过!”家母捻着佛珠,只向菩萨磕头,一边责怪道,“如此大逆不道之事,难道菩萨会如你愿?罪过,罪过,邢氏,不要再胡说了,小心亵渎神灵,遭受报应!”

  “不试一试,怎知行不行?”乳娘不以为然,又合什拜道,“求菩萨保佑,有朝一日,超儿龙袍加身,君临天下!”

  家母气得推了乳娘一把,急道:“妇人无知,请菩萨宽恕!罪过,罪过!”

  乳娘立直了身子,劝道:“夫人就该祈求菩萨,助超儿成事!到时候,超儿当了皇帝,你可就成了太后了,那可是天大的荣耀啊,夫人!”

  “闭嘴!”家母忍无可忍,一改往日的温顺面孔,指着乳娘骂道,“这都是你的私心,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素来喧宾夺主,不把我放在眼里,让我失去那多孙儿,如今,还想我失去儿子吗?你休得煽风点火,挑唆超儿谋反,这一回,我绝不答应你!”

  乳娘愣了半晌,一声不吭,她没想到历来顺从的家母,会变得如此尖锐,直揭自己的短处,这让她既惊愕,又怨恨无比。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乳娘眼中闪现一丝寒光,幽冷无比,不过很快,便消失了。

  “我为了骆家,为了超儿,呕心沥血这些年,全是白费了,在夫人眼中,我只是个越俎代庖,不守本分的人吗?夫人啊,你也太伤我的心了~~”乳娘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柔肠寸断。

  家母见话都说到这个分上了,也不再遮遮掩掩了,或许她心中早有怨恨,只是看在骆超的面子上,才一直隐忍至今吧!

  “何须我多说废话,你自己心知肚明!”家母甩给乳娘一句气话。

  乳娘点点头,抹抹眼泪,泣道:“我知道了,原来夫人一直都怨我呢,往后,我该识趣些,凡事都会把握分寸的!”

  家母不再理她,又拜倒在菩萨面前,默默祈祷起来。

  …2蛇蝎乳娘……

  清晨时分,骆家人开始忙了起来,为早膳做准备。

  乳娘亲自端了一碗汤羹,躲躲闪闪,遮遮掩掩,避开众人,来到家母的房间。

  “夫人,我给你赔罪来了!”乳娘笑盈盈地将汤羹递到家母的桌案上。

  家母有些尴尬,含笑道:“昨晚我说的话,你别放心上,我是怕你冲撞了菩萨,惹来祸患,所以才说了几句重话!”

  乳娘连连点头,笑道:“我知道,我知道,这一宿,我可是没睡着,一直寻思着夫人说的话,才知道往日里,是我自己太没大没小了,来,夫人,我熬了一碗你最喜欢的甜汤,你尝尝!”

  家母抚了抚乳娘,欣慰地接过汤羹,用调羹舀了一勺,咽了下去。

  “你有心了,嗯,味道很好~”家母说着,又喝了一口,却突然面色一变,将碗掉在桌上,洒得到处是汤汁,身子也开始抽搐起来。

  乳娘冷冷地看着这一切,幽幽问道:“夫人,可是肚子里…痛如刀绞?”

  家母紧捂着腹部,颤抖着说道:“快…快叫郎中来…”

  乳娘蹲下身子,将碗里残余的汤羹直往家母口中灌。

  “来不及了,我这汤里可是加了砒霜,谁都救不了!要想死得痛快,便多喝几口,反倒少受些罪,夫人,我送你上路了!”乳娘使劲摁着家母,将碗里的汤羹全都倒入她的嘴里,一滴不剩下。

  家母呻吟着倒在地上,口中黑血流了一地,又挣扎片刻,便气绝身亡。

  乳娘忙拿出帕子,将洒出的汤汁擦拭干净,又将家母的身子扶了起来,伏于案上。

  门外传来脚步声。

  “母亲,媳妇给你敬茶来了~”

  这时,令萱捧着茶,走了进来。

  “夫人啊,你这是何苦啊~~”乳娘眼疾手快,赶紧扑在家母的尸体上,泪洒当场。

  令萱见此惨状,手中的茶水“啪”地跌落在地上,呆若木鸡。

  “母亲…母亲这是怎么了…”令萱吓得面色苍白,走近了,伸出手来,探了探家母的鼻息,方知家母已是阴阳两隔了。

  乳娘捶胸顿足,悲痛欲绝,哭喊道:“夫人是受不了这窝囊气,才服毒自尽的啊!”

  “服毒自尽?”令萱泪如雨下,踉跄几步,几欲晕厥。

  “是啊,夫人临终留下遗言,为了不拖累超儿,便先离我们而去了~”乳娘抹着泪,说得煞有介事。

  令萱见桌案上那个空碗,心下有疑,又分析着乳娘的话,不敢相信。

  “既有遗言,为何不说与夫君听,偏只说给你听?邢氏~~是不是你害死了母亲?”令萱泣不成声,可她素来心如明镜,并不会因一时悲伤,便失了心智。

  乳娘连连摇头,哭道:“超儿媳妇,话可不能乱说啊!我早说过,在这骆府,夫人最信任我,但凡她劝不了超儿的话,由我去说,反而奏效,她留下遗言给我,又有何不可?”

  “我不相信,母亲一直都好好的,为何会突然寻死?这毒药,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令萱拿起碗来,仔细端详着。

  “毒药得来又有何难?你是要疑心我吗?”乳娘脸上满是委屈,哭得更厉害了。

  “你当然脱不了嫌疑!母亲死前毫无征兆,只由你一人信口雌黄!你说母亲是自尽,可有人证?这碗汤羹出自谁的手,我一定要查个明白!”令萱不相信家母会自寻短路,将所有的疑点都聚积在了乳娘的身上。

  “超儿媳妇,你还不明白吗?是超儿的懦弱害死了夫人啊!若超儿当机立断,快刀斩乱麻,立下大志向,又怎会让夫人自觉得是个累赘?如今夫人去了,她是为了超儿,为了骆家而死的啊!”乳娘挡在令萱面前,生怕她出去找人对证。

  外面嘈杂声响,乱哄哄的。

  “母亲,母亲啊~”骆超听到家母的死讯,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扑在家母身上,泪水决堤,悲痛不已。

  乳娘先声夺人,抚着骆超说道:“你母亲临死前,直说窝囊,如今她以死明志,期望你为了骆家荣耀,推翻没落皇室,取而代之,登基称帝!”

  骆超泪流满面,抬起对来,悲戚说道:“乳娘,母亲没了~超儿不能没有母亲啊~”

  乳娘点点头,泣道:“我等着你来,也就是为了给你传这句话,如今你听到了你母亲的遗言了,我也可以放心随她去了!”

  乳娘装腔作势,起身便要寻死。

  骆超慌忙抓住她,求道:“母亲没了,乳娘也要抛下超儿吗?那超儿又如何能活啊?乳娘,我不让你死!”

  二人紧紧拥在一起,抱头痛哭,如同感情深厚的亲生母子一般。

  令萱见这情形,满腹的疑虑,竟都不敢说了。

  骆超对乳娘如此依赖,自己若又说出置疑她的话,骆超会信吗?

  令萱咬咬牙,质疑的话,全都吞了下去。

  “夫君,谋反事大,可要三思啊!”令萱将一切的悲与愤,化成了这一句话。

  乳娘立刻来了精神,反驳道:“超儿媳妇啊,这不也是为了你和孩子吗?到时候你是皇后,提婆就是太子,整个天下就是骆家的了!”

  “可一旦失败,性命难保!邢氏,你怎能挑唆夫君,拿我骆家上下作赌注?”令萱气愤难当,大声斥责。

  骆超见令萱直呼乳娘名号,忙劝道:“夫人,不许对乳娘无礼,从此以后,乳娘就是我们的母亲!”

  令萱气道:“我是绝不会认她的!我没有亲耳听到母亲的遗言,也绝不会相信她的一面之词!夫君,为了我们的孩儿,切莫行大逆不道之事啊!”

  “这本来…就是你母亲的意思啊…超儿…你也不信我吗?”乳娘摆出一副柔弱委屈的模样,不停地抹泪,只想讨骆超信任,搏骆超同情。

  骆超连连点头,说道:“乳娘莫哭,超儿信你,信你!”

  乳娘很是欣慰地说道:“超儿啊,不是我说你媳妇,目光实在是短浅,得过且过!骆家已被羞辱至此,如何在世人面前抬起头来,即便是勉强活着,也只是苟且偷生,受一辈子屈辱!超儿,为了你媳妇,为了你的儿子,你也该立下大志,为了骆家荣耀而战了!”

  骆超恨恨说道:“乳娘说得对,再这么下去,超儿也定会被羞辱而死,含恨而终!超儿不愿意枉活这一世!”

  令萱心如刀绞,却终无理由说服骆超,只能任由他们二人一唱一和,将骆家逼于绝境。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