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墙春柳 9.同病相怜


  “若天赐良机,我骆超必不负重望,定当成就雄图霸业,诛杀高贼,一雪前耻!”骆超拍案而起,双手抱拳,望向苍天,祈求天佑。

  “夫君?发生何事?”

  这时,令萱抱着婴儿,带着两个侍女,走入了大堂。

  大堂内设好的宴席,空无一人,这让令萱万分诧异。

  骆超收敛了怒火,不敢让她看见,惹她担忧。

  “夫人,你怎么带孩子出来了?”骆超顾左右而言其他,能隐瞒则隐瞒。

  “满了月了,自然可以出来见见世面…”令萱边说边看着堂内,疑惑问道,“宾客们怎么全都走了…这席上是膳食,怎么都没动过?”

  骆超吱唔着,一时语塞。

  “母亲,你怎么满脸是泪,到底…是怎么了?”令萱抱着孩子走近了家母,见她正在拭泪,越发糊涂了。

  家母叹了口气,无话可说,只是接过孩子,抱在身上,哄玩起来。

  乳娘捶捶胸口,嘘道:“骆家得了赏赐,你看看便知了…”

  乳娘指了指院中的箱子。

  令萱走了过去,看了一眼,刹时便明白了。

  “天子送的贺礼?”令萱回头问了骆超一句。

  “这可说不清了!”没待骆超答话,乳娘抢了话把子,说道,“八成是那姓高的从中作梗,作践超儿!”

  令萱忧思满腹,望着箱中之物发呆。

  这个高欢,莫非要把人赶尽杀绝吗?

  我陆家已受他排挤,风光不再,如今,还让夫家颜面扫地,抬不起头来!

  真是欺人太甚!

  乳娘见令萱也无话可说,便大声说道:“总有一日,骆家会报仇雪恨的!来人,把这箱子里的东西,都烧了!”

  “慢着!”令萱当场否决了乳娘的决定,指着箱子说道,“抬进库房,好生留用!”

  乳娘怔了怔,勉强一笑,说道:“也好,留着这些作践人的东西,只当是忍辱负重,不忘旧耻!”

  仆人闻声而来,七手八脚地将东西抬进后院。

  令萱不悦,说道:“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不想公然与高家为敌,若依你之意,烧了这些东西,传到他的耳中,我骆家岂有宁日?”

  “哦,超儿媳妇说得是,我也是气糊涂了,那…留着吧,留着吧!”乳娘有把柄在令萱手中,不敢与她争执。

  “有客到~”有仆人一边通传,一边引了三五个人,走了进来。

  骆超抬眼望去,见一白发长者阔步走到了面前,原是朝中一姓木的老将军。

  “木老将军,骆某有礼了!”骆超迎了上去。

  今日是孩子的满月宴,可宾客全都走光了,这让骆超难堪之极,如今有一个客人,都让骆超欣慰之极。

  木老将军拱手致意,说道:“闻骆将军喜得贵子,老朽略备薄礼,还望笑纳!”

  仆人送上贺礼,虽不是万分贵重的宝贝,但金银制品,古玩书画,各有一二,加起来,也远远超过了高欢带来的那些东西。

  骆超感激涕零,忙引着客人往宴席上走。

  “多谢木老将军赏光!如今骆某受辱,客人一个不留,这百桌宴席,算是白废了,若木老将军不嫌弃,请与家眷共饮小儿的满月酒!”

  “饭就不吃了,我与家人急着赶路,都已用过膳了!”木老先生推辞着,不肯入宴。

  骆超不好为难客人,便道:“那便喝杯茶再走!”

  木老将军招呼着家人共同入座,喝些茶水,也算是尽了礼数。

  令萱记着他刚说过的话,心下有疑,问道:“木老将军,这是要去哪里?”

  木老将军苦笑道:“大丞相授意,陛下立旨,将老朽一家迁往汝南郡,封千户候,从此,逍遥快活啰…”

  木老将军口中尽是反话,因为他的表情,无比的悲伤落寞。

  “汝南郡?”骆超皱起眉头,喃喃说道,“这可是边境之地啊,南临萧梁,多有战事,木老将军一生戎马,战功卓越,到老,怎会受到这等不公待遇?”

  木老将军捋捋胡须,叹道:“哎,老朽这无用之人,大丞相自是不会留用的,我儿又生来体弱,无法替他卖命,自然不受待见,迁往边境之地,食邑千户,也算是最好的归宿了!”

  木老将军身后的男子闻得此话,拱手作揖,说道:“骆将军有礼!”

  他身帝带着一女娃的妇人也行礼致意:“骆将军有礼!”

  骆超忙还礼道:“同病相怜,同病相怜啊!想不到大丞相竟是这等不念旧情的人,哎,怪我眼浊,所托非人啊…”

  令萱见妇人所带女娃万分美貌,又生得极为水灵,心下喜欢得很。

  “这女娃该是木老将军的孙女吧,这等容色,长大了定是个绝世美人啊!”令萱说着,不由自主地抚摸起女娃的头来。

  木老将军点头,笑道:“夫人过奖,过奖,呵呵!”

  旁边妇人笑道:“算命的说了,我这辈子,可是有三个女儿的命呢,只求老天垂怜,我的女儿个个都有这般容貌,我这辈子也就满足了!”

  令萱夸道:“三个女儿啊,老天果然偏心,偏不给我许个女儿,单给我个儿子,可是憾事呢…”

  木老将军或是想安慰令萱,忙道:“偏没有儿子的命,才是憾事!”

  双方笑了一阵,都知是客套话。

  乳娘在一旁笑道:“一个羡慕女儿,一个羡慕儿子,何不结个姻亲,成就一桩美事?”

  木老将军拱手致意,问道:“这位可是骆将军家母?”

  “这是骆某的乳娘!”骆超随口说道。

  “哦,哦,呵呵…”木老将军只是点了点头,表情有些木然。

  乳娘有些许尴尬,忙走到家母身边,说道:“夫人,你意下如何?”

  家母拍着怀中婴儿,笑道:“甚好,甚好!”

  木老将军起身又拜:“老夫人有礼了!”

  家母不便起身,忙招招手,说道:“失礼失礼…”

  之前那妇人笑容满面,说道:“这等好事,可是委屈了你们了,我这女儿如今可是三岁了,只怕配不上你家儿子啊…”

  “诶,夫人此话差矣,女大三抱金砖嘛,这可是我们骆家的福气了!”乳娘素来喜欢替骆家作主,如今又抢了风头。

  那妇人心下欢喜,却不见令萱答话,又有些顾虑了。

  终究这儿子的母亲没有发话,什么都是不算数的。

  “不知将军夫人,意下如何呢?”那妇人抚了抚令萱的手,问道。

  令萱笑了笑,也抚了抚那妇人的手,说道:“但听家母的意思!”

  家母连连点头,没太多废话,只笑道:“好极,好极!”

  妇人兴高采烈,起了身,走到家母身边,看了看婴儿,赞不绝口。

  “这孩子一脸福气,将来一定是成大事的人,我家女儿可是有福了!”妇人说着,笑得合不拢嘴。

  令萱也搂那女娃入怀,笑道:“真好,我可是得了个女儿了,可得告诉我,你家女儿姓名呢!”

  “夫人,小女名叫木紫娥!”女娃的父亲笑呵呵地答道。

  令萱赞道:“紫娥,好名字!”

  那妇人哄玩了一阵骆家儿子,便也问道:“还不知你家公子的名字呢,老夫人,可否告知你家孙儿的大名啊?”

  家母满脸微笑,答道:“我这孙儿啊,他叫提婆!”

  “提婆?这可是菩萨的名号啊!我就说了,这一定是成大事的人吧!”那妇人也赞不绝口。

  家母连连点头,说道:“我儿信佛,只求得提婆庇佑,便取了这个名字!”

  那妇人附和道:“有神灵赐福,自得吉祥如意,这门姻亲,便这么定了哦!”

  家母连连称好,两家人皆喜笑颜开。

  骆超派人取了一件玉器,送与木家,说道:“说来笑话,家中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这只玉牛,还是骆某侍奉旧主时,得的赏赐,便赠于亲家,当作定亲之礼了!”

  木老将军为难道:“这可折煞老朽了,这等皇室之物,贵重无比,老朽可拿不出交换之礼啊!”

  骆超只往他手上塞,说道:“今日已受了木老将军这多厚礼,又得了一个女儿,这可是上天赐与我骆家的大礼啊,从此便是一家人,木老将军又何须放在心上?”

  “惭愧惭愧,如此老朽便收下了!”木老将军呵呵连声,又道,“天色不早了,老朽告辞启程了!”

  “好,骆某送木老将军出门!待儿女长大成人,再谈婚论嫁,共商喜事!”骆超笑声爽朗,暂且忘了烦恼之事。

  “好,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两家人皆寄予了最美好的愿望,不知此后的风云变幻,终将打破一切期盼。

  木家人来到汝南郡不久,梁国派军队入侵,与东魏发生战争,木老将军死于战火,而他们的女儿也就此走散,下落不明,姻亲之约,就此终止,但两家人的命脉,却并没有断裂过,并且延续了生生世世,后话不提。

  ()


重要声明:小说“宫墙春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