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 第431章? ?怒意?


  雁痕天突然睁开双眼,深邃的眸子定定的望着半伏在他身上的嗓音,他突然扯动着嘴角,不羁的问,“梦小姐,看够了吗?”

  “我……我才没有看你!”被抓到个正着,梦菲慌忙收回目光。

  “啊?”梦菲快速从沙发上站起来。

  雁痕天喘了一口气,按下沙发上的按钮,很快,前面的墙壁就变成了巨大的ed屏,宛如置身在电影院内一般,效果极好。

  “去,将四周的灯关了!”雁痕天低声道。

  “哦!”为了掩饰自己刚才的尴尬,梦菲乖乖的按他的话照做。

  “可以看电影吗?”灯关了后,墙壁上只看到两抹斑驳的身影。

  “谁会和你看电影!幼稚,我要看财经新闻!”旁边的男人傲慢的答,一副不屑的样子。

  梦菲闷闷的坐到沙发上,看他看的财经新闻,她又看不懂,觉得有些困了,她打了个哈欠。

  “你上去睡吧!”

  雁痕天漫不经心的说,梦菲哦哦了几个字,歪着头靠在沙发上,强行撑着眼睛答,“我还不困!”

  财经新闻播报员的声音不知道何时逐渐变小,而梦菲实在坚持不住,她已经睡着了,雁痕天别过头,看着她睡觉的样子,眼眸里有些深意。

  清晨的阳光爬上窗,梦菲是从床上醒来的,她睁开眼睛一看,有些疑惑,她记得自己好像是坐在沙发上的。

  房间内只有她一个人,突然想到雁痕天,还有他头上的伤口,她快速搭着拖鞋下楼去。

  楼下一看,雁痕天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前面的水晶烟灰缸里扔着几根烟蒂,而墙壁上的ed屏,却还在放着广告,只是,声音极小极小。

  见他还在家,梦菲的心突然松了一口气。

  她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皱了皱眉,便在厨房忙碌开了。

  雁痕天是被身后的尖叫声惊醒的,开放式的厨房内,他看到的是梦菲娇小的背影。

  他走过去,脚步沉稳,梦菲专注着熬小米粥和煎鸡蛋,根本没有发觉身后有人。

  她长发挽成丸子头,露出一截白皙的脖子,后面的发丝有些雁乱,慵懒而随意的感觉,与围绕在雁痕天身边的女人有很大的不同。

  “咳咳!!”他低低的咳嗽了一声。

  梦菲回头,很自然的看了他一眼,“你醒了吗?我在熬粥,很快就可以吃早餐了!”

  “不是有佣人做这些事情吗?”他有些别扭的问。

  “现在太早了,将他们叫醒还不如我自己动手。”她很认真的舀出一小碗,热气腾腾的小米粥,是清脆的黄色,看上去,是真的很温暖。

  雁痕天的目光移到她脸上,他想说什么呢?他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只是低低的应了一声。

  “你先去洗漱吧,马上就可以吃了,吃完我帮你换药!”梦菲喋喋不休的说,只是刚才被热油溅起的水泡让她有些难以忍受,她忍不住背对着雁痕天吹了吹。

  但他还是发现了她的异样,他直接拉过她的手,皱起眉头,“怎么了?红了!”

  梦菲有些受不住他炙热的目光,她抽回自己的手,将手藏在身后,“没事,只是被油溅了一下!”

  “别做了,这些够了!”他有些不悦,抓着她的手伸到水龙头下,果然,冷水一冲刷,皮肤灼热的感觉缓解了很多。

  梦菲偷偷的望他,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看他的目光,一直注视着自己的手,她的心咯吱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受控制的蹦了出来。

  餐桌上,两人坐得远远的,都没有说话。

  雁痕天瞟了她一眼,淡淡的说,“坐过来,我又不会吃了你!”

  “噢……”梦菲端着碗只好坐到雁痕天旁边。

  “那个,我想问你,昨晚为什么不去医院,脑袋受伤很严重的!”

  “你知道我一旦去医院,股市就会大跌吗?”

  “可是你的命难道不比钱更重要吗?”

  梦菲话音一落,雁痕天便是一瞬不瞬的望着她。

  她瘪了瘪嘴,乖乖的,便没有再说话了。

  帮雁痕天换药时,两人也依旧沉默,换完药,雁痕天准备去书房办公,梦菲追上来。

  “喂……”

  “有事?”

  “我还是想回学校去读书,我快要考试了,我……”

  “不可以!梦菲,你现在的身份不是学生,是我的情人,安守本分是你要做的事情!”

  他冷言冷语拒绝了她的要求,看到她眼中的失落,他没再回应,径直去了书房。

  梦菲站在原地,黯然垂下眼帘。

  书房里,雁痕天开始电话会议,听着手下汇报公司的情况。

  末了,他将电话切到了秘书陈那,“陈秘书,我有件事情要让你去办!”

  “雁总,请说!”

  “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的洛克教授替我联系一下,我会安排时间去拜访他!”

  “是,雁总!”

  梦菲颓然的窝在沙发上,对于脾气古怪的雁痕天,她真的对他无言了。

  她兴致缺缺的换着ed屏,转到娱乐新闻那,刚好跳出一张熟悉的脸。

  原来是雁痕天的照片,她下意识的身体朝前倾了倾。

  “今日,雁痕天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夜店大打出手,据相关人士猜测,新上位的女星慕思得到雁痕天的宠幸,将有极大的可能嫁入雁家……”

  “慕小姐,雁先生为了你被迫陪酒的事情非常生气,还为了你大打出手!你们是不是好事将近?”

  “是,雁先生是有情义的男人,他对我非常好……”

  突然,镜头内的妩媚女人开始掩面哭泣起来,而梦菲却明白了,原来,昨晚,他被人差点打破头,是为了电视里的这个女明星。

  她不由得身后书房的方向望了一眼,心里泛过涩涩的感觉。

  再看电视里的那个女明星时,梦菲笑了笑,其实他们也挺配的,男才女貌,真的很般配,而自己这样尴尬的身份,是不是有些?

  梦菲的心忽然有些难过起来。

  晚上,金发碧眼的男子来到别墅,当高大英俊的帕克医生看到梦菲时,他唇角很快噙出迷人的微笑。

  “嗨,小妞,我们又见面了!”

  梦菲疑惑,淡淡的笑,“你好,请问我们有见过面吗?”

  热情的帕克眨了眨眼睛,“那次,在回市的飞机上……”

  “嗯——”突然,低沉的男声打断了。

  梦菲回过头去,看到雁痕天正站在楼梯处,而帕克看到他脑袋包扎的样子,顿时眼珠子都转不动了。

  “哦?亲爱的宇,你这是怎么了?”

  “我要不受伤了你会来这?”雁痕天冷冷的答。

  “是,我看新闻了!不过你这个造型真的让我太惊讶了,谁会想到大名鼎鼎超级无敌雁害的雁痕天总裁会变成这样子!”帕克还是没能忍住,他放肆的大笑起来。

  雁痕天看到一旁的梦菲,她也整低头偷笑,他唇角勾了勾,不满的训斥她,“现在听到了吧,你的技术有多烂!”

  梦菲抬头,不满的答,“哪里?我明明觉得很好嘛!”

  两人的贫嘴惹得帕克的目光更为好奇起来,他真的很想知道,眼前这个女孩子,看上去平平凡凡,但却为什么老是能出现在雁痕天的身边。

  替雁痕天重新清洗伤口时,帕克还是忍不住问,“宇,你旁边这小妞很特别哦!”

  梦菲听到,有些不意思,然后帕克又来了一句,“可我真的想知道,她到底是哪里吸引了你,你居然可以纵容她将自己包扎成这样子!”

  “咳咳!”雁痕天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他忍不住望了梦菲一眼,正撞上梦菲羞涩的目光,四目相撞,仿佛有火光闪烁,两人又快速各自闪开。

  “帕克,你想多了!”他用言简意赅的话回他。

  帕克笑,望着梦菲的目光又多了几分暧昧,也许是真的想试探一下雁痕天的心思,他替雁痕天包扎好伤口后,便低头突然了一下梦菲,并表扬她,“小妞,你也学医护的吗?伤口包扎得很好!”

  “不……不是……”对于眼前这只迷人大帅哥的夸奖,她有些不好意思。

  脸红红的站在那里,帕克觉得她越看越可爱,于是当着雁痕天的面大胆的捏了捏她的脸蛋,并用性感的声音问,“想不想和我学医,我可以教你!”

  梦菲还来不及回答,雁痕天就开始下了逐客令,“帕克,你该回去了,今天谢谢你了!”

  “噢!不!我很喜欢这个小妞,想和她多认识认识一下!”帕克做出夸张的表情。

  雁痕天皱起眉头,眼眸里的占有欲十足,“帕克!!!”

  “好吧!”帕克得意的笑,原来,这小妞还真是雁痕天的菜了,他还真没见过雁痕天这么紧张过一个女人呢!

  临走时,帕克还故意当着雁痕天的面拥抱了梦菲,并摸着她的头暧昧的努了努嘴,“真是只可人的青苹果,你很对我胃口哦!”

  帕克走后,客厅内又只剩下两人,面对神色冷酷目光却炙热的雁痕天,梦菲讪讪的开口,“那个……我先上去休息了……今晚我睡客房!”

  床上,梦菲还在暗自琢磨着如何离开这里,没想到门开了,一股淡淡的香水味袭来。

  她刚睁开双眼,就见一团黑影压了下来。

  他有些气急败坏的离开她的身体,当梦菲终于大喘一口气时,雁痕天却冷冷的说,“你最好尽快适应你的新角色,我不可能等你太久!”

  夜深沉,雁痕天的话还在梦菲脑中挥之不去,惹得她一晚上都没有睡好,整个人的神经都是紧绷着的!或许,也就是太紧张的缘故吧,大姨妈来了八天,却总还有一点点。

  被某座冰山禁锢在别墅的第十天,梦菲穿着嫩鹅黄色的连衣裙下楼,衬得肤如玉脂,娇俏可人。

  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雁痕天的眸光闪了闪,他故意漫不经心的说,“吃完早点今天准许你和我出去一天!”

  “真的?”梦菲无意识的尖叫起来。

  天知道她呆在这别墅是有多么的闷,可雁痕天却回过头来,眉角处有些冷意,“怎么,你就这么想离开这里吗?”

  “不是……”梦菲眨了眨眼睛,快速摆了摆手,“不是啦,你说我和你出去,我就特别开心!”

  与臭冰山相处了大半个月,她终于也学会了,察言观色加说好话,不然,逆着他的要求和脾气,她会死得很惨!

  雁痕天唇角勾了勾,倒也没再说什么,下楼时,梦菲盯着他的后脑问,“喂,臭冰山,你的伤口好了吗?”

  听到这样的称呼,雁痕天非常不悦的皱起眉头,梦菲吐了吐舌头,嘀咕道,“你要是没好的话,那就不用出门了,我们下次再出去吧!”

  “你认为我是怕你闷才带你出去?”他冷冷反驳。

  梦菲小心肝早就被他摧残得无比强大了,面对他的冷言冷语,她反倒无所谓了,“随便你啊!我也不是关心你,我只是不想再为某座臭冰山包扎伤口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一起出了别墅的门,雁痕天开车,梦菲刚拉开副驾驶座的门,就遭到他的冷喝,“谁让你坐那里的,坐后面去!”

  梦菲手指猛地紧了紧,被他吼得脸红一块白一块,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真的很想掉头就走,管它什么救不救她爸爸的,她统统都不想管了。

  “还不上车!”见她还站在原地,雁痕天按了按喇叭。

  梦菲深深吸了一口气,拉开车门钻进他的车内。

  车子很快就冲出了别墅外,雁痕天从后视镜里看到紧绷着的那张小脸,他淡淡的说,“前面这位置,一般我不会留给女人坐,因为,太多狗仔偷拍,整天见报,会让人很烦!”

  梦菲抬头,这是他的解释?

  “哦!”她淡淡的应答。

  车子刚过一个红绿灯,就停在路边,很快,秘书陈就出现在梦菲的视线内,雁痕天很自然的让出了位置坐到后座梦菲的旁边。

  他一坐过来,气氛就变得有些紧张。

  尤其是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她也是这样坐在他旁边,那天的她,真的不知道怎么有那么大的胆子,居然敢追上他的车,现在想来,当日的情景真的能让人吓破胆。

  突然一个急刹车,正在思绪漂移的梦菲身体突然重心不稳朝前倾去。

  一只有力的臂膀下意识揽在她的腰上,五指很用力,直接将她拉了回来。

  梦菲跌进他怀里,他的身上有好闻的香水味,她闻到都有些脸红。

  “怎么回事?”雁痕天有些怒意。

  “雁总,抱歉,前面有石块,没看见!”陈秘书抱歉的解释。

  车速又恢复了平稳,只是梦菲还被他捂在怀里。

  “喂……”她用手指弹了弹他拽在她腰间的手,细声提醒他。

  雁痕天低头,目光深邃得让人脸红心跳。

  “放手哦!”梦菲细声道。

  眼看目的地越来越近,秘书陈为了个boss创造更多的机会,他下意识将车速减得很慢很慢。

  最后慢得直到身后的车队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喇叭声,秘书陈这才将车速又提了上来。


重要声明:小说“步步为营:凤倾天下”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腐女中文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FNZW.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